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荷马不是一个人在歌唱,荷马史诗_荷马简介_荷马

中文名:荷马

图片 1 荷马,古希腊盲诗人。公元前873年生。相传前11世纪的特洛伊战争,及有关海上冒险故事的古希腊长篇叙事代表作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即是他根据民间流传的短歌综合编写而成。 历史上究竟有无荷马这个人?这两部史诗真是他写的吗?这些问题在西方学术界争论已久。早在古希腊时代,着名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修昔底德,哲学家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都肯定荷马是两部史诗的作者,直到18世纪初,欧洲人仍然认为荷马是历史上确实存在过的一位远古的伟大诗人。 关于荷马这个名字,西方学者们也有过不少考证:有人说这个字是人质的意思,就是说荷马大概本是俘虏出身;也有人说这个名字含有组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说荷马这个名字是附会出来的,因为史诗原来是许多散篇传说组合而成。实际上这些都是猜测。古代传说又说荷马是个盲乐师,这倒是颇为可能的。古代的职业乐师往往是盲人,荷马也许就是这样一位专业艺人。 在以下关于对荷马时期的介绍中,可以得出结论,荷马有可能存在。荷马时期是指公元前12世纪到公元前8世纪,荷马时期是根据荷马史诗的作者名字来命名的,也就是氏族社会末期。荷马时期为希腊神话的形成期,也是造型艺术的萌芽期。荷马时期最早的造型艺术作品是几何风格的陶瓶,造型简朴,大小不一,多用于敬神和陪葬。即使是雕刻作品,也多为几何形的,没有细节刻画。因此,这一时期又被称为几何风格时期。这时,希腊半岛的人民继承和发展了原始人积累的习俗,及对世界的想象,他们的文化远不及深受古埃及,和两河流域影响的海岛上的爱琴文化成熟。盲人诗人荷马把几百年以至上千年来,广泛流传的民间传说、歌谣、关于对天地起源、历史未来、人生向往等神话,整理出两部不朽的文艺作品,也就是这两部作品,为后来希腊美术的发展方向奠定了基调,成了希腊美术取之不尽的素材和源泉。 因为英雄史诗,都是以一定的历史事实为基础的。《荷马史诗》就向我们展示了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9世纪时希腊人的社会状况、以及希腊人从氏族公社进入奴隶制社会的过渡形态。从《荷马史诗》中,我们可以看到:古希腊在从氏族公社向国家转变的过程中,没有受到任何来自外部和内部的暴力干扰;古希腊的国家组织纯粹是通过私有财产的产生和阶级分化、直接从氏族公社中产生出来的。 另一方面,英雄史诗中的内容描写,都充满了神话传奇色彩。《荷马史诗》中的英雄,不是具有神的血统,就是具有神所赋予的力量,他们在历史发展的紧要关头,往往就能够决定历史的变化方向。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英雄史诗所宣扬的是一种英雄史观。只不过英雄史诗中,表现出来的英雄史观与后来西方社会中的英雄史观是不同质的。 在18世纪初年,法国僧正多比雍与维柯则率先发难。他们认为,此前人们一直笃信不疑的荷马并不存在,他只不过是希腊各族说唱艺人的总代表,而不是一个人,两部史诗前后相隔数百年,不可能是一人一时之作。这一新的观点,可谓石破天惊,迅速在西方学术界引起轰动,荷马问题骤起。 1795年,德国学者沃尔夫,沿着这一思路对史诗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从而断言,史诗的每一部分都曾作为独立的诗歌由歌手们演唱,后经多次整理加工,它才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后来,沃尔夫的同胞拉赫曼,更为明确地阐述了他的观点,从而形成了短歌说。 与之相对立的是,以德国学者尼奇为代表的统一说。此说实质上是对,有关荷马的传统看法的复活。他认为,荷马确有其人,他生活的年代当不晚于公元前九世纪。他认为荷马运用古代民间诗歌的材料,并重新作了加工、整理,使之形成一个完整的艺术结构。 荷马的生平现在已无从考证,但是关于荷马的时代异说颇多。古代曾有一篇《荷马传》流传下来,那是纪元前后的人根据传说杜撰的,不能当作可靠的史料。 关于荷马的出生地,说法也不一致;有十几处地方,古代都说是他的出生地。有人说他是雅典一带的人,有人说是希腊北部,有人说是在希腊东部靠近小亚细亚一带;这些说法以东方说较为普遍,也较为可信。多数古代记载说他是希俄斯岛人,或生在小亚细亚的斯弥尔纳,这两处都在爱琴海东边。

