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自然主义,左拉的作品

爱弥尔·左拉,生于法国巴黎,是法国小说家、理论家、社会活动家,也是自然主义文学流派创始人与领袖。左拉被称作是19世纪后半期法国著名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创建自然主义文学流派,代表作有《小酒店》、《萌芽》、《娜娜》等,是自然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1902年,左拉在寓所因煤气中毒而死,骨灰移放先贤祠。人物经历图片 1左拉 1840年4月12日,左拉诞生于巴黎圣约瑟夫大街十号。他的父亲弗朗索瓦·左拉,原籍意大利,是一位工程师,普罗旺斯地区埃克斯的一条运河就是由他设计建造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母亲是勃艮第人。左拉在埃克斯自由自在地度过了童年的六个年头。 7岁时他父亲去世,7岁到12岁他在圣母院当寄宿生,接着在埃克斯中学就读,当时已在试写一本有关十字军东征的小说。父亲去世以后,左拉家里生活顿见拮据,家境日趋贫困,童年的左拉亲身体验了被债主不断威逼的痛苦。左拉夫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在1858年带着儿子离开埃克斯去巴黎谋生。同年,已经18岁的埃米尔进了巴黎圣路易中学,可惜在次年的中学毕业会考中失败。 1858-1860,年轻的左拉备尝失业的辛酸,因此体验了劳苦大众的生活,为日后的文学创作准备了条件。他靠朋友的帮助,好不容易在海关找到了一个低微的差事,月薪六十法郎。但是,他在坚持写作的同时,实在无法长期忍受与周围那些“愚笨的海关职员”为伍的痛苦,于是在两个月以后辞去了海关的职业,重又过上了一段极为贫困的生活。他住在一间顶楼里不断地写作,饿了就用抹蒜泥的面包蘸点植物油来充饥。尽管前途渺茫,但勤奋的左拉从来也没有自暴自弃,他相信他自身具有“非同寻常的东西”,并且“迟早总会显示出来的”。经过不懈的努力,写出了包括三首长诗的诗集《恋爱的喜剧》。 从1861年起,左拉认识到必须超越浪漫主义,独创一种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文学。 1862年2月,一来为了生计,二来为了接近文学界,左拉进了阿歇特出版社当雇工。开始时干的工作是捆包,由于其文学才能和工作勤奋,很快被提升为广告部主任。从此,左拉不仅每月能挣上二百法郎,而且在想方设法为别人推销作品的同时,获得了不少宝贵的经验。他利用自己所担任的职务,同作家和学者取得了联系,如拉马丁、圣勃夫、阿布、基佐、米什莱、利特雷、泰纳等。左拉发现,文学创作既是一种职业,也是一宗买卖,如果没有广告的作用,作品本身的价值往往不足以维持作者的生计。左拉认真地听这些作家和学者的谈话,为他们效劳,自己也得益匪浅。 1864年,左拉出版了第一部中篇小说《给妮侬的故事》,次年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克洛德的忏悔》,后一部被官方批评界斥为“有伤风化”,他的办公室遭到了搜查,阿歇特出版社也受到了连累。于是,左拉于1866年1月8日决定辞职,离开出版社,完全投身于文学创作。此后,他又发表了《一个女人的遗愿》、《马赛的秘密》、《泰蕾丝·拉甘》和《玛德莱娜·费拉》等作品。 1865年左右,左拉在阐述自己的文学主张时认为,一件艺术作品乃是通过艺术家的眼睛移植过来的现实,这种移植应当建立在理智和真实上,尤其应当来自一种强大的创造气质。翌年,他在《小说的两种定义》一文中,把小说家的方法和学者的方法进行了对照,指出小说家的职责是寻找真实,探索激情,叙述逼真的事件,而不是叙述复杂的史实。 文学创作时,从一部小说转入另一部小说,中间没有任何关联,每一次都要为构思一个新的故事花费大量的精力,1868年,时年28岁,具有强烈创作欲望的左拉对此也感到很累。在这种情况下,巴尔扎克成了他最钦佩的作家,巴尔扎克的榜样对他具有很大的诱惑力,他也想创作出自己的《人间喜剧》,但又不知从何入手。正值此时,自然科学给了他启示,克洛德·贝尔纳的《实验医学导论》激发了他的灵感,对他作品的最终发展方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左拉日后的目标是要以科学的哲学观点去全面解释人生,从纯物质的角度去看待人的行为与表现,是要把科学的精确性引到小说中去。