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浪花淘尽英雄,三国人物刘虞简介

刘虞字伯安,是光武帝刘秀的后裔,东汉末年政治家、宗室,被称作是力压曹操、刘备的三国“人气王”。刘虞出生于东海郯,曾任甘陵相国、太傅、幽州牧、大司马等职,封爵襄贲侯;他治理地方政绩卓著、以怀柔政策安抚幽州各族,让百姓安居乐业,深得民心。193年,刘虞进宫公孙瓒兵败而被其杀害,幽州百姓都痛哭流涕。人物生平 政绩卓著js2288 1刘虞 刘虞的祖父刘嘉曾任光禄勋,父亲刘舒曾任丹阳太守,刘虞通晓《五经》,最初获举孝廉,担任曹吏,因能履行职务而获升为郡吏,后因累积政绩迁为幽州刺史,刘虞任幽州刺史期间,在鲜卑、乌桓、夫余、濊貊等外族间有崇高威望,随时朝贡,不敢侵扰,百姓传唱歌谣赞颂刘虞的功德。后因公事被免官。 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黄巾军攻破冀州诸郡。此后,朝廷任命刘虞为甘陵国相,前去安抚灾荒后的百姓,以俭朴为下属榜样,不久升为宗正。 维城燕北 中平四年,前中山国相张纯、前太山太守张举与乌桓大人连盟,发动叛乱,进攻到蓟下,烧毁城郭,虏略百姓,杀护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部队达到十余万,屯住在肥如。张举自称“天子”,张纯自称“弥天将军安定王”,传书到各州郡,说要代替汉朝。张纯又使乌桓峭王等五万人部队,进入青、冀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杀害吏民。 中平五年,朝廷因为刘虞在北方的威信很高,再次任命他为幽州牧。刘虞到达蓟城,精简了部队,广泛布施恩惠,派遣使者告峭王等人朝廷将宽大处理,可以免除他们犯下的罪责,又悬赏通缉张举、张纯二人。二人逃到塞外,其余的也都投降或逃跑了。至中平六年三月,张纯被手下王政杀死,首级被送到刘虞处。汉灵帝刘宏派使者升刘虞为太尉,封容丘侯。刘虞先是推让,并举荐卫尉赵谟、益州牧刘焉、豫州牧黄琬、南阳太守羊续担任此职,但刘宏最终还是拜刘虞为太尉。当时官拜三公的人,都要往西园缴纳巨额礼钱,刘宏因刘虞一贯有清廉的名声,加上平定张纯叛乱有功,便特意免去刘虞的礼钱。 幽州本为穷州,需要青、冀两州补贴官务开支,但当时因战乱交通断绝,无法调度金钱。刘虞在幽州追求宽政,劝导百姓种田,从开放上谷的市场与外族交易及开采渔阳的盐铁矿取得收入,令百余万青州、徐州人流亡至此,安居乐业。刘虞虽为三公级的高官,但天性爱好节约,穿着破旧的衣服,一顿饭都不吃一道以上的荤菜。远近原本作风奢侈的豪族,都被他感化而改变风气。 忠于汉室 永汉元年,董卓专权,派使者授予刘虞大司马,进封襄贲侯。 初平元年,董卓拜刘虞为太傅,召他入朝任职。但因道路阻塞,任命竟不能够到达。 公孙瓒奉命征讨乌桓时,受刘虞的节度。公孙瓒只注重自己的部队强大,放任部曲侵扰百姓,而刘虞注重仁政,很关爱百姓,于是与公孙瓒之间逐渐出现了矛盾。 初平二年,冀州刺史韩馥、勃海太守袁绍以及山东诸将商议,由于皇帝年幼且被董卓控制,想立汉室宗亲的刘虞为新皇帝,刘虞坚决不肯;于是韩馥等人又请刘虞领尚书事,以便按照制度对众人封官,刘虞再次拒绝。被劫至长安的汉献帝想要东归,当时刘虞的儿子刘和在皇帝身边作侍中,于是皇帝派他偷偷地潜出武关,去找刘虞让他带兵来救。刘和途径南阳,被别有用心的袁术扣留,派遣别的使者去找刘虞,说要一起派兵西进去接汉献帝。刘虞于是派遣数千骑兵到袁术那,而袁术竟自己留下不予派遣。 起先,公孙瓒看出袁术耍诈,坚决制止刘虞派兵,而刘虞不听从,公孙瓒就偷偷派人劝袁术扣留刘和,并吞并刘虞派去的部队。刘虞得知后与公孙瓒间的仇怨就更深了。不久,刘和找机会从袁术那逃跑北上,结果又被袁绍扣留。当时,公孙瓒已经多次被袁绍击败,还不断地进攻。刘虞嫌公孙瓒过于穷兵黩武,怕他成功后就不好控制了,于是不许他再次出兵,并稍稍削弱了他的权限。公孙瓒大怒,屡次违反命令,又开始侵犯百姓。刘虞准备赏赐给游牧民族的物品,多次被公孙瓒抢夺,刘虞不能制止,于是上报朝廷诉说公孙瓒掠夺百姓的罪行,公孙瓒也上表告发刘虞办事不利,两人相互指责,朝廷也无力处理。公孙瓒别修城池以防备刘虞。刘虞几次邀请公孙瓒,他都称病不来,于是刘虞密谋征讨他。 战败被杀 初平四年,刘虞自己纠合十万人进攻公孙瓒。临行前,从事程绪劝阻,被刘虞斩首。刘虞告诉士兵:“不要多伤人,只杀公孙瓒一个就行了。”刘虞手下从事公孙纪,因为同姓而被公孙瓒厚待,趁夜跑到公孙瓒处告发刘虞的计划。当时,公孙瓒的部众都散布在外面,公孙瓒自觉不敌,本想逃走。结果刘虞的士兵不擅于作战,又爱惜百姓的房屋,下令不许焚烧城池,一时间竟攻不下来。