编者按:《奥德修纪》又作《奥德赛》,是古希腊诗人荷马所作的长篇史诗,讲述了希腊英雄的奥德修斯长达十年的战后返乡之旅,及其一路上的海上冒险经历。《奥德修纪》创作于2700多年前,是西方最古老的文学作品之一,更被认为是几千年来的文化巅峰,长期以来影响着西方的历史、文化、宗教和伦理观念,成为后来众多文学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杨宪益的译本于1979年面世,采用了突破性的散文体译法,首先完美保留了原诗的故事性,其次破除诗歌模式对还原语言音乐性和节奏感的限制,兼顾了流畅阅读与忠实原文,在中文世界独树一帜。本文为序言,杨宪益阐述了史诗的创作观。

图片 2  从歌仙刘三姐说起

外文名:Ὅμηρος/Homer

图片 3

  许多前代乃至当代学者都认为刘三姐(或称刘三妹)是壮族歌圩的创始人。《广东新语》称其为广东新兴县女子,广西《浔州府志》则称其为浔州府人,吴淇《粤风继九》甚至明确记载其为唐代神龙年间始作歌者,许多地方还存有祭祀刘三姐的庙宇。两广地区大凡山歌盛行的地方,都流传着大量的刘三姐传说,许多著名山歌的曲调,据说也是刘三姐发明的。

国 籍:古希腊

  但是,钟敬文先生在《刘三姐传说试论》中指出:恰恰相反,刘三姐乃歌圩风俗之女儿。也就是说,人们先有了歌唱的需要,然后才有了歌圩的风俗,后人为了解释这一风俗的形成,就虚构了一个歌仙刘三姐,并且试图借助刘三姐的仙望,奠定这一风俗的文化地位。这种现象在中国的行业神崇拜中极其普遍。

出生日期:约前9世纪

图 视觉中国

  刘三姐到底是真实的人还是虚拟的神?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中国南方的许多历史学者和民俗学者。

逝世日期:前8世纪

相传为荷马所作的两部史诗《伊利昂纪》和《奥德修纪》(旧译常作《伊利亚特》和《奥德赛》)是古代西方文化中最著名的述事长诗。这两部史诗每篇都长达万行以上;《伊利昂纪》有一万五千六百九十三行,《奥德修纪》有一万二千一百一十行,这两部史诗大约是公元前九、十世纪前后开始形成的;从公元前七、八世纪起,就已经有许多希腊诗人摹仿它,公认它是文学的楷范;两千多年来,西方人一直认为它是古代最伟大的史诗;马克思也给与了极高的评价,说它“就某方面说还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

  一个同样的问题一样困扰着西方的古典学家们。伟大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作者荷马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史诗诗人吗?他在什么时代、如何创作出了这些伟大的史诗作品?

