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毛伯温的故事,明世宗和毛伯温的君臣塑料情

毛伯温出生江西吉水,是明代将领、官员。他于正德年间进士及第,历任大理寺丞、兵部尚书、太子宾客、太子少保等职,著有《东塘诗集》等作品;他曾征讨安南,不费一刀一剑平定安南,后又稳固边防,保边境安宁。之后,毛伯温被诬陷而发放边疆,不过他中途被赦免,回乡后不久就病逝了,后世追谥他为“襄懋”。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明朝弘治初年,毛伯温游历至广东省惠州府博罗县主簿丁震家,丁震对毛伯温一见深器,就收留了他,并供他读了三年书。毛伯温离开广东后还专门寻找过丁震,并给丁家赠送了匾额。 正德二年,毛伯温中举人。 正德三年,毛伯温考中进士,初任绍兴府推官。 正德六年,升任河南道监察御史,先后巡按福建、河南。任河南巡按期间,在湖南郴州汝城修建了绣衣坊,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专门旌表监察官员的牌坊。 嘉靖元年,宦官张锐、张忠等被判死刑,其同党萧敬、韦霦暗中想拖延行刑。毛伯温上书请求一并杀了萧敬、韦霦,宦官们因此才闭上了嘴巴。 仕途多舛 嘉靖初年,毛伯温升为大理寺丞,后又升为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后因李福达一案被重提,毛伯温因为在大理寺时误判重罪,被罢官归乡。 嘉靖十一年九月,毛伯温因为他人推荐而恢复旧职,朝廷令其巡抚山西,后又改为巡抚顺天,但他都没有上任。朝廷于是让毛伯温改为办理都察院的事务。 嘉靖十二年,毛伯温升任为左副都御史。在这个职务上,他又受到赵王府的族人朱祐椋的攻击,被解除官职听候考察。过后又被开除了职务。 出征安南 嘉靖十五年冬天,皇子朱载壡出生,明世宗打算向外国颁布诏书。礼部尚书夏言认为安南多年不来朝贡,不应当派遣使节,并进而请讨伐它。明世宗于是起用毛伯温为右都御史,让他和咸宁侯仇鸾整兵待命。毛伯温以父丧在身推辞,明世宗不答应。 嘉靖十六年五月,毛伯温到达北京,递上六条方略。恰好这时安南国王孙黎宁派遣陪臣郑惟僚等人来诉说莫登庸弑君篡权,请明朝兴兵替他们复仇。明世宗怀疑情况不真实,命令毛伯温暂缓出兵,传令两广、云南守臣调查以后报上来,同时让毛伯温协助办理都察院的事务。御史何维柏奏请让毛伯温守完丧,世宗不答应。毛伯温只好称病不出,一直到除丧服的祭祀过后才出来理事。同年冬天,毛伯温升任工部尚书。 嘉靖十七年春天,黔国公沐朝辅等拿莫登庸的降表献给朝廷,请求宽恕其罪,允许安南来朝贡。在此之前,云南巡抚汪文盛奏称,莫登庸听说朝廷将发兵前往讨伐他,派人偷偷来侦察我们。明世宗已传令要大臣按照以前的诏书出兵,汪文盛又采纳安南投降过来的武文渊的计策,上书说莫登庸可以拿下来的情况,一面又传檄要莫登庸向朝廷上表献地。此时,明世宗在大臣的意见下改命毛伯温担任兵部尚书兼右都御史,限期上任。后又因为明世宗的个人原因加上兵部尚书张瓒的无能,没有什么像样的计策,明世宗感到不高兴,责怪了张瓒一番,军队又停止出征了,毛伯温受命再次协助办理按察院的事务。 嘉靖十八年二月,明世宗住在承天,诏令毛伯温去总督宣府、大同、山西的军务。不久选用东宫官员,又给他加官,兼任太子宾客。大同所管辖的镇边、镇川、弘赐、镇河、镇虏五座城堡,距城二百多里远,是接近敌人营帐的最边远地带。自从巡抚张文锦因为修筑这些城堡导致兵变后,没有人敢再主张维修它们了。伯温说:“兵变所以发生,是因为张文锦用人不当,并不是他的建议有什么不对。”于是修复了这些城堡,招募三千士兵在这里防守,分给他们空闲的田地,永久地免除他们的田赋。边防依仗这一点很有威力。论功,毛伯温被晋升为太子少保。时,莫登庸害怕明朝讨伐他,几次上书请求投降。明世宗也想借此机会安抚他,就派侍郎黄绾去招安。黄绾过多地提出各种要求,明世宗一怒之下罢了黄绾的官。然后又下交群臣议论,大家都说应当讨伐安南。明世宗同意了,就在闰七月里命令毛伯温、仇鸾南征,文武三品以下官员不听命令的,允许他们按军法处治。