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西路军西征,和李先念王树声平级

说起红四方面军的历史很多人都不太了解,作为当时红军三大主力之一的部队,自然有很多不可多得的人才,咱们先来了解一下红四方面军的干部人员,1931年在湖北红安组建,总指挥为徐向前,陈昌浩任政治委员,刘士奇任政治部主任,但是实际权力却掌控在张国焘手里。到了1935年张国焘成立自任主席的“西北联邦政府”后实行自己的独断专行,而此时的西北联邦政府副主席是一名叫熊国炳的人,此人虽然身为高级领导却很少有人知晓,下面来介绍下。

他曾是红军高级将领,王树声是他战友,秦基伟是他手下,结局凄凉

熊国炳,1893年生于四川省万源县竹峪乡太平村熊家湾,1929年参加了党领导的六安、霍山起义,当了红军,1933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创建赤北、红口、南江、巴中等5县1市的苏维埃政权中,成绩显著,爱到红四方面军和西北军政委员会领导的夸奖,1934年,他当选为川陕省苏维埃政府主席。

西路军西征

图片 1

他是鲜为人知的红军高级将领,徐向前,李先念,王树声,许世友都是他战友,秦基伟是他手下,他就是熊国炳。1934年当选为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后担任西北联邦政府副主席。

图片 2

1936年10月至1937年3月,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一部在甘肃省西北部,与国民党军马步芳、马步青等部进行的作战。

熊国炳,四川省万源市竹峪镇蕨村坝村人,早年不堪忍受国民党反动势力的欺压,带一家老小到天池寨深山老林开垦荒山,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熊国炳在山上狩猎,曾独自射杀一头老虎,名震一方,人称“巴山英雄”。1932年他在小镇上认识一个共产党人,从此便走上革命的道路。1933年由于熊国炳出色的工作能力和领导力,他被群众推选为竹峪乡赤卫军队长和乡苏维埃政府主席。随后,他在创建赤北、赤江、洪口、南江、巴中等五县(区)苏维埃政权中兢兢业业,努力开创,成绩斐然。徐向前、李先念、陈昌浩等人都十分夸张此人能力极强。