职 业:诗人

展开剩余92%

  哈佛大学著名古典学教授、前美国语文学会主席纳吉的《荷马诸问题》试图回答的,正是这一系列困扰了希腊文学上千年的难题。

主要成就:西方文学的始祖

我们所处的时代是比荷马时代在人类历史上高得多的阶段;社会主义时代的人的精神世界当然比荷马时代人的精神世界要丰富得多,深广得多;在这种意义上,我们今天的文学艺术,总的来说,无论在思想内容上或是在艺术技巧上,比起荷马时代的作品当然应该是高明得多。但是马克思也指出,像荷马史诗那样的伟大古典作品,即使在今天也“仍然能够给我们以艺术享受,而且就某方面说还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这是因为荷马史诗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登峰造极的艺术作品,它的内容和技巧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尤其从艺术方面来说,虽然当时人所掌握的艺术手法和技巧没有我们今天那样丰富,但是一位古代有才能的作家完全可能利用有限的技巧,比较深刻而真实地反映当时现实,创造出震撼人心的作品,使得后世作家感到望尘莫及,所以它能有“永久的魅力”;同时,由于它的时代已经是永不复返了,我们今天看荷马史诗,也可以感到有如一个大人看到小孩的天真时那样的喜悦。很明显,我们今天从荷马史诗里也还是可以汲取许多有益的东西,来“努力在一个更高的阶梯上”创造更伟大的,无愧于我们时代的作品的。

  荷马是史诗歌手的通称

代表作品:《荷马史诗》—分别为《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两部分

世界上许多古老民族都有过长篇的史诗。我们通常所谓史诗,是指一个民族在它的幼年阶段,即从野蛮进入文明阶段,用诗歌体裁所记录下来的古代神话传说的长篇创作;有些古老民族的史诗是在早期奴隶社会阶段开始形成的;荷马的史诗就是这样;也有些民族形成较晚,日耳曼民族的《尼泊龙之歌》,法兰西民族的《罗兰之歌》,英国的《裴欧沃夫》等就是这样。这些都是著名的欧洲古代史诗作品。在亚洲,古代著名的史诗作品也很多;印度的《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就是很重要的史诗。印度的两部史诗开始形成很早,可以同荷马的两部史诗产生情况相比,但是被写成定稿却是在较晚时代。此外,世界各个民族还有不少民间流传的长篇叙事诗;这些严格说起来,不能算是史诗,因为它们的内容不是叙述古代的英雄事迹,只是人世间一些悲欢离合的传奇故事;史诗一般都是以古代神话传说和部族所崇拜的英雄事迹为题材的。

  在《伊利亚特》和《奥德赛》被文字书写之前,这些英雄史诗都是由一些吟唱艺人口头演述的,纳吉称之为口头传统。早期的英雄史诗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有一个完整的结构或次序,而是由一些杂乱的、与某一共同事件相关的系列故事所组成的,它们大多是以吟唱的形式表达人们对英雄或者祖先(更多的时候,英雄与祖先二位一体)的赞颂。每一位吟唱艺人口中都有属于他自己喜爱的英雄故事,不同艺人之间的英雄故事都是各自独立的。也就是说,史诗是从英雄赞颂诗进化而来的。纳吉认为,荷马史诗的传播至少经历了五个阶段,才逐渐成形。

荷马–西方文学的始祖

到底历史上究竟有无荷马这个人?这两部史诗真是他写的吗?这些问题在西方学术界争论已久。早在古希腊时代,著名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修昔底德,哲学家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都肯定荷马是两部史诗的作者,直到18世纪初,欧洲人仍然认为荷马是历史上确实存在过的一位远古的伟大诗人。

在18世纪初年,法国僧正多比雍与维柯则率先发难。他们认为,此前人们一直笃信不疑的荷马并不存在,他只不过是希腊各族说唱艺人的总代表,而不是一个人,两部史诗前后相隔数百年,不可能是一人一时之作。这一新的观点,可谓石破天惊,迅速在西方学术界引起轰动,“荷马问题”骤起。

1795年,德国学者沃尔夫沿着这一思路对史诗进行了细致的研究,从而断言,史诗的每一部分都曾作为独立的诗歌由歌手们演唱,后经多次整理加工,它才成为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后来,沃尔夫的同胞拉赫曼更为明确地阐述了他的观点,从而形成了“短歌说”。