他认为,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文学将成为实验小说的文学。他要写一部“第二帝国时代一个家族的自然史和社会史”,这就是《卢贡-马卡尔家族》。自此,左拉在接受达尔文的进化论、孔德的实证主义哲学、泰纳的文艺理论、吕卡斯医生的《自然遗传导论》和贝尔纳的实验医学影响的基础上,形成了自己的自然主义文学创作理论。 1871-1893年,左拉创作发表了《卢贡-马卡尔家族》,该系列作品共包括二十部小说。 1868年以后,左拉在文艺理论和创作理论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最终在原来的现实主义文艺思想的基础上,引入自然科学的成分,形成了他的自然主义文艺思想体系。《实验小说》一文便是他这种自然主义文艺理论的集中表现。继《卢贡-马卡尔家族》之后,左拉又写了三部曲《三名城》,包括《卢尔德》、《罗马》和《巴黎》。 1894年,犹太血统的法国军官德雷福斯被诬控向德国出卖军事机密而犯了叛国罪。这场审判所根据的罪证极不可靠,而且审判程序也很成问题,引起了一些人,特别是一些作家学者的愤怒。左拉挺身而出,要求为德雷福斯冤案平反的斗争,于1898年1月13日以“我控诉”为第一句,在《震旦报》上发表了《致共和国总统费利克斯·富尔的信》,揭露国防部和军事法庭陷害德雷福斯的阴谋,结果自己也遭到反动势力的迫害。经过几次审判,1898年7月18日,左拉以诽谤罪被判处监禁一年,罚金三千法郎。左拉为了抵制法庭对他的不公正判决,听从朋友的劝告,在宣判的当天流亡国外,到了伦敦,直到第二年七月才回国。流亡期间,左拉开始写作《四福音书》:第一部《繁殖》,歌颂家庭和天伦之爱;第二部《劳动》,根据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宣传通过劳动社会化达到人类的和谐;第三部《真理》,是用小说的形式反映德雷福斯事件,说明谬误最终必然要失败;第四部《正义》。 1902年9月28日,左拉在巴黎的寓所因煤气中毒逝世。10月5日星期天,蒙马特公墓举行了左拉葬礼。六年以后,1908年6月6日,左拉的骨灰移放先贤祠。左拉的作品图片 2左拉 左拉主要创作作品为《卢贡-玛卡一家人的自然史和社会史》,该作包括20部长篇小说,登场人物达1000多人,其中代表作有《小酒店》、《萌芽》、《娜娜》、《金钱》等。左拉名言 生活中的幸福就是不断前进。 失信就是失败。 一个社会,只有当他把真理公之于众时,才会强而有力。 愚昧从来没有给人带来幸福;幸福的根源在于知识。 一个民族,只有一条法律——善良。 一个人在这里只有两分半钟的时间:一分钟微笑,一分钟叹息,半分钟爱,因为在爱的这一分钟中间他死去了。 生活的全部意义在于无穷地探索尚未知道的东西,在于不断地增加更多的知识。左拉的妻子儿女 1870年5月31日,左拉和亚历山德琳·佳碧叶·梅莉结婚,他们是1865年认识的,她比左拉小一岁。但二人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左拉感到生活寂莫单调。1888年,左拉认识了20岁的漂亮姑娘让娜·罗泽罗,让娜向他表达了热烈的爱情,二人成为情人关系。让娜在1889年给左拉生了大女儿德尼兹,1890年又生下儿子雅克。人物评价图片 3左拉 在法国,没有一个人比左拉更加热爱人的同情心。(法国作家法朗士《在左拉葬礼上的演说》) 左拉的独特之处在于他表现了一种社会力量把人打翻在地上,而且将他压得粉碎。按照左拉的说法,巴尔扎克的伟大独特性在于在文学上给金钱以现代的可怕作用,可是在敢于有意识地表现人如何被一种社会的必要性所控制和消灭这点上,左拉是唯一的现代作家。 左拉冒尽风险,不顾自身的安危、名誉,甚至生命,运用自己的天分,执笔为真理服务。他是一位杰出的文坛健将,伦理道德的捍卫者,明白自己有责任明辩事理;当别人保持缄默时,他表达己见。一如伏尔泰,他是最佳知识分子传统的化身。 “左拉的思想、他的原则和他的创作方法,都深深地沾染了他的本阶级的思想意识,尽管他对社会的批判的自觉的尖锐从来都没有钝化过,相反,这种批判还要比天主教的保王主义者巴尔扎克的批判有力和进步得多。”(匈牙利美学家、文艺批评家、哲学家卢卡契)