公孙瓒于是召集精锐勇士数百人,顺风纵火,趁势突袭。刘虞遂大败,向北逃至居庸县。公孙瓒追击,三日城陷,抓住了刘虞,仍让他作傀儡管理州中事务。正赶上朝廷派使者段训来增加刘虞的封邑,让他掌管北方六州的事务。公孙瓒借机拜为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幽、并、青、冀四州。公孙瓒还诬陷刘虞之前与袁绍合谋要当皇帝,胁迫使者段训将刘虞斩首,并送首级到京都,半路被刘虞的故吏尾敦劫走安葬。刘虞在北方很得人心,他死后,幽州及流亡至此的百姓都痛哭流涕。 身后之事 刘虞死后,其旧部鲜于辅、齐周、鲜于银推举阎柔为乌桓司马,与公孙瓒部将邹丹战于潞河之北,斩杀邹丹等四千余人。乌桓峭王及后与刘虞子刘和合袁绍兵于兴平二年破公孙瓒于鲍丘,杀二万余人。刘虞妻妾华衣服js2288 2刘虞 当初,刘虞以简朴著称,帽子旧了也不换,打上补丁再戴。等到他遇害时,公孙瓒派兵搜他的家,却发现他的妻妾都穿着很高档的服饰,当时人们因此怀疑他的简朴品质。 估计史官在写刘虞传时也觉得刘虞的传记有问题,但手中资料确实是那样的,最后忍不住还是抖了句刘虞的黑材料:刘虞平时在人前十分节约,帽子破了都打个补丁继续戴,吃饭也基本没肉菜(官至太尉,曹嵩还有上百车货物呢,刘虞岂会穷到这个地步,钱都到哪里去了呢?克扣的公孙瓒的军粮又哪里去了呢?真是有表演的嫌疑),结果发现刘虞家里妻妾真是锦衣玉食啊。 不过,对于英雄人物,最主要的是学习他们的优点,他们的缺点引以为戒就行,去攻击这些小地方,是得不偿失的。比如刘虞,他是因为妻妾穿着华丽而失败吗?比如袁术,他是因为奢侈而失败吗?显然都不是,司马炎以数十倍于他们的奢华而一统天下。刘虞不敢作天子 刘虞不敢作天子这句话出自于唐代文学家元稹的《董逃行》。 刘虞的手下公孙瓒一直以来都是和刘虞对着干的,汉献帝被董卓控制,刘虞前去搭救汉献帝,却在途中被公孙瓒摆了一道,这件事情中,刘虞并没有因此就杀掉公孙瓒,而是将公孙瓒用兵的权利稍加控制,可是公孙瓒反而更加的变本加厉,直接和刘虞对着干。 后来刘虞亲自派了十万人前去杀刘虞,但是又怕让老百姓受苦,又命令众军不可以毁掉老百姓的房子,不可以防火烧城池,只能杀公孙瓒,不能杀无辜的人,这样的命令使得将士们无从下手,以至于被公孙瓒反过来将刘虞杀死,刘虞终究死于自己的仁慈,这也说明在战场上,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要是没有刘虞的从中作梗,想必刘虞的理想已经实现了,若是刘虞做了皇帝,恐怕当时的三国也会不复存在。刘虞的手下大将 田畴,掾。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 魏攸,东曹掾,右北平人。刘虞欲讨伐公孙瓒时作劝阻,因其认为公孙瓒尚有利用价值。 公孙瓒,奋武将军。以讨乌桓为名累积势力,不听刘虞号令,刘虞本欲讨伐,但反为公孙瓒知悉并杀害。 鲜于银,刘虞从事,骑都尉。受刘虞命令出使长安拜见献帝。刘虞被杀后与刘和向公孙瓒复仇,令公孙瓒元气大伤。 公孙纪,州从事。因公孙瓒以同姓而厚待,在刘虞集结兵马欲讨公孙瓒告密令公孙瓒成功逃脱。历史评价js2288 3刘虞 田畴:汉室衰颓,人怀异心,唯刘公不失忠节。 范晔:①自帝室王公之胃,皆生长脂腴,不知稼穑,其能厉行饬身,卓然不群者,或未闻焉。刘虞守道慕名,以忠厚自牧。美哉乎,季汉之名宗子也!若虞、瓒无间,同情共力,纠人完聚,稸保燕、蓟之饶,缮兵昭武,以临群雄之隙,舍诸天运,征乎人文,则古之休烈,何远之有!②襄贲励德,维城燕北。仁能洽下,忠以卫国。 皮日休:刘虞不敢作天子,曹瞒篡乱从此始。 司马光:虞以恩厚得众心,北州百姓流旧莫不痛惜。 郝经:①刘虞独能饬身厉行,忠厚恭俭,化行幽朔,夙夜忧勤,志存王室;至使董卓畏服,群策见推,却尊号而不受,奉章表以自通。振振哉!汉家贤宗子,卫武公、东平宪王之俦也。②懿哉幽州,乃心帝室。奔命奉章,陨身碎璧。气躔箕尾,大津尚赤。 王夫之:①韩馥、袁绍奉刘虞为主,是项羽立怀王心、唐高祖立越王侑之术也;虞秉正而明于计,岂徇之哉?……刘虞之贤必不受,操知之矣。②进与卓为敌,而退受术之掣,刘虞怀忠义而死于公孙瓒,职此繇也。③绍、术、瓒、表虽怀异志,而朱儁、曹操、刘虞、孙策,夫岂不可激厉入援以解天子之困厄。④若当董卓初诛之日,廷犹有老成之臣,人犹坚戴汉之心,刘虞怀忠于北陲,孙坚立功于雒阳,相制相持,而允之忠勋非董承从乱之比,操亦何敢遽睥睨神器、效董卓之狂愚乎?⑤刘虞贤矣,袁绍弗能惑也。 蔡东藩:刘虞为汉室名裔,恩信夙孚,乃以战略之未娴,谬思讨瓒,卒至身死家亡,为天下笑!盖以楚得臣之忿,兼宋襄公之愚,其不至为人禽戮者几希,区区小惠,不足道焉。

