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翻译及赏析,全文及赏析_薛涛

唐代在各个方面都曾达到过巅峰时期,所以当时的人们也是很享受当下的生活,只有百姓的日子过好了他们才会往文化上有进一步的造诣。唐朝的唐诗就非常出名,不过我们一般学习的唐诗都是男诗人,那在唐朝时期有没有女诗人呢?肯定也是有的,今天就和大家介绍一位女诗人,她的唐诗造诣也是非常的高,下面就一起来看看吧。

送友人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半消磨。惟有门前镜湖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唐代·贺知章《回乡偶书·其二》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唐代·薛涛《送友人》

唐代是一个很开放的时代,女子的地位较之前也有很大提高。虽然科举做官等还是不允许有女子出现,但是那个时代的女子也已经有才女名世。比如鱼玄机,又比如薛涛等人,虽然比不得李杜白等人名满天下,但是在当时的诗坛上,也是有自己的地位的。

薛涛

回乡偶书·其二

唐代:贺知章

贺知章,字季真,号四明狂客,汉族,唐越州永兴人,贺知章诗文以绝句见长,除祭神乐章、应制诗外,其写景、抒怀之作风格独特,清新潇洒,著名的《咏柳》、《回乡偶书》两首脍炙人口,千古传诵,今尚存录入《全唐诗》共19首。

贺知章

明月枝头香满路。几日西风,落尽花如雨。倒照秦眉天镜古。秋明白鹭双飞处。 自摘霜葱宜荐俎。可惜重阳,不把黄花与。帽堕笑凭纤手取。清歌莫送秋声去。——宋代·吴文英《蝶恋花·九日和吴见山韵》

蝶恋花·九日和吴见山韵

落日水熔金,天淡暮烟凝碧。楼上谁家红袖,靠阑干无力。鸳鸯相对浴红衣。短棹弄长笛。惊起一双飞去,听波声拍拍。——宋代·廖世美《好事近·夕景》

好事近·夕景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唐代·薛涛《送友人》

送友人

唐代:薛涛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203离别,写景

送友人

唐代:薛涛

薛涛(约768~832年),唐代女诗人,字洪度。长安人。因父亲薛郧做官而来到蜀地,父亲死后薛涛居于成都。居成都时,成都的最高地方军政长官剑南西川节度使前后更换十一届,大多与薛涛有诗文往来。韦皋任节度使时,拟奏请唐德宗授薛涛以秘书省校书郎官衔,但因格于旧例,未能实现,但人们却称之为“女校书”。曾居浣花溪上,制作桃红色小笺写诗,后人仿制,称“薛涛笺”。成都望江楼公园有薛涛墓。

薛涛

觥船相对百分空,京口追随似梦中。落纸云烟君似旧,盈巾霜雪我成翁。春来茗叶还争白,腊尽梅梢尽放红。领略溪山须妙语,小迂旌节上凌风。——宋代·韩元吉《送陆务观福建提仓》

送陆务观福建提仓

花落未须悲。红蕊明年又满枝。惟有花间人别后,无期。水阔山长雁字迟。 今日最相思。记得攀条话别离。共说春来春去事,多时。一点愁心入翠眉。——宋代·晏几道《南乡子·花落未须悲》

南乡子·花落未须悲

听我尊前醉后歌,人生无奈别离何。但使情亲千里近,须信:无情对面是山河。寄语石头城下水:居士,而今浑不怕风波。借使未如鸥鸟伴;经惯,也应学得老渔蓑。——宋代·辛弃疾《定风波·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

定风波·席上送范廓之游建康

宋代:辛弃疾

听我尊前醉后歌,人生无奈别离何。但使情亲千里近,须信:无情对面是山河。寄语石头城下水:居士,而今浑不怕风波。借使未如鸥鸟伴;经惯,也应学得老渔蓑。19离别

尤其是薛涛,堪称唐代最著名女诗人。她的诗作,颇有巾帼不让须眉的志气,被誉为“万里桥边女校书”,后人多以“女校书”相称,以示尊敬。而她的唐诗作品,被称为“工绝句,无雌声”,更是表达出了对其的尊敬。

水国蒹葭夜有霜,

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这首唐诗,乃是薛涛的经典送别诗,意味悠长,与唐诗大家不相上下。且看:

月寒山色共苍苍。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

谁言千里自今夕,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

离梦杳如关塞长。

这首古诗的题目是《送友人》,写于薛涛送别友人之时。唐诗中多有送别佳作,李白杜甫等人尤其更多。这些送别诗或表现离别愁绪,或表达对于友人的祝愿,或着重描写离别之地的景色,内涵颇为丰富。

薛涛诗鉴赏

薛涛这首唐诗也不例外,不过期更多的化用古诗典故,赋予了这首送别诗更多的意义表达和情感渲染。

昔人曾称道这位“万里桥边女校书”“工绝句,无雌声”。她这首《送友人》就是向来为人传诵,可与“唐才子”们竞雄的名篇。

“水国蒹葭夜有霜,月寒山色共苍苍”,这两句显然写的是离别场景,也是薛涛对于别浦晚景的描绘。“蒹葭”、“苍苍”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诗句,在唐诗和《诗经》之间建立联系,勾勒出当时的绝妙秋景。

头两句写别浦晚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可知是秋季。“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送将归”,当值秋天相送,应是格外难堪。诗人登山临水,一则见“水国蒹葭夜有霜”,一则见月照山前明如霜,这一派蒹葭与山色“共苍苍”的景象,令人凛然生寒。

这两句所表达的意境就是,月色如水,笼罩在水国之上,凄冷的月亮再加上秋夜独有的寒意,更加使得人感到凉意阵阵。远处青山和夜幕融为一体,赋予了作者所要表达的离愁别恨更深的意境。

值得注意的是,此处不尽是写景,句中暗暗兼用了《诗经·秦风·蒹葭》“蒹葭苍苍”两句以下的诗意:“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回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以表达一种友人远去、思而不见的怀恋情绪。节用《诗经》而兼包全篇之意,王昌龄“山长不见秋城色,日暮蒹葭空水云”(《巴陵送李十二》)与此诗机杼相同。运用这种引用的修辞手法,就使诗句的内涵大为丰厚了。

“谁言千里自今夕,离梦杳如关塞长”,这两句古诗同样引用了经典名句,一则是李益的“千里佳期一夕休”,一则是李白的“梦魂不到关山难”,都是用来表达离别之苦的。面对离别,面对如此凄冷的秋夜,作者的内心也是惆怅满怀的,借用古人的诗句用以表达更为丰富的情感。

人隔千里,自今夕始。“千里自今夕”一语,使人联想到李益“千里佳期一夕休”的名句,从而体会到诗人无限深情和遗憾。这里却加“谁言”二字,似乎要一反那遗憾之意,不欲作“从此无心爱良夜”的苦语。似乎意味着“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可以“隔千里兮共明月”,用的是一种尉勉的语调。这与头两句的隐含离伤构成一层转折,表现出相思情意的执着。

这两句极言作者离别的惆怅,又有谁在说离别千里之遥,就从此时此刻开始?但是离别之后,即便是梦境中相遇,也总是那么遥远,千里迢迢啊!

诗中提到“关塞”,大约友人是赴边去吧,那再见自然很不易了,除非相遇梦中。不过美梦也不易求得,行人又远在塞北。“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李白《长相思》)。“关塞长”使梦魂难以超度,已自不堪,更何况“离梦杳如”,连梦也新来不做。一句之中含层层曲折,将难堪之情波浪式地推向高潮。此句的苦语,相对于第三句的慰勉,又是一大曲折。此句音调也很美,“杳如”的“如”不但表状态,而且兼有语助词“兮”字的功用,读来有唱叹之音,配合曲折的诗情,其味愈长。而全诗的诗情发展,是“先紧后宽”(先作苦语,继而宽解),宽而复紧,“首尾相衔,开阖尽变”(《艺概·诗概》)。

这首唐诗是薛涛的一首著名唐诗,其中蕴含的离愁别恨表达很是曲折,但是意境却很悠远,颇有意味。不看题目和作者,单看这首唐诗,恐怕没有多少人认为这是一首女诗人所写唐诗吧。

“绝句于六艺多取风兴,故视它体尤以委曲、含蓄、自然为高。”(《艺概·诗概》)这首诗化用了前人一些名篇成语,使读者感受更加丰富;诗意又层层推进,处处曲折,愈转愈深,可谓兼有委曲、含蓄的特点。诗人用语既能翻新又不着痕迹,诗意浑厚而不失清空元气,确为高妙之作。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翻译及赏析,全文及赏析_薛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