爱弥尔·左拉(法语:Émile Zola,1840年4月2日-1902年9月28日),法国自然主义小说家和理论家,自然主义文学流派创始人与领袖。

图片 4 左拉,原名埃米尔左拉(1840年-1902年)。法国作家,自然主义创始人,左拉是自然主义文学流派的领袖。19世纪后半期法国重要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自然主义文学理论的主要倡导者,被视为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遗产的组成部分。代表作:《萌芽》、《娜娜》、《卢贡马卡尔家族》等。 关于左拉是不是被人谋杀的,一直是个未解之谜。甚至还有人说他是死于煤气中毒。还有人说,煤气中毒实际上就是一场谋杀。为此,很多史学家们一直在争论。 左拉生于巴黎,7岁时父亲病故,他和母亲在外祖父的接济下生活。在中学求学时,已显露文学才华,试写了一些小说、诗歌和喜剧。1862年进阿谢特书局当打包工人,不久即以诗作出众被提升为广告部主任。这期间陆续在报刊上发表作品。 左拉从28岁到53岁,勤奋写作了25年,终于写完了一部巨着《鲁贡玛卡一家人的自然史和社会史》,其中包括20部长篇小说,当场人物达1000人之多。 1864年,左拉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给妮侬的故事》出版,次年写了一部自传体小说《克洛德的忏悔》,因内容淫秽,引起警方注意,翌年被迫辞职。关于这本书的内容,也一直是左拉被人争论的焦点。 1871年,左拉开始发表长篇连续小说《卢贡-马卡尔家族-第二帝国时代一个家族的自然史和社会史》的第一部《卢贡-马卡尔家族的命运》。随后,每年出版一部。1877年,第七部研究酗酒后果的《小酒店》问世,左拉一举成名,从此踏上成功之路。 左拉从1860年代中期开始提出自然主义创作理论,主张以科学实验方法从事文学创作,按生物学定律描写人,无动于衷地记录现实生活的一切方面。他强调深入体察社会,大量掌握生活素材,所遵循的基本上还是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 在轰动一时的犹太血统的法国军官德雷福斯,被诬向德国出卖军事机密的案件中,左拉的挺身而出,使德雷福斯在蒙冤22载后被宣告无罪,使正义之光昭示天下。这起事件让左拉的名声大振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据正史介绍,1902年,左拉在巴黎死于煤气中毒。那是一个阳光很好的日子。当邻居发现左拉的时候,他已经倒在地上多时了,屋子里充满了浓浓的煤气味。从现场来看,完全是一场意外。可是,有人提出了疑问:因为那时天气还较暖和,家里的门窗也没有必要关闭得那么严密,至于是谁给左拉关闭的门窗,和打开的煤气伐,不得而知。 也有人说他是病逝的。从左拉留下的一些手稿中可以看出,他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他还经常服用一些降血压的药物。 最有争议的说法是,他为政敌所害。1908年,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以左拉生前对法国文学的卓越贡献,为他补行国葬,遗体移置先贤祠。因为左拉生前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他的作品被具有保守思想的公众视为淫书,尤其是1887年他的作品《土地》出版时,更遭到舆论的非难,终其一生,未能进入法兰西学院。这些都对左拉极为不利,同时也给政敌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特别是在1894年那起事件,将左拉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那时,法国陆军上尉犹太人德雷福斯,被法国军事法庭以泄密罪判处终身流放。1896年,有关情报机关查出一名德国间谍与此案有涉,得出德雷福斯无罪的结论。但是战争部及军事法庭不但无意纠错,而且极力掩盖事实真相,调离该情报机关负责人,公然判处真正泄密的德国间谍无罪。为此,着名作家左拉挺身而出,接连发表《告青年书》、《告法国书》直至致总统的公开信,即有名的《我控诉》,由此引发整个法国争取社会公正的运动。军方以诬陷罪起诉左拉,接着判一年徒刑和3000法郎的罚金。左拉被迫流亡英国,一年后返回法国。继续与军方斗争。直到1906年,即左拉逝世四年后,蒙冤长达12年的德雷福斯才获正式昭雪。 这些都足以证明,左拉是被人谋害的。但却一直没有找到有力的证据。

  自然主义最早出现在法国,随后逐渐在英国、德国、比利时、意大利流行开来。1857年法国著名文艺理论家泰纳在论述巴尔扎克的一篇文章中首先将“自然主义”这一哲学用语引入文艺理论,提倡自然主义文学,其后,19世纪 60年代初,法国作家龚古尔兄弟两人合作《列莱·莫伯兰》、《日尔米尼·拉赛德》、《马奈特·萨洛蒙》,这三部作品的问世,标志着自然主义文学已作为一个流派出现在文坛。自然主义最具代表性的作家是左拉。他不仅从事自然主义文艺创作,而旦写作理论文章,大力倡导自然主义文学观。他就自然主义创作原则所作的阐述,可见于《〈蒂莱沙·拉康〉序言》、《实验小说》、《戏剧上的自然主义》等文。左拉的理论和创作实践对近代法国文学和欧洲文坛产生了深刻影响。一些著名作家,如法国的莫泊桑、都德、巴比伦,挪威的易卜生,德国的霍普特曼等,都曾赞同和运用过自然主义创作方法,19世纪 80年代,德国还形成了以史拉夫和霍尔茨为代表的“彻底的自然主义”文学运动。