三国人物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逐鹿天下,东汉皇室看起来好像只有被挟持的份,其实不然,东汉皇室宗族里从灵帝开始,出了三个州牧,分治天下大州,分别是幽州牧刘虞,益州牧刘焉,荆州牧刘表,此三人治下均为天下名州,几乎占了天下大州一半,但最后还是因为各种原因,分崩离析,看一下东汉末年的这些汉室皇族们,怎么就握有土地,却不能像刘备一样,振兴起来汉家天下。

js2288 4

中文名:刘虞

汉家三牧

每读到词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都会想起三国故事,想起三国故事里那些被浪花淘洗去的英雄。

别号:刘伯安

1 历任高官 求放州牧

这些英雄里面,当然包括幽州枭雄公孙瓒。

国籍:中国

刘焉,字君郎,江夏竟陵人,是东汉鲁恭王的后代。刘焉年轻的时侯在州郡任职,因为宗室身份而被授予郎中一职,后来因为老师去世而离职。跑到阳城山,讲学教授,后来又被推举为贤良方正,被司徒府征辟。历任雒阳令、冀州刺史、南阳太守、宗正、太常等官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公孙瓒属于早期成名的英雄,待刘备恩重如山。

民族:汉族

这篇先说一下幽州牧刘虞,刘虞此人,有政绩,有美名,得人心,善于处理与少数民族的关系。如果说,东汉末年,除了汉献帝外,东汉那些在外的皇族们,谁是最有威望,也最有机会成为皇帝的人,非刘虞莫属,但他忠于许昌献帝,竭力推辞,最终作罢。刘虞治理地方是把好手,又深得人心,尤其是少数民族的民心,可惜武略实在太差,甚至有种宋襄公的迂腐,最终被公孙瓒所害。

在讨伐渔阳张举、张纯之乱时,他起用刘备,后让其驻守平原。

出生地:东海郯

那就来看一下这个如此得人心的幽州牧刘虞。

众诸侯举兵讨伐董卓,公孙瓒应邀参加。

死日期:193年10月

幽州牧 刘虞

刘备作为其部将,因而得以躬逢其盛。

职业:仕宦、诸侯

1  累迁幽州 复为宗正

各路盟军集结于虎牢关前,公孙瓒在袁绍面前大力引荐刘备,群雄始知刘备为汉室之胄,刘备也始得闻名于诸侯。

重要造诣:抚慰幽州各族,使庶民安身立命

刘虞,字伯安,东海郯(今山东郯城)人。汉光武帝刘秀之子东海恭王刘强之后,刘虞父祖均为高官,刘虞年轻时候先举孝廉,从县曹小吏开始做起,善于处理事务,升为郡吏,最后累积政绩,升迁为幽州刺史,在任期间,善于处理民族关系,因此在北方的鲜卑、乌桓、夫余、濊貊等外族中间,有崇高的威望,这些外族随时朝贡,不敢侵扰,因此幽州百姓传唱歌谣赞颂刘虞的功德。

可以说,刘备发迹肇始于公孙瓒。

官职:太傅、幽州牧

中平元年,黄巾起义爆发,天下肆虐,政府征召官吏,安抚地方,此时黄巾军攻破冀州郡县,此时已经因公事被免官的刘虞又被征召,被朝廷任命为甘陵相,前去安抚甘陵,没想到刘虞去了以后,以身作则,勤政爱民,甘陵大治,于是不久又升为宗正,掌管皇族事务。

当然,公孙瓒是在虎牢关前替刘备做了广告;但刘备本人也很争气,与义兄弟关羽、张飞三英战吕布,名声大噪。

册封:襄贲侯

2  复回幽州 平息叛乱

会盟因诸侯间互生嫌隙而解散,公孙瓒与袁绍为争冀州反目成仇,双方在磐河大打出手。

刘虞人物平生

中平四年,渔阳张纯与张举勾结,引诱辽西乌丸首领丘力居等,发动叛乱,劫掠蓟中,自称将军,劫掠吏民,攻击右北平,辽西属国诸城,所到之处,破坏严重。乌桓首领丘力居等率兵掳掠青,徐,幽,冀四州,公孙瓒被派去征讨叛乱,最后也招架不了,不能平定。

期间,公孙瓒得赵云、刘备兄弟相助,与袁绍打成了平手,并接受了董卓的调停而撤兵。

初为小吏

此时朝廷想起来刘虞了,刘虞原来做过幽州刺史,而且深得人心,名声在这些外族中,特别

王允巧施美人计,使吕布凤仪亭杀董卓;曹操为报父仇兴兵战徐州。刘备向公孙瓒借赵云往救徐州。公孙瓒最后败亡于袁绍之手。

刘虞的祖父刘嘉曾任光禄勋,父亲刘舒曾任丹阳太守,刘虞经由过程举孝廉担负曹吏,因能推行职务而获升为郡吏,后因积累政绩迁为幽州刺史,刘虞任幽州刺史时期,在鲜卑、乌桓、夫余、濊貊等异族间有崇高威望,随时朝贡,不敢扰乱,庶民传唱歌谣赞扬刘虞的好事。后因私事被免官。

的好,肯定能安抚好这些少数民族,于是让刘虞去做幽州牧。

《三国演义》对公孙瓒的描写,基本靠谱。

公元184年,黄巾起义发作,黄巾军攻破冀州诸郡,朝廷录用刘虞为甘陵相,前往抚慰灾荒后的庶民,以朴实为上司模范,不久升为宗正。

刘虞到了幽州以后,广布恩泽,派遣使者到反叛的胡人中,晓以利害,劝降归附,并且悬赏

《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有提到:“年十五,母使行学,与同宗刘德然、辽西公孙瓒俱事故九江太守同郡卢植。”