与之相对立的是以德国学者尼奇为代表的“统一说”。此说实质上是对有关荷马的传统看法的复活。他认为,荷马确有其人,他生活的年代当不晚于公元前九世纪。他认为荷马运用古代民间诗歌的材料,并重新作了加工、整理,使之形成一个完整的艺术结构。

古代曾有一篇《荷马传》流传下来,那是纪元前后的人根据传说杜撰的,不能当作可靠的史料。最早关于荷马的记载,见于残存的公元前 6世纪克塞诺芬尼的讽刺诗,但是根据希腊地方志家鲍萨尼阿斯的记载,在公元前 7世纪初的诗人卡利诺斯的诗篇里已经有关于荷马的记载,所以荷马这个名字早在公元前8、7世纪已经为人所共知。希腊历史家泰奥彭波斯说荷马生于公元前 686年,这个年份似乎晚了一点。另一个古代传说是荷马生于公元前1159年,就是说公元前12世纪中叶,这个说法似乎又太早了一点。古代可能有过这一位诗人,其年代大概在公元前10世纪到公元前9、8世纪。西方学者根据史诗的语言和它的内容描写,一般认为他可能生在公元前9、8世纪之间。

关于荷马的出生地,说法也不一致;有十几处地方,古代都说是他的出生地。有人说他是雅典一带的人,有人说是希腊北部,有人说是在希腊东部靠近小亚细亚一带;这些说法以东方说较为普遍,也较为可信。多数古代记载说他是希俄斯岛人,或生在小亚细亚的斯弥尔纳,这两处都在爱琴海东边。

关于荷马这个名字,西方学者们也有过不少考证:有人说这个字是"人质"的意思,就是说荷马大概本是俘虏出身;也有人说这个名字含有"组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说荷马这个名字是附会出来的, 因为史诗原来是许多散篇传说组合而成。实际上这些都是猜测。古代传说又说荷马是个盲乐师,这倒是颇为可能的。古代的职业乐师往往是盲人,荷马也许就是这样一位专业艺人。

每个民族在它的幼年时代都有不少瑰丽动人的神话传说;在原始部落时代,由于人们还不能认识和控制自然,他们必然要对不可理解的自然现象作种种想象的解释,这样就产生了神话;这些神话传说最初总是零星杂乱的;我们古代就有过许多瑰丽多彩的神话故事,如巨人夸父追赶太阳,共工触不周山,女娲补天,大禹治水,精卫填海,愚公移山,等等,但是可惜在古代典籍里,这些故事只有极简略的记录,半隐半现,若存若亡,因此我们只能在想象中追求那些没有得到充分发展或没有被记录下来的丰富内容。

  早期的英雄史诗大约萌芽于公元前两千纪,从那时直到公元前8世纪中期,几乎不可能存在一部作为书面范本的整体史诗。

在我国的汉族文学里,如《诗经》的雅颂部分,虽然也有一些根据神话传说写成的叙事诗,歌颂古代英雄的事迹,但那些只是短篇创作,不是长篇巨制,不能算作史诗;我国少数民族中倒有一些长篇的史诗作品,可惜还没有经过加工整理。总之,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根据古代神话传说写成的长篇史诗;这些史诗一般都是把古代神话传说加以整理制成的;不少原来都是口头文学,后来才被记录下来的,所以它们还保存着许多原始人的想象,带着一种“儿童的天真”气息。还有一些后世著名诗人也仿效古代史诗体裁写成歌颂英雄事迹的长诗,如罗马诗人维吉尔的《埃尼阿纪》,英国诗人密尔顿的《失乐园》,葡萄牙诗人加慕恩的《卢西阿纪》,等等;这些我们可以叫作“拟史诗”;虽然这些作品也利用了古代神话传说,但读起来总有一些人为的痕迹,缺少那种古代社会的真实感。荷马史诗一方面是在民间的口头文学基础上形成的,它的原始材料是许多世纪里累积起来的神话传说和英雄故事,保存了远古文化的真实气氛,有一种蓬勃的朝气,一种孩子式的天真;另一方面,它又是在远古地中海东部早期奴隶社会的高度文明的基础上产生的;从它开始用文字流传下来之后,曾经过许多世纪的加工润色,才成为现在的定本;这与西欧和北欧的一些史诗作品产生于文化不大发达的前期封建社会,文字比较简陋的情况又不同;希腊史诗的这种特殊优越条件是与古代爱琴海文明以及雅典和亚历山大帝国时代几百年间奴隶制文化繁荣分不开的;它既是真正的古代史诗,又是达到高度艺术水平的文学作品;它在西方古典文学中享有崇高地位并非偶然。