1840年,左拉诞生于法国巴黎,主要创作作品为《卢贡-玛卡一家人的自然史和社会史》,该作包括20部长篇小说,登场人物达1000多人,其中代表作有《小酒店》、《萌芽》、《娜娜》、《金钱》等。

  自然主义认为文学创作与自然科学研究是相似的。主张小说家应当根据实验医学、生理学、心理学和遗传学等科学知识,运用实证的方法去理解人,表现人。左拉的代表作——由《小酒店》、《娜娜》、《萌芽》、《金钱》等 20部长篇组成的《卢贡—马卡尔家族》就是根据这一原则创作的。例如《小酒店》就把主人公的酗酒、贫困以及最后悲惨地死去都归之于遗传的因素,经济与社会的原因都被淡化。另一部长篇《戴莱紫·拉甘》则从生理学的角度解释人物的病态心理和行为。《娜娜》中的主人公娜娜除了受情欲支配外,只能消极地为生活环境左右。在另一方面,自然主义主张回到自然和人,也就是主张在“纯客观”的“直接观察的基础上对人物和事件按照原样加以描写”。左拉反对现实主义的典型化原则,也反对道德说教。声称“我看见什么,我说出来,我一句一句地记录下来,仅限于此,道德教训,我留给道德家去做”,所以自然主义小说通常追求事物的外表真实,对个别现象和琐碎细节不厌其烦,而忽视对生活现象的概括、提炼和分析选择,在深刻地展示人物命运的社会原因和生活发展的历史根源方面,显得苍白无力。总之,自然主义给小说卜的定义是:小说就是一本精神思想的解剖学。

左拉是19世纪后半期法国重要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其自然主义文学理论,被视为19世纪批判现实主义文学遗产的组成部分。

  自然主义兴起以后,引起很大争议。赞同者有之,反对者更不乏其人。反对者批评自然主义过于看重原生态的生活材料,而且往往出于生理的原因,对人物做出片面、畸型、庸俗的处理。这种看法不无道理。但自然主义作为一个文学流派和一种创作方法,仍有值得肯定之处,一些自然主义作家倾向进步,一定程度上暴露了社会黑暗,而且显露出相当高的文学才能。像左拉,他的作品至今仍有广泛的读者。自然主义对戏剧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1840年4月2日,左拉诞生于巴黎圣约瑟夫大街十号。他的父亲弗朗索瓦·左拉,原籍义大利,是一位工程师,普罗旺斯地区埃克斯的一条运河就是由他设计建造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妈妈是勃艮第人。左拉在埃克斯自由自在地度过了童年的六个年头。

7岁时他父亲去世,7岁到12岁他在圣母院当寄宿生,接着在埃克斯中学就读,当时已在试写一本有关十字军东征的小说。父亲去世以后,左拉家里生活顿见拮据,家境日趋贫困,童年的左拉亲身享受了被债主不断威逼的痛苦。左拉夫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得在1858年带着儿子离开埃克斯去巴黎谋生。同年,已18岁的埃米尔进了巴黎圣路易中学,可惜在次年的中学毕业会考中失败。

1858-1860,年轻的左拉备尝失业的辛酸,因此享受了劳苦大众的生活,为日后的文学创作准备了条件。他靠朋友的帮助,好不容易在海关找到了一个低微的差事,月薪六十法郎。但是,他在坚持写作的同时,实在无法长期忍受与周围那些"愚笨的海关职员"为伍的痛苦,于是在两个月以后辞去了海关的职业,重又过上了一段极为贫困的生活。他住在一间顶楼里不断地写作,饿了就用抹蒜泥的面包蘸点植物油来充饥。尽管前途渺茫,但勤奋的左拉从来也没有自暴自弃,他相信他自身具有"非同寻常的东西",并且"迟早总会显示出来的"。经过不懈的努力,写出了包括三首长诗的诗集《恋爱的喜剧》。

从1861年起,左拉认识到必须超越浪漫主义,独创一种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文学。