停息兵变

张纯,张举的头颅,乌桓丘力居等人听说刘虞做了幽州牧,非常高兴,一个一个的络绎归降,

即,刘备十五岁时的的确确是曾与公孙瓒一同侍奉同郡人、曾经的九江太守卢植为师。

公元187年,前中山相张纯、前太山太守张举与乌桓大人连盟,发起兵变,打击到蓟下,销毁城郭,虏略庶民,杀护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军队抵达十余万,屯住在肥如。张举自称“天子”,张纯自称“弥天将军清闲王”,传书到各州郡,说要替代汉代。张纯又使乌桓峭王等五万人军队,进入青、冀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戕害吏民。次年,朝廷因为刘虞在北部地区的威望很高,再次录用他为幽州牧。刘虞抵达蓟城,精简了军队,普遍布施恩情,调派使者告峭王等人朝廷将宽大处置惩罚,能够免去他们犯下的罪恶,又赏格通缉张举、张纯二人。二人逃到塞外,其他的也都投诚或逃窜了。张纯被部下王政戕害,首领被送到刘虞处。汉灵帝派使者升刘虞为太尉,封容丘侯。

这中间公孙瓒嫉妒刘虞有功,截杀归降使者,使者得知情况后,从其他道路去拜见刘虞,可

又:“灵帝末,黄巾起,州郡各举义兵,先主……为贼所破,往奔中郎将公孙瓒,瓒表为别部司马,使与青州刺史田楷以拒冀州牧袁绍。数有战功,试守平原令,后领平原相。”

幽州本为穷州,须要青、冀两州补助官务开支,但事先因战乱交通拒却,没法调理款项。刘虞从开放上谷的市场与异族生意业务及开采渔阳的盐铁矿获得支出,令百余万青州、徐州人亡命至此,安身立命。

见刘虞得多得胡人之心,要是放到现在,直接任新疆西藏云贵川等省委书记,肯定能处理好什么这独那独的关系。

即刘备在与黄巾军作战中失利,在投奔同学公孙瓒时,得到了公孙瓒的慷慨相助,荐举为别部司马,后为平原令、平原相。

忠于汉室

胡人既然投降,刘虞于是罢兵,只留公孙瓒率领步骑万人屯在右北平,张纯见大势已去,于是抛弃妻子,逃入鲜卑,被其手下王政所杀,首级送到刘虞处,张举下落不明。刘虞也因为平定叛乱的功劳,被汉灵帝封为太尉,位列三公,襄贲侯。

又:“袁绍攻公孙瓒,先主与田楷东屯齐。曹公征徐州,徐州牧陶谦遣使告急于田楷,楷与先主俱救之。”

公元189年,董卓擅权,派使者授与刘虞大司马,进封襄贲侯。

此后刘虞从开放上谷的市场与外族交易及开采渔阳的盐铁矿取得收入,令百余万青州、徐州人流亡至此,安居乐业,大得人心,幽州大治。

即在曹操往攻陶谦时,刘备脱离了公孙瓒入援徐州。

(历史

东汉十三州

js2288 5

公元190年,董卓封刘虞为太傅,招他回朝任职,门路壅塞,录用竟不克不及够抵达。刘虞在幽州寻求宽政,疏导庶民耕田,开通上谷的胡市,生长渔阳的盐铁家当,庶民安泰并积累了很多食粮。青州、徐州的士族和庶民为隐匿黄巾之乱,来投靠刘虞的有一百余万,都被收容并支配事情。刘虞虽为三公级的高官,但天分兴趣勤俭,衣着陈旧的衣服,一顿饭都不吃一道以上的荤菜。远近底本风格奢靡的豪族,都被他作用而转变习尚。

3 拒绝称帝 忠于汉室

这里有一个问题:公孙瓒既与刘备是同学,那么他们的年纪相差应该不大,为何公孙瓒在《三国演义》的开篇已经是一方诸侯了,而刘备还是一条流浪狗?

起先,公孙瓒衔命征讨乌桓,受刘虞的节度。公孙瓒只注意本身的军队壮大,听任部曲扰乱庶民,而刘虞注意仁政,很关爱庶民,因而与公孙瓒之间逐步涌现了抵牾。

等到董卓专权,又加封刘虞为大司马,关东群讨伐董卓,董卓劫持皇帝西迁,又加封刘虞为太傅来笼络,只是因为战争,道路阻绝,诏命没有达到。

而且,我们查《后汉书·卷七十三·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也会惊奇发现,公孙瓒虽然“家世二千石”,但他“以母贱,遂为郡小吏”,因为是小妾生的,地位低贱,他在社会谋到的第一份职业,不过是郡县里的不入编的工作人员——“小吏”。

公元191年,冀州刺史韩馥、勃海太守袁绍和山东诸将协商,因为天子年幼且被董卓掌握,想立汉室宗亲的刘虞为新天子,刘虞坚定不愿;因而韩馥等人又请刘虞领尚书事,以便依照轨制对世人封官,刘虞再次谢绝。被劫至长安的汉献帝想要东归,事先刘虞的儿子刘和在天子身旁作侍中,因而天子派他偷偷地潜出武关,去找刘虞让他带兵来救。刘和门路南阳,被醉翁之意的袁术拘留,调派其余使者去找刘虞,说要一同派兵西进去接汉献帝。刘虞因而调派数千马队到袁术那,而袁术竟本身留下不予调派。

此时少帝被董卓劫持,关东群雄,尤其是袁绍和冀州牧韩馥商议,认为皇帝在董卓手里,大失人望,想另起炉灶,此时刘虞有声望,有名声,得人心,又是汉室宗亲,准备一起立刘虞为帝。

由此可见,公孙瓒能成为威震一方的枭雄,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很值得我们去探究一番。