伯温等到达广西后,召集总督张经,总兵官、安远侯柳珣,参政翁万达、张岳等商定,征调两广、福建、湖广狼土官兵共十二万五千多人,分置三处哨所,从凭祥、龙峒、思陵州挺进安南,再用两支奇军作为声援部队。又传令云南巡抚汪文盛率兵驻在莲花滩,也分兵三路进军安南。部署已定,碰上仇鸾因罪被召回,就让柳珣取代了他。 嘉靖十九年秋天,毛伯温等人进驻南宁,传檄安南臣民,告诉他们大明王朝要选择黎氏子孙继承祖宗的家国,只治莫登庸父子的罪,有带领郡县投降的,就拿这个郡县封赏他。又悬重赏缉拿莫登庸父子,同时传令登庸只要交上土地、人民的簿册并依此纳款,就照诏书中讲过的那些饶恕他的罪过。莫登庸非常害怕,派了使臣到万达那里求降,措辞很是可怜。万达把他们送到毛伯温那里。毛伯温奉命答应了,向他们传达了天子的恩德和威严,收取了安南国的地图、户籍,还有他们所归还的钦州四峒地区,暂且命令莫登庸的使臣回国听令。伯温把这些情况飞章上奏,明世宗极为高兴,发布诏书把安南国改名安南都统使司,让登庸当都统使,世代相承,在境内分设十三个宣抚司,由他自己安排。毛伯温接受讨伐安南的任务一年多时间里,没射过一支箭,安南就被平定,这是因为世宗本来就不打算动兵的缘故。事后论功,毛伯温被加官为太子太保。此战后,毛伯温将功劳很大的翁万达、张岳推荐给明世宗,二人遂得任用。 整饬边防 嘉靖二十一年正月,毛伯温班师回朝,仍旧办理都察院的职事。边关上几次传来警报,毛伯温请修建京师外城。明世宗已批示说可以,给事中刘养直说修庙的工程正在进展中,物力跟不上,世宗就传令暂停修筑外城。同年十月,兵部尚书张瓒去世,毛伯温就代理兵部的事务。张瓒为人迷恋权柄,不能尽职,在兵部当了八年尚书,军事设施全给荒废了。毛伯温召集朝臣们商议后奏上二十四条防边建议,军令为之一新。有言官建议核实新军、京军及内府力士、工匠名额,以便节约开支,充实国库储备。毛伯温于是递上关于应当裁减的冗滥人员的二十多条意见,举凡锦衣、腾骧等卫,御马、内官、尚膳等监,这些一向被宦官们占据的部门,都在裁减之列。明世宗称赞这个建议,命令立即照此清理。朝廷中多年来存在的这些弊端得到了很大改善,却得罪了朝廷之中的宦官。 嘉靖二十二年二月,明世宗南巡承天府,下诏让毛伯温总督宣、大、山西军务。不久,遴选宫僚,加兼太子宾客。毛伯温建议将大同管辖的镇边、镇川、弘赐、镇河、镇虏五五堡重新营建,募军三千防守,因此被加封为太子少保。 削籍病逝 嘉靖二十三年秋天,顺天巡抚朱方因为防秋结束请撤回临时派驻的客兵。不多久,北寇大举入侵,直逼京师近郊。明世宗大为震怒,一并逮捕了总督翟鹏,让他充了军,把朱方打死在大棍之下。御史舒汀说,朱方只是建议撤回蓟镇的客兵,主张把宣府、大同的客兵一起撤回的是毛伯温和职方郎韩最。明世宗于是把毛伯温削除官籍,把韩最打了八十大棍,发配到最边远的地方充军去了,途中被赦免归乡。 嘉靖二十四年,毛伯温因背上长出疽疮而死。毛伯温后人 妻子:谢氏,加赠为一品夫人。毛伯温的故事 毛伯温身为武将,饭量和酒量都是相当惊人的!他曾在宴会中与75个人,没人陪喝两大碗酒,通关下来就是150碗酒,他居然毫无醉意,不愧是“千杯不倒”。 嘉靖十九年,毛伯温奉命出征安南,当时明世宗亲斟御酒饯行,还为他写了一首《送毛伯温》:“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毛伯温也不负众望,以“揖让”之策,最终不费一刀一剑、一兵一卒就平定了安南,嘉靖皇帝盛赞他“往征南粤,克清万里之妖氛”,高兴的封他为特进尔阶光禄大夫,勋柱国锡,妻子谢氏则被封为一品夫人,父母、亲人都得到封赏。 毛伯温当年出征安南地区时,俞大猷曾毛遂自荐,并陈述自己的作战计划。毛伯温对此颇感惊奇,然而当时正在撤兵,这份战略没能用的上,俞大猷也没有被他任用。不过后来,毛伯温也任用俞大猷为汀州、漳州守备,总算发挥所长了。人物评价 《明史》:①伯温气宇沉毅,饮啖兼十人。临事决机,不动声色。②毛伯温能任翁万达、张岳,以成安南之功,不失为持重将。万达饬边备,整军实,其争复套,知彼知己,尤深识远虑云。 《四库全书》:伯温文格颇疏畅,诗非其长。 明神宗:往征南粤,克清万里之妖氛,晚遂优游,久闻沦谢,眷老成之在念,宜恤典之荐加。