1862年2月,一来为了生计,二来为了接近文学界,左拉进了阿歇特出版社当雇工。开始时干的工作是捆包,由于其文学才能和工作勤奋,非常快被提升为广告部主任。从此,左拉不仅每月能挣上二百法郎,而且在想方设法为别人推销作品的同时,获得了不少宝贵的经验。他利用自个所担任的职务,同作家和学者取得了联络,如拉马丁、圣勃夫、阿布、基佐、米什莱、利特雷、泰纳等。左拉发现,文学创作既是一种职业,也是一宗买卖,假如没有广告的作用,作品自己的价值通常不足以维持作者的生计。左拉认真地听这些作家和学者的谈话,为他们效劳,自个也得益匪浅。[4]

1864年,左拉出版了第一部中篇小说《给妮侬的故事》,次年出版了第一部长篇小说《克洛德的忏悔》,后一部被官方批评界斥为"有伤风化",他的办公室遭到了搜查,阿歇特出版社也受到了连累。于是,左拉于1866年1月8日决定辞职,离开出版社,完全投身于文学创作。此后,他又发表了《一个女人的遗愿》、《马赛的祕密》、《泰蕾丝·拉甘》和《玛德莱娜·费拉》等作品。

1865年左右,左拉在阐述自个的文学主张时以为,一件艺术作品乃是通过艺术家的眼睛移植过来的现实,这种移植应该建立在理智和真实上,尤其应该来自一种强大的创造气质。翌年,他在《小说的两种定义》一文中,把小说家的方法和学者的方法进行了对照,指出小说家的职责是寻找真实,探索激情,叙述逼真的事件,而不是叙述复杂的史实。

文学创作时,从一部小说转入另一部小说,中间没有任何关联,每一次都要为构思一个新的故事花费大量的精力,1868年,时年28岁,具有强烈创作欲望的左拉对此也感到非常累。在这种情况下,巴尔扎克成了他最钦佩的作家,巴尔扎克的榜样对他具有非常大的诱惑力,他也想创作出自个的《人间喜剧》,但又不知从何入手。正值此时,自然科学给了他启示,克洛德·贝尔纳的《实验医学导论》激发了他的灵感,对他作品的最终发展方向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左拉日后的目标是要以科学的哲学观点去全面解释人生,从纯物质的角度去看待人的行为与表现,是要把科学的精确性引到小说中去。他以为,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文学将成为实验小说的文学。他要写一部"第二帝国时代一个家族的自然史和社会史",这就是《卢贡-马卡尔家族》。自此,左拉在接受达尔文的进化论、孔德的实证主义哲学、泰纳的文艺理论、吕卡斯医生的《自然遗传导论》和贝尔纳的实验医学影响的基础上,形成了自个的自然主义文学创作理论。

1871-1893年,左拉创作发表了《卢贡-马卡尔家族》,该系列作品共包括二十部小说。

1868年以后,左拉在文艺理论和创作理论方面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最终在原来的现实主义文艺思想的基础上,引入自然科学的成分,形成了他的自然主义文艺思想体系。《实验小说》一文便是他这种自然主义文艺理论的集中表现。继《卢贡-马卡尔家族》之后,左拉又写了三部曲《三名城》,包括《卢尔德》、《罗马》和《巴黎》 。

1894年,犹太血统的法国军官德雷福斯被诬控向德国出卖军事机密而犯了叛国罪。这场审判所根据的罪证极不可靠,而且审判程式也非常成问题,引起了一些人,特别是一些作家学者的愤怒。左拉挺身而出,要求为德雷福斯冤案平反的斗争,于1898年1月13日以"我控诉"为第一句,在《震旦报》上发表了《致共和国总统费利克斯·富尔的信》,揭露国防部和军事法庭陷害德雷福斯的阴谋,结果自个也遭到反动势力的迫害。经过几次审判,1898年7月18日,左拉以诽谤罪被判处监禁一年,罚金三千法郎。左拉为了抵制法庭对他的不公正判决,听从朋友的劝告,在宣判的当天流亡国外,到了伦敦,直到第二年七月才回国。流亡期间,左拉开始写作《四福音书》:第一部《繁殖》,歌颂家庭和天伦之爱;第二部《劳动》,根据傅立叶的空想社会主义思想,宣传通过劳动社会化达到人类的和谐;第三部《真理》,是用小说的形式反映德雷福斯事件,说明谬误最终必然要失败;第四部《正义》。[1]

1902年9月28日,左拉在巴黎的寓所因煤气中毒逝世。10月5日星期天,蒙马特公墓举行了左拉葬礼。六年以后,1908年6月6日,左拉的骨灰移放先贤祠。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自然主义,左拉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