起先,公孙瓒看出袁术耍诈,坚定阻止刘虞派兵,而刘虞不遵从,公孙瓒就偷偷派人劝袁术拘留刘和,并兼并刘虞派去的军队。刘虞得知后与公孙瓒间的仇怨就更深了。不久,刘和找机会从袁术那逃窜北上,效果又被袁绍拘留。事先,公孙瓒曾经频频被袁绍击败,还不断地打击。刘虞嫌公孙瓒过于穷兵黩武,怕他胜利后就欠好掌握了,因而不准他再次发兵,并稍稍减弱了他的权限。公孙瓒震怒,频频违背敕令,又最先侵占庶民。刘虞预备赏赏给游牧民族的物品,频频被公孙瓒争夺,刘虞不克不及阻止,因而上报朝廷诉说公孙瓒抢夺庶民的罪过,公孙瓒也上表密告刘虞做事晦气,两人相互指责,朝廷也有力处置惩罚。公孙瓒别修城池以预防刘虞。刘虞频频约请公孙瓒,他都称病不来,因而刘虞谋害征讨他。

于是派遣使者去跟刘虞商量,刘虞死活不愿意称帝,见称帝不肯,又让刘虞来领尚书事,以便按照汉家制度来封赏官员,刘虞还是不肯,众人无可奈何,只好作罢,刘虞虽然不肯称帝,但任然跟众人一起联合起来讨伐董卓。

不错,同卷书里也说公孙瓒“为人美姿貌,大音声,言事辩慧”,太守欣赏他的才干,将女儿下嫁给他,并安排他跟随涿郡卢植治学。

战胜被杀

这大概是三国史上最能名正言顺,最有机会的的称帝吧,可惜当事人不愿意。

但这只说明公孙瓒本身的材质不错,人既生得高大英俊,口才又好,又会来事,会讨人喜欢,并非他成功的关键。

公元193年,刘虞本身鸠合十万人打击公孙瓒。临行前,处置程绪劝止,被刘虞斩首。刘虞通知兵士:“不要多伤人,只杀公孙瓒一个就好了。”刘虞部下处置公孙纪,因为同姓而被公孙瓒优遇,趁夜跑到公孙瓒处密告刘虞的设计。事先,公孙瓒的部众都漫衍在里面,公孙瓒自发不敌,本想逃脱。效果刘虞的兵士不擅于作战,又珍惜庶民的衡宇,命令不准燃烧城池,一时间竟攻不下来。公孙瓒因而调集精锐懦夫数百人,顺风放火,顺势突袭。刘虞遂大北,向北逃至居庸县。公孙瓒追击,三日城陷,抓住了刘虞,仍让他作傀儡治理州中事件。正赶上朝廷派使者段训来增添刘虞的封邑,让他掌管北部地区六州的事件。公孙瓒借机拜为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幽、并、青、冀四州。公孙瓒还诬害刘虞之前与袁绍同谋要当天子,强迫使者段训将刘虞斩首,并送首领到京都,半路被刘虞的故吏尾敦劫走埋葬。刘虞在北部地区很得民气,他身后庶民都声泪俱下。

4  讨公孙瓒 兵败被杀

倒是后面跟着记述的一小段轶事耐人寻味:说公孙瓒的上司太守刘某(《太平御览•卷五百二十六》引《汉末英雄记》记该太过为“刘其”)因违反法纪,被发配交州日南,公孙瓒非常讲义气,他备下豚酒祭辞先人,嘴里念念有词,说:“昔为人子,今为人臣,当诣日南。日南多瘴气,恐或不还,便当长辞坟茔。”慷慨而起,大有荆轲易水悲歌之伤,观者莫不歔欷。

现在,刘虞以俭朴著称,帽子旧了也不换,打上补钉再戴。比及他遇害时,公孙瓒派兵搜他的家,却发明他的妻妾都衣着很高级的衣饰,事先人们因而疑心他的俭朴质量。

刘虞此人,治理地方,处理少数民族关系是把好手,深得人望,文治方面实在是没得说,治下幽州,放眼天下,也没几个能比的,但在军事上,实在是天差了,差的没边。

不过,刘太守在途中获赦,公孙瓒因祸得福,归来后因为这一美德被举孝廉,任为辽东属国长史。

身后之事

早在刘虞复回幽州之前,公孙瓒以辽西小吏出身,已经混到中郎将,讨伐二张的叛乱,刘虞复任幽州后,公孙瓒受刘虞节制,二人一文一武,配合倒也挺好,然而公孙瓒整饬军事,有点惊扰地方,又有异心,跟刘虞想要的地方安宁,仁政正好有所冲突,最主要的还是整饬军事得花钱,要人吧,刘虞就这些家底。二人开始出现矛盾。

不难看出,公孙瓒是凭借他的忠义德行,换来了官职的升迁。

刘虞身后,其旧部鲜于辅、齐周、鲜于银选举阎柔为乌桓司马与公孙瓒将邹丹战于潞河之北,斩杀邹丹等四千余人。乌桓峭王及后与刘虞子刘和合袁绍兵于公元195年,破公孙瓒于鲍丘,杀二万余人。

公孙瓒

而到辽东任职,公孙瓒犹如龙入大海,开始翻腾纵横。

刘虞汗青评价

原来,被李傕郭汜劫持在长安的汉献帝,想要东还,摆脱二贼,刘虞的儿子刘和此时在献帝身边做侍中,被献帝派去找刘虞,让他派兵接应。刘和经过袁术的地盘时,告诉了袁术此行的目的,没想到袁术别有用心,想要结援刘虞,因为刘虞在幽州,距离袁绍近,就扣留了刘和,另派人说要一起跟刘虞派兵西去迎接天子,让刘虞派兵前来,由刘和率领向西去。

辽东属于边地,屡遭鲜卑、乌桓侵扰。

魏攸:“今世界引领,以公为归。”