“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张经(1492~1555年),字廷彝,号半洲,侯官县洪塘乡人。曾因其父袭蔡姓。及显贵后才复原姓。明正德十二年进士,任浙江嘉兴知县。嘉靖四年,入京任户部、吏部给事中。秉性刚直,不畏权贵,曾上疏劾罢纳贿的兵部尚书金献民、匿灾不报的河南巡抚潘埙,又请撤除锦衣卫及太监把持的东西两厂(专门侦察官民言行的特务机构)。 嘉靖十六年,由于徭役的频繁和汉官的勒索,以侯公丁为首的瑶族武装占据罗滩,攻城杀官。朝廷命张经任两广总督,张经用计诱侯公丁,乘胜分兵两路直趋罗滩,摧毁其根据地。又派兵向各路尾追,生擒和投降者甚众,升为兵部左侍郎。安南国相莫登庸弑主自立,又侵扰中国边境,朝廷决定出兵讨伐。派原宣大总督毛伯温来广西与张经会商兵略。张经等决定用招抚方法,一面以重兵压境,一面派使者张岳入安南晓喻利害,莫登庸终于谢罪撤兵。张经进右都御史。又平定思恩九土司,进兵部尚书,镇守如旧。后丁忧服阕,起南京户部尚书,改兵部。嘉靖三十三年,倭寇在中国东南沿海攻城占邑,大肆杀掠。朝廷以张经任浙直总督,便宜行事。张经初到任时,因诸将位高气骄,不受调遣,与倭寇作战屡次受挫。世宗以张经出师无功,降为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当时倭寇二万余人盘踞柘林川沙洼,徒众日增,张经每日选将练兵,准备等粮兵到齐,一举歼灭倭寇。翌年春,倭寇进犯乍浦、海宁,攻破崇德,转掠浙西,民众见张经按兵不动,责怪他纵容倭寇。世宗大怒,命张经限期进兵。此时,严嵩党羽兵部侍郎赵文华督师至浙,催战甚急,张经答以“贼狡且众,待永、保兵至夹攻,庶可万全”。赵向张经索贿白银二万两,张经不理。赵遂伙同浙江按察使胡宗宪疏劾张经“糜饷殃民,畏贼失机”。文华疏刚上,而永、保兵即至,张经率军攻倭,在石塘湾、王江泾获大胜,俘获倭寇五千。世宗接赵文华等疏,降旨逮捕张经至京。张经自述作战经过,世宗不理,将张经斩首。 隆庆初年(1567~1568年),张经孙懋爵上疏鸣冤,朝廷乃恢复张经官职,赐祭葬,谥“襄愍”,并予懋爵荫官。张经著有《半洲诗集》传世。福州人民为纪念张经抗倭功绩,将其寓宅所在处改称“半洲街”,又在洪塘山麓建祠纪念。张经墓在鼓楼区洪山镇洪塘芋坑山,墓前旧有“东南战功第一”石碑。 今存《半洲稿》四卷,《四库总目》行于世。