曾经的战友都成为了大将上将,熊国炳却无人记得,结局凄凉。

当年,熊国炳是大巴山上的猎户,长得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有一种不怒而威的神彩。他身穿短襟,外面套着件兽皮背心,头上盘着条很宽大的帕子,赤脚套一双麻窝子草鞋。因革命积极,受到当时张国焘的亲自接见,告诉他在即将成立的川陕省苏维埃政府,你要担任主席。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按预定作战计划,组织宁夏战役,命令红四方面军一部先行西渡黄河,控制五佛寺渡口,并向中卫、定远营方向活动,准备配合红军第一方面军从灵武、中卫段渡黄河,共同进行宁夏战役。10月20日开始,蒋介石调集10多个师由南向北大举进攻红军。据此,中共中央军委于25日提出,今后作战第一步重点集注意力于击破南线之国民党军,第二步重点集注意力于向北。具体规定红四方面军的两个军先行渡河。其余部队集中阻止南线来犯的国民党军。24日晚,红30军在甘肃省靖远县之虎豹口渡河成功;26日至30日,红9军和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及红5军也相继渡河。渡河总兵力达2.1万余人。28日为加强对各部红军的统一指挥,中央军委任命彭德怀为前敌总指挥兼政治委员,刘伯承为参谋长。30日,下达海战役计划,在南线重点打击国民党胡宗南部。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人张国焘却令红4、红31军调离前敌总指挥部指定的作战位置,海打战役计划落空。11月初,南线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已打通增援宁夏的道路,隔断河东红军主力与河西红军的联系,宁夏战役被迫中止。这时河西红军已占领一条山大部村寨和五佛寺、打拉牌一线。此时,红四方面军指挥部致电中央军委和红军总部,提出所在部队地处人烟稀少,粮缺水咸,大部队不便久停。建议若主力不能迅速渡河,河西部队决先向大靖、古浪、平番、凉州行进。11月3日,中央军委电复河西部队,所部主力西进占领永登、古浪之线,但一条山、五佛寺宜留一部扼守。5日,张国焘致电河西部队,指令他们以消灭马步芳部为主要任务,独立开展一新局面,首先占领大靖、古浪、永登地区,必要时应迅速占领凉州地区。6日,河西部队向中央军委提出《平战役计划》,准备放弃一条山、五佛寺渡河点,向大靖、平番、古浪、凉州前进。张国焘当日批准了这一计划。9日,河西部队开始西进。8日,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复电红军总部和红四方面军,河西部队称西路军,以陈昌浩、徐向前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主席和副主席。9日,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率第5、第9、第30军及骑兵师、特务团、教导团、妇女团等,由镇虏堡、打拉池、锁罕堡一带分路向西出动。此后,西路军在甘西北的古浪、永昌、山丹、高台、倪家营子等地区,同马家军的优势兵力进行了4个多月的英勇作战,共毙伤俘马家军约2万人,但西路军也遭到严重损失。1937年3月中旬,终因力量悬殊,西路军归于失败。余部不满3000人。14日,根据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议决定,徐向前与陈昌浩离队,徐向前在陈昌浩的坚决要求下,与其离队(对于徐向前离队的说法颇多,以下是本人在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的《徐向前传》中节选的一段。当时徐向前并不准备离队,会议中他曾说:“这支部队是我们从鄂豫皖带出来的,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回去干什么?大家都是同生死、共患难过来的,要死也死到一块嘛!”这是徐向前的肺腑之言。他知道两个领导人离开部队将要造成的影响。但是,陈昌浩带着不容分说的口气又说:“这是军政委员会的决定。向前留在军中,目标太大,很不安全,不利于部队的分散行动。”这话当然也包括指他自己。 “你们走吧,赶快回去向中央汇报去。”还有人这样提出。 经过一番争论,会议终于还是作出了徐、陈离队的决定,并当即向中央发电报作了报告。 “……散会后,我还想动员陈昌浩,不要回陕北。我拉着他的手,恳切地说: 昌浩同志,我们的部队都垮了,孤家寡人回陕北去干什么,我们留下来,至少能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我看还是不要走口巴!陈昌浩很激动地说: 不行,我们回去要和中央斗争去!我那时的确不想走,但没有坚持意见坚决留下来。事实上,李先念他们,并不想让我走。我迁就了陈昌浩的意见,犯了终身抱憾的错误,疚愧良深。”),会议还决定由李卓然、李先念、李特、曾传六、王树声、程世才、黄超、熊国炳等8人组成西路军工作委员会, 由李先念统一军事指挥,李卓然负责政治领导。余部分3个支队两路退入祁连山进行游击活动。李先念等率领一个支队沿祁连山西进,于4月底到达新疆的星星峡,尚保存400余人,由中共中央代表陈云、滕代远派车接到迪化,抗日战争爆发后,陆续回到延安。另一路由王树声、毕占支率领,由康隆寺向北依托祁连山打游击。这两个支队大部损失,少数人员陆续回到陕北。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对西路军的安危极为关怀,曾不断给予指示,并采各种接应和挽救措施。3月5日,组织援西军由崇信、淳化等地出发,于3月下旬抵达镇远、固原以南地区。西路军失败后才奉令就地待命,并派出部队收容西路军失散人员。

1935年春,随着川陕省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和红军撤出川陕革命根据地,军阀和地主还乡团实施了疯狂的阶级报复,四川“剿匪”总司令刘湘悬赏两千两银洋捉拿熊国炳,穷凶极恶的反动派捉不到熊国炳便直奔他的家乡将其妻子和两个儿子杀害,兄弟父母均被打残,眼睛戳瞎。

图片 3

当时,熊国炳说:“我是个才进党的人,共产党叫我干啥子我就干啥子,莫得二话说。”然后,他顿了顿,怯生生地问,“张主席,这苏维埃……到底是个啥子东西嘛?我还硬是把它弄不明白。”

图片 4

熊国炳出生在四川省通江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少年时就参加劳动。早年不堪忍受国民党反动势力的欺压,带一家老小到天池寨深山老林开垦荒山,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

张国焘为了消除他的拘谨,进一步解释说,“国炳同志,我这样给你讲你恐怕容易明白一些。你们四川人不是把穷人叫做干人么,苏维埃,就是干人的政府,苏维埃主席,就是这政府里掌印把子的人,也就是干人的头儿。县苏维埃政府的主席,和过去的县长一样大,省苏维埃主席呢?就好比一省之长。我们现在就是要请你出来当这个省长,你明白么?” 熊惊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说:“我是个大巴山上打猎的,只会放枪不认得字,两眼一抹黑,咋个当得了省长?”