刘虞果然派遣了数千骑兵到袁术那里,但公孙瓒知道袁术有异志,不想让他派兵,刘虞不听,公孙瓒怕袁术埋怨他,于是也派遣了他弟弟公孙越率领千余骑兵到袁术那里,结好袁术,并且建议袁术扣留刘和,把刘虞派的骑兵据为己有。因此刘虞,公孙瓒仇隙更大了。

公孙瓒和他的老师卢植一样,是个狠人,手中的刀剑嗜血,而且饥渴难耐。

田畴:“汉室衰颓,人怀异心,唯刘公不失忠节。”

不久刘和逃脱北上返回幽州,不想又被袁绍扣留,此时公孙瓒正因为弟弟公孙越的死,在跟袁绍大战磐河大战,而且被麴义屡次击败,公孙瓒败后,仍然不甘心,退回蓟州,在蓟州大城旁边筑小城,跟刘虞相近,二人互相怨恨。

js2288 6

范晔:“襄贲励德,维城燕北。仁能洽下,忠以卫国。”

刘虞担心公孙瓒兵变,决定先下手为强,率兵攻袭公孙瓒,但却告诫士兵只要杀公孙瓒一人,不能妄杀,又被手下告密,刘虞本身不通军事,手下兵将没有战斗力,反而被公孙瓒手下人,虽然人少,却善于作战,拼死一搏,打的大败,刘虞败逃居庸,公孙瓒率兵攻下居庸,俘获刘虞,返回蓟州。

《后汉书·卷七十三·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记:辽东连接边寇,每闻有警,“瓒辄厉色愤怒,如赴仇敌,望尘奔逐,或继之以夜战”,异常凶悍。

皮日休:“刘虞不敢作天子,曹瞒篡乱今后始。”

此时董卓被诛杀,天子派遣使段训来增封刘虞封邑,都督六州,公孙瓒却借此机会污蔑刘虞想要称帝,胁迫段训斩首刘虞。并送首级到京都,半路被刘虞的故吏尾敦劫走安葬。刘虞在北方很得人心,他死后百姓都痛哭流涕。

就因为公孙瓒太猛,“虏识瓒声,惮其勇,莫敢抗犯”,都不敢与之对抗。

司马光:“虞以恩厚得众心,北州庶民流旧莫不怅然。”

白马义从

补充一下,公孙瓒出击,绝不是那种“弟兄们,给我上,给我狠狠地打”那种作风;而是 “兄弟们,跟我来”,一马当先,一往无前的勇猛气概。

陈普:“曲盖华旗起益荆,幽州臣节独清楚。汉家福气无周旦,天遣忠贤不习兵。疽溃中平甲子年,蒲蠃桑椹亦萧然。幽州别是仙人土,谷石人世三十钱。”

刘虞死后,其旧部鲜于辅、齐周、鲜于银推举阎柔为乌桓司马与公孙瓒将邹丹战于潞河之北,斩杀邹丹,袁绍又派刘虞子刘和,麴义与鲜于辅合兵,破公孙瓒于鲍丘,有白马义从也不行。

公孙瓒曾带领数十从骑出塞,与鲜卑数百骑不期而遇,公孙瓒对从骑说:“狭路相逢勇者胜,今不冲之,则死尽矣。”他本人“乃自持两刃矛,驰出冲贼,杀伤数十人,瓒亦亡其半,遂得免。”

郝经:“①刘虞独能饬身厉行,忠实恭俭,化行幽朔,夙夜忧勤,志存王室;至使董卓畏服,群策见推,却尊号而不受,奉章表以自通。振振哉!汉家贤长子,卫武公、东平宪王之俦也。”“②懿哉幽州,乃心帝室。奔命奉章,陨身碎璧。气躔箕尾,大津尚赤。”

刘虞在幽州深得人心,公孙瓒俘虏以后,也要假借皇帝诏命才敢杀害,死后首级被手下劫走安葬,百姓痛哭,部下起兵报仇,最后竟被封为都督六州人物,如此人物,三国也只次一号吧,可惜军事才能实在太差,又无大志,能做太平时候一州牧守,刚刚好,可惜生在乱世,如此不知兵,实在是没有办法长期立足,换做刘备,有如此局面,早驰骋天下了。

实在是太猛了!

柳从辰:“卓虽受诛,英雄并起,跨州连郡如刘虞、公孙瓒、陶谦、袁绍、刘表、刘焉、袁术、吕布者,皆尝雄视一时,其权利犹足改正帝室。”

最后用后人陈普的诗来结尾吧:“曲盖华旗起益荆,幽州臣节独分明。汉家福分无周旦,天遣忠贤不习兵。疽溃中平甲子年,蒲蠃桑椹亦萧然。幽州别是神仙土,谷石人间三十钱。”

公孙瓒乘白马,追亡逐北,吃过大亏的乌桓人奔走相告,纷纷劝诫、叮嘱同袍战友,说“当避白马长史”。

蔡东藩:“刘虞为汉室名裔,恩信夙孚,乃以计谋之未娴,谬思讨瓒,卒至身死家亡,为世界笑!盖以楚得臣之忿,兼宋襄公之愚,其不至为人禽戮者几希,戋戋小惠,不足道焉。”

公孙瓒“因虏所忌,简其白马数千匹,选骑射之士,号为‘白马义从’”,让乌桓人睹白马而心寒。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公孙瓒就这样以他的狠忍作风威震边疆,升为中郎将、封都亭侯,进驻属国。

按理说,依靠边功崛起的绝对属于实力派,但公孙瓒为什么败亡得这么快呢?