中文名:翁万达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别 名:字仁夫,号东涯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国 籍:中国

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民 族:汉族

这首诗,大大的有名。之前被选进清朝王相所修订的《千家诗》,之后又被民间曲艺选为定场诗。这首出于帝王之手的七律之所以能够被优秀的教育工作者和民间艺人同时看上,主要原因就是一个字“俗”,而且俗的干脆、俗的彻底——这种俗是那种武行者夜走蜈蚣岭时在月下看镔铁戒刀时的“名士风流”,而不是有些帝王诗词的“强做宁馨语”——我说的是乾隆帝。

出生地:明潮州府揭阳县

这首诗,和这首诗的影响力很不相称,因为诗中所描绘的“大将”、“麒麟”、“先生”——也就是毛伯温在历史上的知名度不过尔尔。若不是因为这首诗的加持,以毛伯温的一生经历,恐怕会被结结实实的埋在《明史》列传之中,除了历史学家之外,谁也不会再去提到他的名字。

主要成就:平安南乱、抗击蒙古俺答汗等

因为,作为一个历史人物,毛伯温的一生,实在是太平庸了。

代表作品:《翁万达集》《稽愆集》《东涯集》

图片 1

参考资料:《明史》《名山藏·卷七十七》《潮汕先贤翁万达备受大埔人尊崇》

雁翎刀,虽然威力强大,但重不过一斤三两,即使是女人也可以挥动,

翁万达–明朝中期名将

翁万达生于明孝宗弘治十一年农历六月二十八日(1498年7月17日,折算据《辞海》附录:中国历史纪年表.明纪年表,下涉及处折算皆同),为广东潮州府揭阳县鮀江里举登村(今属汕头市金平区鮀浦一带。据李宏新《1991:潮汕分市纪事》附录:潮汕地区的历史沿革)人。翁万达的出身,据《翁氏族谱》载:翁氏的始祖翁雄,为避战乱,在72岁时入潮汕,居于鮀江畔之举登村,创下初基,二年后去世。后四代单传,至翁万达之祖父翁可,才育有四子,翁万达父亲翁玉排行第三。翁家至翁万达出生,早已家道中落。翁万达5岁丧母,从小就过著清贫艰辛的生活,但一直勤于诗书。至嘉靖五年得中丙戌科进士,时年28岁。一朝成名后,翁万达开始了26年的从军从政仕途生涯,其中,戎马生涯就达16年之久。

翁万达的仕途生涯,可分为四个阶段:

从28岁到34岁为户部属吏时期

翁万达中进土后不久,即授户部广西司主事,此后历任广西司员外郎、山东司郎中。在此期间,他查勘悬案,诅抑权贵,督税课兑,陈盐政利弊,赈畿辅饥民,精明练达。诸如豪强侵夺官地商税,阻挠漕运河道等等,都逃不出他的严正惩处。虽因此备受诽谤,他依然“略不为动”,秉公执法,诸豪强“毋敢挠其令”,因此“以廉法著称”