1936年他先后任职过四川省苏维埃政府主席、红四方面军总后勤部经理处处长等职。从以上这些可以看出熊国炳入党是1932年,短短几年时间便成为高级干部领导,足见他的能力有多强。

熊国炳在山上狩猎,曾独自射杀一头老虎,名震一方,人称“巴山英雄”。 1932年熊国炳在洪口场赶场卖兽皮时认识了化装成皮货商人的共产党人刘子才,在刘子才的引导下走上革命道路,充当红军侦察员,为红军刺探敌情,在红四方面军入川的战斗中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图片 5

后来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后,便由下辖三个军组成西路大军,准备西渡黄河作战。那我们来看看西路军的战斗人员序列。总指挥为徐向前,总政委为陈昌浩,副总指挥为王树声,参谋长为李特,政治部主任李卓然。再来看看西路军军政委员会成员:陈昌浩、徐向前、曾传六、李特、李卓然、熊国炳、杨克明、王树声、李先念、郑义斋、陈海松一共11位。熊国炳跻身其中成为西路军的重要领导之一。

熊国炳被群众推选为竹峪乡赤卫军队长和乡苏维埃政府主席。后来,他在创建赤北、赤江、洪口、南江、巴中等五县(区)苏维埃政权中兢兢业业,努力开创,成绩斐然。 不久,熊国炳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中共川陕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共川陕省委常务委员会委员。

不久,成立川陕省苏维埃政府,熊国炳以全票当选省主席。闭幕式上,熊国炳与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王树声、李先念等首长平起平坐,一跃而成为最高层领导人物之一。

西路军两万余战士和西北残暴的马家军血战,终因弹药粮草缺乏遭到重创,熊国炳和郑义斋率后勤总部和红九军余部在临泽突围,终因寡不敌众全部被打散,熊国炳在突围中被俘,但是由于他穿着破衣烂衫加之自己辩解是伙夫,不但没有暴露,而且幸运的活下来。

熊国炳被推选为川陕省苏维埃政府主席后,组织地方武装,实行土地革命,工作成绩得到了红四方面军众领导人徐向前、李先念、廖承志等人的肯定。

随后,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后,组成西路军,西渡黄河作战。11月10日,党中央批准成立由陈昌浩、徐向前等11人组成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熊国炳为委员。西路军与数倍于己的马步芳马家军血战河西走廊,鏖战倪家营,浴血梨园口,最后兵败祁连山。

图片 6

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后,组成西路军,西渡黄河作战。11月10日,党中央批准成立由陈昌浩、徐向前等11人组成西路军军政委员会,熊国炳为委员。西路军与数倍于己的马步芳马家军血战河西走廊,鏖战倪家营,浴血梨园口,最后兵败祁连山。

1937年1月,熊国炳和郑义斋率后勤总部和红九军余部在临泽突围,因战况紧急,熊国炳将后勤部200余名工作人员全部编入战斗连队,随西路军右支队行进。右支队被敌人冲散,大部分指战员壮烈牺牲,熊国炳的警卫员中弹长眠疆场。熊国炳单枪匹马冲出敌群,刚跑上雪山,后脑被子弹擦伤,战马又被打死,将他摔进一个雪坑,脚被冻烂,仍以强大的毅力爬行。

熊国炳后来辗转多地寻找组织,但是由于敌军封锁严密始终没能联系上。后来为了掩护身份和一寡妇结了婚,就此安家在酒泉,改名换姓躲避敌军的通缉。直到1951年他才以化名“张炳南”领到国家统计的参加革命补助的50元钱。他终于有幸回到家乡和残疾父母团聚。后来他的战友得知他还活着问他为何不上报,不去找领导。那时候在他手下的秦基伟、郑义斋等人现在都是赫赫有名的将军,但是熊国炳说自己当年没能完成革命,不能给国家领导添麻烦。此后父母去世后便又默默的回到酒泉老家。

图片 7

此时,毕占云支队的参谋方震带着一班人寻找部队,与熊国炳相遇,方震留下5名战士搀扶熊国炳追赶部队。在一个雪山脚下,又碰上数十名马家军骑兵,熊国炳被俘。熊国炳只承认是个伙夫,敌人见他穿戴破烂,双脚被冻坏,估计不是什么大官,就把他关在裕固族头人的帐篷里,后被头人悄悄放行。

1960年全国陷入大饥荒,到处是饿死的人,熊国炳身为农民自然不例外,但是以他身份去找相关部门一定会得到保障,所有人都在劝他,但是他最终以一句“不能给政府找麻烦”饿死家中!年仅62岁!