首先交待一下,公孙瓒虽然敢玩命,作战勇猛,但他的战绩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比如前文提到他带领数十从骑与鲜卑数百骑狭路相逢那次,《三国志卷八•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也有记载了,说他“自持矛,两头施刃,驰出刺胡,杀伤数十人”,但说到底,这不过是一场小规模的遭遇战,影响力极其有限,但后面却夸大其词,说“鲜卑惩艾,后不敢复入塞”,显然不可信。

事实也如此。

查《后汉书•卷八•孝灵帝纪•第八》,“鲜卑寇幽、并二州”事件其实在中平二年、中平三年都有出现,根本谈不上“鲜卑惩艾,后不敢复入塞”。

至于公孙瓒和他的“白马义从”和乌桓人作战,也不是前面说的那样,乌桓人全都望风而逃,望白马而退避,也不是“惮其勇,莫敢抗犯”,更不是“自此之后,遂远窜塞外”。

光和年间,渔阳人张纯引诱辽西乌桓首领丘力居等叛乱,攻占右北平郡、辽西郡属国的城市。中平五年,公孙瓒与张纯、丘力居等战于辽东属国石门,张纯等大败,逃入鲜卑境内。公孙瓒发兵追击,“反为丘力居等所围于辽西管子城,二百余日,粮尽食马,马尽煮弩楯”,可谓粮尽士溃,士卒死伤逾半。

历此惨败,《三国志卷八•魏书八•二公孙陶四张传第八》说出了其后实情:“丘力居等钞略青、徐、幽、冀,四州被其害,瓒不能御。”

公孙瓒虽然威震一方,但毕竟能力有限。

js2288 7

朝廷为了解除边患,派汉室宗亲刘虞前来任幽州牧。

为什么是刘虞任幽州牧呢?

一来刘虞为人有德义;二来过去又曾经担任过幽州刺史。朝廷认为,他“恩信流著,戎狄附之”,由他任幽州牧,以抚助剿,恩威并施,“可不劳觽而定”。

果然,刘虞任幽州牧后,便派遣使臣到乌桓晓以利害,丘力居等人便有了归附之意,不断派遣使者前来沟通归附之事。

公孙瓒让人恶心的一面出现了,他担心刘虞立功,“乃阴使人徼杀胡使”,暗中派人在途中暗杀这些使者。

尽管公孙瓒耍奸玩滑,还是阻挡不了乌桓人投奔刘虞的心,他们绕道而行,顺利与刘虞接上了头,并就和平方案进行了友好协商。

随后,又奉上了张纯的首级。

也就是说,刘虞的招抚行动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为此,刘虞以功拜太尉,封襄贲侯。不久,再迁大司马。

当然,公孙瓒也同样得到了封赏,为奋武将军,封蓟侯。

但公孙瓒不爽。

原本,在幽州应该是由他唱主角的,因为刘虞,他成了个配角,高兴不起来。

最最让他不能接受的是,关东义兵起,董卓劫帝西迁,袁绍和韩馥等人商议,说少帝受制于董贼,天下无所归心。而刘虞是汉宗室的知名人士,属万民瞻望,不妨共推刘虞为帝。

刘虞的政治觉悟很高,义正辞严地拒绝了袁绍和韩馥等人的推举。

但这还是引起了公孙瓒极大的不安。

刘虞有一个儿子,名叫刘和,在朝中担任侍中,他跟随汉献帝刘协一同被裹胁到了长安。汉献帝刘协渴望东归洛阳,让刘和乔装出逃,前往幽州请兵迎驾。刘和途经袁术的地盘,被虚情假意的袁术截住了。袁术和颜悦色地对他说,你暂且在我这儿歇息,修一封信我派人代传往幽州就行了。等你父亲发兵来了,我领兵与之会合,到时共入长安救驾。

刘和无奈,依言修书信发往幽州。

公孙瓒认为袁术心术不正,竭力阻止刘虞发兵。

刘虞却认为天子被劫、儿子被羁,于公于私,自己都应该发兵,“乃遣数千骑诣和”。

公孙瓒小人心态,害怕袁术会因此与自己结怨,赶紧派遣堂弟公孙越率领千骑抢在刘虞之前去和袁术结好,并“阴教术执和,夺其兵”,让公孙越暗中说服袁术,由袁术黑掉刘和,夺取刘虞的军队。

这么一来,公孙瓒和刘虞的梁子算是明确结下来了。

实际上,此前公孙瓒看刘虞不爽,而刘虞也很鄙视公孙瓒的。

《后汉书·卷七十三·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记:“瓒志埽灭乌桓,而刘虞欲以恩信招降,由是与虞相忤。”即两人对待乌桓的态度不见,产生了嫌隙。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

另一原因在于公孙瓒常常鱼肉百姓,而刘虞体恤百姓。

《后汉书·卷七十三·刘虞公孙瓒陶谦列传第六》的刘虞传记部分记:“初,诏令公孙瓒讨乌桓,受虞节度。瓒但务会徒众以自强大,而纵任部曲,颇侵扰百姓,而虞为政仁爱,念利民物,由是与瓒渐不相平。”

袁术这会儿看公孙瓒使坏,心中好笑,接受了他的建议,要黑掉刘和。哪料刘和见机得快,脱逃了。

劫后余生的刘和在逃亡中得到了袁绍的友好招待。

当时,袁术遣孙坚屯阳城(今河南省郑州市登封市东南告城镇)防御董卓;而袁绍正派周昂夺阳城,双方大打出手。

袁术很鬼,故意派前来会盟的公孙越加入战团,目的是拉公孙瓒下水。

公孙越傻乎乎中计,当枪手,在混战中“光荣牺牲”。

公孙越的堂兄公孙瓒也傻乎乎中计,拔剑而起,狂怒道:“余弟死,祸起于绍。”出军屯于磐河,准备对袁绍实施报复。

袁绍不敢两线作战,将一颗自己佩带的勃海太守印绶转授给公孙瓒的另一个堂弟公孙范,想与之结援,并以此交好公孙瓒。

但公孙范不接受离间,尽起勃海之兵助公孙瓒攻袁绍。

公孙瓒、公孙范兄弟合兵,气焰嚣张,进军驻界桥(故址在今河北威县境内)。

公孙瓒集团在这时达到了极盛阶段, “冀州诸城悉畔从瓒”,公孙瓒自己任命严纲为冀州牧,田楷为青州牧,单经为兖州牧,并配置了郡守县令,俨然一副幽、冀、青、兖四州主人的派头。