从35岁到43岁为梧守、征南副使、参政时期

嘉靖十三年 ,35岁的翁万达出任梧州知府。梧州是汉族与少数民族杂处的地方,边防要地,师旅众多,翁万达治理梧州4年,声绩大著,被誉为“治行第一”。期间,镇守两广的咸宁侯仇鸾,纵悍卒横行,翁万达不惮权贵,拘缚其为首分子十余人投之于狱。翁万达治梧声名远播,受兵部尚书毛伯温极力荐举,任命为广西副使。嘉靖十七年 ,安南国莫登庸父子篡位称制,勾结广西土官反叛朝廷,明世宗朱厚熜命两广总兵仇鸾、兵部尚书毛伯温率部征安南。征南号令传出后,兵部、礼部意见不一,翁万达提出以“重兵威慑,抚剿兼施,迫其乞降”的策略,被毛伯温和两广总督张经接受,转呈中央,成为朝廷的国策。翁万达遂被推荐为征南副使,成为征南大本营决策层中的智囊以及广西一路前线的指挥官。在征南一役中,翁万达先平定与莫登庸互为呼应的少数民族上层的叛乱,并实行策反,兵不刃血迫使莫登庸乞降。两广总督张经大称之:“翁君神算也。”班师论功,翁万达功居第一,毛伯温上奏,朱厚熜大喜,于嘉靖二十年擢升其任四川按察使。次年,先后转任陜西左、右布政使。

从44岁至51岁为川、陜巡抚,宣、大总督,人掌本兵时期

由于安南一役受知于朱厚熜,翁万达开始步步荣升,由四川按察使、陜西布政使,一跃而为右副都御史(明设都察院,专司察劾,副都御史和佥都御史、监察御史均为副职),巡抚陜西,不久又被擢升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宣、大、偏、保军务,即三边总督。最后还被任命为兵部尚书。这中间,还曾半载两迁。由于练达夷情,深谙边务。翁万达率领明军赢得了多次胜利,包括:铁裹门鏖兵、鹁鸽峪血战、阳和退顽敌、曹家庄大捷等。同时,翁万达嫉奸锄暴。宣府总兵部永、副总兵姜爽与豪宗恶少盘居城中,多方盘剥致万军茹苦。翁万达上书弹劾,直至罢其官,撤其职。大同和川王府奉国将军充灼等通敌谋反,约为内应。翁万达发觉后,一面秘密地按名捕获反者,一面发兵埋伏于各关隘,迎击如约进犯的敌兵,终大获全胜。翁万达督边六载,主要对手是蒙古鞑靼部的俺答汗。其时,俺答虽“势方张,控弦数十万”,但总不敢大规模进犯。边关一度出现了升平景象。

从52岁至55岁为丁忧、起复、罢官时期

曹家庄大捷后,朱厚熜授予翁万达兵部尚书之职。不久,又召其回京“入掌本兵”,主持兵部大事。嘉靖二十八年翁万达的父亲去世,他遂于年底南归奔丧。按明制,大臣遇丧事,可守丧三年,称“终制”或“终丧”。俺答汗得知翁万达离开边关,即兴兵犯境。在他归乡后,大同失守。朱厚熜不顾“终制”,急诏翁万达返抵边关,掌其督抚重任。翁万达因丧期未满,又加之背疽发作,所以匆忙修书,派义子翁从云携带《乞恩陈情终制疏》上京,请求“待三年服阕而后起用”。翁从云至河间府地界遇盗,失落表疏;尚未抵京,而俺答已从古北口“溃墙南下,直薄都城”。朱厚熜又连下两道金牌,催促翁万达起程。翁万达命侄翁思远带《题知起程疏》先行赴京。由于翁万达家处“岭海极南之地,去京万里,虽间道兼程,犹必历四十一日”才抵京到鸿胪寺报到。当朱厚熜在急等翁万达抵京时,权贵严嵩上疏,谓翁万达“盘桓久顿,未知至日”,“谋武盈朝,何必翁某,”仇鸾则更是“衔宿怨,谗言构于帝”,结果翁万达被降职派往边关,经略紫荆诸关。越年,翁万达因背疽发作,故乘“京察”,呈上《再辞免重任恳乞陈情疏》,终引起朱厚熜的反感,遂免其职,接着又以翁万达的《谢疏》有讹字为由,将其“削籍为民”。于是,翁万达“冒暑买车,微服就道,人亦不知其曾为尚书”。