时任军政委员会委员的熊国炳使出早年擒龙射虎的手段,单枪匹马杀出重围,策马跑上了雪山,眼看就可以脱险,哪知砰的一声枪响,战马中枪倒毙,熊国炳重重摔进了一个雪坑,被数十名马家军骑兵俘虏,在敌人的严刑烤打下,熊国炳咬紧牙关,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一口咬定自己就是一个伙夫。敌人看他衣衫褴褛,也不像个当官的样子就把他放了。

图片 8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后来熊国炳走出了祁连山,流落到了酒泉屯升乡九家窑,被一位张姓老人收留,熊国炳生怕自己会连累到张大爷,告别了他,到了酒泉城。酒泉城里,国民党正在大肆搜捕红军,悬赏捉拿熊国炳。熊国炳于是以救命恩人张大爷的“张”为己姓,改名张炳南。隐姓埋名生活了十几年。

熊国炳带着伤痛,沿祁连山西行,到酒泉屯升乡九家窑后,被一位张姓老人收留,并用土法给他治愈了冻伤。为不连累张大爷,熊国炳到了酒泉城。酒泉城里,国民党正大肆搜捕红军,将熊国炳列入“首犯”之一,悬赏1200元钢洋活捉他,悬赏600元买他的人头。熊国炳白天在王家醋坊帮工,晚上藏王爷庙神像后安身。后经人介绍,与白玉生结婚。熊国炳为怀念张大爷的营救之恩和张庭富的相爱之情,遂改名张炳南,起早贪黑挑货郎担,摆纸烟摊,卖盐、卖大饼谋生。

1951年9月,熊国炳以“张炳南”的名字填写在人民政府颁发的参加革命登记表上后,领回了50元补助款和4石麦子,以此为本,经营起一间磨坊。后因为思乡心切的熊国炳乘车到达陕南,然后徒步翻越200里巴山,回到老家,见到了脚跛眼瞎的父亲,与父亲、弟弟团聚。

解放后,落户酒泉泉湖乡泉湖村务农为生,熊国炳向人民政府填写参加过革命的登记表,政府给“补助款”50元、麦子4石。当地农民只知道张炳南当过红军,可能是个普通战士,劳动很能干,为人和蔼可亲。

这次回乡,熊国炳意外地邂逅了当年的战友何福圣。 当何福圣知道他这一次携妻万里迢迢回来只是尽尽人子之孝,并没有去找当地政府,很替他不平,说:“徐向前、李先念、王树声、周纯全、许世友他们都健在,还有当时在你手下当科长的秦基伟,你为啥不去北京找找他们?”

当年回到老家探亲一次,有熟悉他身份的人,看到他的生活如此窘迫,缺衣少食,说对他说,你那么多的同事、战友都在北京当大官,元帅、大将、上将都有,你去找他们帮下忙呀。熊国炳说,“川陕根据地出去那么多的人都死了,但我还活着,就算是万幸了,我没有脸去找组织,我也不想麻烦政府"。

图片 9

图片 10

熊国炳的回答却让何福圣哑口无言,他说:“这事想过,想开了,也就算了。老弟你想想,当年和我们一起长征的弟兄,死了多少?特别是我作为西路军的一个领导成员,对西路军的全军覆没也有责任,我怎能厚着脸皮去找政府的麻烦?再说,我脱离革命巳经这么多年,岁数大了,身体也不好,去北京找他们,不是让他们为难么?就算得到政府承认,也只是给国家添个包袱,好在全国都巳经解放了,我们入党时的奋斗目标巳经实现了,就是死,也能闭眼睛了。”

1960年10月,全国陷入大饥荒,那年冬天特别寒冷,这位身经百战,后来不想找组织,麻烦政府的红军高级将领,隐姓埋名20多年,在贫病交加、饥寒交迫中去世,埋藏在一万多名西路军战士酒过热血的河西走廊,时年62岁。

再后来全国陷入大饥荒,这位身经百战,却不愿“找政府麻烦”曾经的红军高级将领就这样活活饿死在家中,年仅62岁。令人心酸,也让人敬佩!

是呀,西路军牺牲了一万多名红军战士,他们的英名永远值得我们纪念,有些从西路军走出来,后来成了将军、成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们去世时的遗嘱,要求自己逝世这后,把骨灰洒在祁连山脉、河西走廊,与长眠在这里的战友相聚。熊国炳也实现了他与战友们一起的愿望,其丰功伟绩也值得我们永久纪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西路军西征,和李先念王树声平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