前文提到《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中“瓒表为别部司马,使与青州刺史田楷以拒冀州牧袁绍”便发生在这个时候。

所谓骄兵必败。

初平三年,袁绍屯军广川县,于界桥南二十里处大破公孙瓒,一直追杀到蓟县(今北京市大兴区西南)。

随后,袁绍部将崔巨业攻公孙瓒的故安不下,南归时,在巨马水反被公孙瓒军击败。公孙瓒想扩大战果,却又在龙凑被袁绍军击溃。

……

公孙瓒与袁绍你来我往打得这么热闹,表面看,是一件偶然事件引发:公孙瓒的堂弟公孙越死于二袁之间的混战中。

实际上,是公孙瓒想插手中原的纷争。

须知,袁绍和袁术互斗,袁绍、曹操、刘表结成同一阵营;而袁术、孙坚、陶谦又结一阵营,双方为了争夺地盘斗争不息,本来和远在幽州的公孙瓒的没什么关系,但公孙瓒有意染指中原,就找了个机会加入到了这场大混战中。

公孙瓒与袁绍的相争,旷日持久,彼此“粮食并尽,士卒疲困,互掠百姓,野无青草。”

一向鄙视公孙瓒的刘虞不能容忍公孙瓒的穷兵黩武,举兵前去进攻,可惜的是,“虞兵无部伍,不习战,又爱民屋,敕令勿烧。故瓒得放火,因以精锐冲突”,最终被公孙瓒击败,其本人被生擒。

初平三年四月,董卓被诛,汉献帝派使者段训前来加封刘虞,让他总督六州,并升公孙瓒为将军,封易侯。

公孙瓒恶人先告状,诬告刘虞有自称皇帝的非分作法,胁迫段训杀死刘虞。

js2288 8

很搞的是,公孙瓒为杀刘虞而不引起民愤,他故意在动刀之前向天祷告说:“若应为天子者,天当降雨救之。”当时为盛暑,已经很久不下雨了,这天当然也没下雨,于是公孙瓒脸不红、眼不眨,心安理得地处斩了刘虞。

公孙瓒也许对自己生母是小妾身份耿耿于怀,心理有些扭曲,《英雄记》中记:“衣冠子弟有材秀者,必抑使困在穷苦之地。”“所宠遇骄恣者,类多庸儿”,他对那些有才学的富家子弟,一定要打倒、踩死,结交的都是三流九教的阿猫阿狗,其中算命的刘纬台、布贩子李移子、商人乐何当,还成了他的结义兄弟。他不但杀害刘虞,还杀害州府,一时衣冠善士殆尽。

公孙瓒这些倒施逆行想不引起民愤是很不现实的。

刘虞被杀之日,“常山相孙瑾、掾张逸、张瓒等忠义愤发,相与就虞,骂瓒极口,然后同死。”

孙瑾、张逸、张瓒等人只是文弱之士,只能以自己的血为宣泄心中的不平。

刘虞的部将鲜于辅、齐周、骑都尉鲜于银等人,则共率州兵攻打公孙瓒,替刘虞报仇。

这些人后来又推举燕人阎柔为乌桓司马,从乌丸、鲜卑等地招募士兵,集结起胡、汉士兵数万人,与公孙瓒军在潞北交战(潞城在今北京市通州区东)。

可以说,公孙瓒杀刘虞已经起了公愤,成了一个“万人嫌”,离败亡不远了。

但是,公孙瓒丝毫感觉不到危险的到来,还自我感觉良好,《后汉书》记:“是岁,瓒破禽刘虞,尽有幽州之地,猛志益盛。”

因为民间有童谣言:“燕南垂,赵北际,中央不合大如砺,唯有此中可避世。”

公孙瓒就大兴土木,在易地筑京固守,“盛修营垒,楼观数十,临易河,通辽海”,里面“积谷三百万斛”,“斥去左右,男人七岁以上不得入易门。专侍姬妾,其文簿书记皆汲而上之。”

对于这种自掘坟墓的行为,公孙瓒不引为羞,反引为喜,他沾沾自喜地解释说:“至于今日,兵革方始,观此非我所决,不如休兵力耕,以救凶年。兵法百楼不攻。今吾诸营楼樐千里,积谷三百万斛,食此足以待天下之变。”

但是,他在大兴土木、“积谷三百万斛”、“专侍姬妾”的时候,“旱、蝗,谷贵,民相食”,天下汹汹,大难将起。

这种情况下,公孙瓒还“恃其才力,不恤百姓,记过忘善,睚眦必报,州里善士名在其右者,必以法害之”。

js2288 9

js2288,兴平二年,乌桓峭王率其部落及鲜卑骑兵七千余骑,随鲜于辅前往袁绍处迎接刘虞之子刘和,再会合袁绍部将麴义的精兵,合计十万人攻打公孙瓒,大败公孙瓒于鲍丘。

公孙瓒势蹙,逃回易京坚守困守。

公孙瓒一败,众叛亲离,他管辖下的代郡、广阳、上谷、右北平等地,“各杀瓒所置长吏,复与辅、和兵合。”

公孙瓒的脑子是有些问题的,之前,他有一别将被围,向他求援,他竟当着在场诸将笑言:“救一人,使后将恃救不力战;今不救此,后将当念在自勉。”拒绝赴援。

现在,等到他被困,等他向界桥别营发出求救,别营守将一来自守都困难,二来又想起公孙瓒当日不肯救人的话,都感到心寒,或降或逃,无一人理睬公孙瓒的呼救。

最终,公孙瓒困坐愁城,引火自焚,一代枭雄,就此殒命。

公孙瓒,勇猛作风是有的,政治头脑却很幼稚。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浪花淘尽英雄,三国人物刘虞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