嘉靖三十一年,55岁的翁万达约同友人抵闽游武夷山,途经三河,被当地山川形胜所吸引,顺便为自己选择了墓地。在福建清流县途中,背疽疾发,急忙回归,至上杭县,于十一月十三日(1552年11月28日)卒于舟中。此前,朱厚熜又感到防边重任非万达莫属,于是年十月十三日(1552年10月30日)颁诏,曾第三次起复其为兵部尚书,但为时已晚。翁万达卒后二日遗体运抵家乡,又四日诏命才临门。《明史》说其“未闻命而先卒”,即指此。死后葬于大埔三河镇。隆庆(1567年-1572年)年间,明穆宗追赠太子少保,谥号“襄敏”。

毛伯温,字汝厉,浙江吉水人。顺便说一句,嘉靖一朝似乎特别和江西人有缘分除了毛伯温,赫赫有名的严嵩、夏言也都是江西人。毛伯温的家世很普通,祖父做过太守,父亲以处士终身。少年时代的毛伯温似乎有过一段很拮据的时期,一度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甚至在十几岁时还一个人流浪到了广东惠州府博罗县,当地的芝麻官县主簿丁震,对这位少年“一见深器”,于是就收留了毛伯温整整三年。毛伯温为何会流浪到广东已经无法考证。但是毛伯温从此以后就交了人生的第一步好运——正德二年中举人;次年释褐,中进士,任绍兴推官。此后便是普通的文官仕途,起起落落。

但是要注意的是,嘉靖前期的“大礼议”,也就是一场关于明世宗的继位是否具有正统性的政治斗争,毛伯温似乎并没有参与其中。这究竟是毛伯温在政治上的敏感使他刻意的避开了这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抑或是毛伯温的水平太一般,根本参与不了,所以因祸得福,这也无法考证。不过,亚马逊河一只蝴蝶扑闪的翅膀也能引来太平洋西岸的一场飓风。到了嘉靖十五年,在明世宗正在为塑造自己权力来源的正统形象做收尾工作时,属国安南则正在经历一场异姓革命的政权更迭。这场远在万里之外的“革命”意外的成就了毛伯温人生的辉煌时刻。

这一年紫禁城内,明世宗的次子庄敬太子降世,按规矩应该通知属国。但时任礼部尚书夏言认为南方的属国安南在二十年间一直属于无政府状态——之前的两位国君在继位过程中都不符合程序正义——“黎譓、黎懬均非黎晭应立子嫡”,而那位新出现的安南国君莫登庸的合法性更是可疑。明世宗、夏言以及兵部尚书张瓒等经过调查之后皆认定安南新主莫登庸属于“逆臣篡主夺国”。于是朝廷下令两广、云南的守土官“整兵积饷,以俟师期”。

就这样,托莫登庸的“福”,毛伯温被钦点为都察院右都御史 ,协助咸宁侯仇鸾练兵以备征讨。但是,这个仇鸾不是善茬,是嘉靖朝有名的恶棍。可能是不愿意和仇鸾打交道吧,毛伯温一直以父丧为由推辞不就。但明世宗为人精明强硬,可不是一个找借口就能搪塞过去的。于是毛伯温被强行“夺情起复”也就是被要求在居丧期间内工作,胳膊拗不过大腿的毛伯温之好复京就任。

不久,安南后黎庄宗遣使来京指控莫登庸欺天弑君,请求大明朝廷出兵讨伐,以正纲纪。但鉴于此时安南大乱,政出多门,这位自称“世孙”的黎庄宗所言是否属实也有待考察。所以明世宗一方面令南粤守土官员及黔国公查明实情,一方面暂时解散讨伐大军,按兵不动。而毛伯温则迁任工部尚书,负责天寿山永陵的营造工作。

图片 2

大帽直身是明朝高等官员的戎装。

自己爸爸去世了不能在家守孝,被“夺情起复”,到了京城后却糊里糊涂的去给还在壮年的皇帝修陵寝,这种事听起来就十分尴尬。但好在毛伯温毕竟是位循良之臣,一声不吭的在工部的的位子上干了几个月,并在此期间推广了一种设计出一种八轮马车来运输工程上需要的巨石,以减少修建陵寝的花费。

与此同时,对安南的战事也进入了卡夫卡式的怪圈——这是所有帝国在后期所必然经历的一种低效状态。

一方面,篡位的莫登庸不仅得到了云南巡抚汪文盛、黔国公沐朝辅等南疆守臣的谅解,还遣使来京请求归顺。一部分朝中的公卿认为莫登庸已承认其罪行并递交降表,故无需再对其进行征讨。另一方面兵部诸臣则支持黎庄宗,继续要求出兵安南,严惩弑主谋逆的莫氏君臣一伙儿。

最后,明世宗搞了一个折衷方案,以求在兵部有司和粤滇守臣之间取个平衡——下旨征讨安南,但又说明此次征讨,要尽量做到“不战屈人之兵”,也就是避免战争。毛伯温被任命为兵部尚书,同仇鸾一起统兵南征。但是无论是兵部有司还是滇越守臣,都对明世宗这种“和稀泥”的方式都十分不满,于是就又吵了起来……南征问题被再次搁置。因此毛伯温又被暂时派到了山西去总督三边军务,以防御蒙古入侵。在此期间毛伯温发挥了在工部任职时积攒的经验,于大同辖区内修建了五座城堡。

就在毛伯温看地图、画图纸、监督工程时,远在天涯海角之外的莫登庸对大明朝廷吐槽了一句:

“中国土官,比比弑逆,数十年无能正法者,而独虑及我,何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明世宗对此产生了一些想法——这姓莫的蛮夷是不是在指桑骂槐?因为明世宗是外藩继位,在继位之后的很多操作上都给人以“篡位”者的感觉。所以在漫长的嘉靖一朝,统治者的“正统”与否,始终是个很敏感、很现实的话题。

嘉靖十八年闰七月,明世宗下诏,令“命鸾挂征夷副将军印,给伯温参赞军务关防,奉敕南征”。但同时也强调:“如其束身待命,果无他心,则星夜檄闻朝廷待以不死。”折腾来折腾去的讨伐安南之役终于成行。而在大军开拔之前,明世宗为毛伯温挥笔写下了这一首大俗大雅的名诗。但无论是明世宗还是毛伯温都不会预料到,若干年后,大明朝对安南莫氏的征伐会成为黯淡的往事,而这一首在当时并不算佳篇的七律却会在市井之间广泛传颂。

大明朝的讨伐军来势汹汹,以后黎朝君臣为代表的反对势力也不断壮大,莫登庸最终选择接受大明朝的提出的条件——做出屈辱性的臣服姿态,宣布无条件投降。嘉靖十九年十一月,在国内强似战狼的安南太祖上皇莫登庸于广西镇南关内囚首徒跣,向大明守土长吏跪进降表。于是朝廷下旨:

“降安南国为都统使司,贬莫氏父子为都统使,仍三岁一贡”。

就这样,毛伯温代表朝廷“不发一矢”的解决了安南问题,既避免了卷入安南无休止的内乱,又将安南重新纳入朝贡体系。因南征有功,加封太子太保的毛伯温在观察了安南一年之后便班师回朝。 嘉靖二十一年正月初八,明世宗在午门为毛伯温接风庆功,做到了“朕与将军解战袍”的许诺。

图片 3

凯旋而归的文武重臣。

第二年毛伯温由都察院亚相之职再迁兵部尚书。新官上任三把火的毛伯温开始大规模改革军务,尤其是在砍掉冗将冗兵这个问题上几乎不遗余力,他做主将临时驻守在北部边疆防御蒙古俺达汗的客兵全部撤回。这导致了十几天后北方的俺达汗入关劫掠,而京畿地区因为军力不足,入寇的强敌几乎如入无人之境……明世宗大怒,遂以误国之罪将毛伯温斥责、罢官、削籍,之后毛伯温就无声无息的终老于家中。

隆庆元年,穆宗即位,以毛伯温为朝廷所做贡献对其予以褒奖。天启初年,复追谥 “襄懋”。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毛伯温的故事,明世宗和毛伯温的君臣塑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