  作为古希腊的文化英雄,荷马这个名字大概出现在从公元前8世纪中叶到公元前6世纪中叶的两百年间。有一系列英雄诗系广泛流传在泛希腊地区,其中包括《塞浦路亚》、《小伊利亚特》等,这些英雄诗系几乎全被归到荷马的名下。也就是说,当时的荷马并不是被当作某部英雄史诗的作者,而是被当作一种通名,泛指那些英雄史诗的演述者。直到公元前3世纪,才由一些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学者依照当时的想象,把它们分别安到了不同作者的名下。荷马作为一个最重要的作者,分得了最著名的两部,就是被我们称作荷马史诗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

《奥德修纪》旧译常作《奥德赛》;这种译法并不很恰当。首先,这部作品的希腊原名完全用音译应作《奥德赛亚》;《奥德赛》的音译大概是根据英文转译的;其次,这个字的意思是“关于奥德修的故事”。奥德修在古希腊英雄故事中显然是一个箭垛式的英雄;许多古代神话传说都集中到他一人身上,其中有很古老的传说,也有后来加上的故事。古代希腊还有过好几部业已失逸的史诗,里面都提到奥德修的故事;希腊悲剧和诗歌里也有不少关于他的传说;从这些记载看来,关于奥德修的传说大致如下:奥德修是伊大嘉岛的王;他是一个善用计谋的人;他青年时期,曾在一次赛跑中获胜,赢得了他的贤慧妻子潘奈洛佩,生了一个儿子帖雷马科;当时在希腊地方的强大部族总称为阿凯人;有时在史诗中也称为阿戈人或达脑人;阿凯人以迈锡尼的王阿加曼农为首;他们的劲敌是特罗人,那是东方许多部族的霸主;特罗人的都城是伊利昂。特罗人和阿凯人之间掀起了一场规模巨大的战争;这场战争延续了十年之久;最后阿凯人才攻下了伊利昂城;关于阿凯英雄攻打伊利昂城的故事,见荷马另一部史诗《伊利昂纪》,这里不详细介绍。当阿凯人在大王阿加曼农的率领下远征伊利昂的时候,奥德修曾想用计摆脱这个任务;他假装疯狂,用盐播种,但是终于被人猜破,不得不参加远征军;在伊利昂战争期间,他曾多次献计,屡建奇功;例如有一位英雄菲洛克提谛患了恶疮,根据奥德修的建议,把他丢在一个荒岛上;到了战争的第十年,上天示意要用菲洛克提谛的神箭,才能战胜特罗人,奥德修又去到岛上,把菲洛克提谛接回来,用他的神箭射死了特罗的一些大将。另外一位阿凯人的著名英雄阿戏留(他同阿凯人主帅阿加曼农的争吵构成《伊利昂纪》那部史诗的主题)本来也想逃避这次远征;他假装成一个少女;但是奥德修扮成商贩,到他家去卖杂货,阿戏留对小贩带来的兵器表示了兴趣,因而被多智的奥德修辨认出来,不得不参加了远征军。阿戏留在特罗城前战死之后,奥德修同另一英雄埃亚争夺阿戏留的盔甲;他用巧计战胜了勇力超过他的埃亚,使得后者气愤自杀。后来奥德修又献计造了一只大木马,内藏伏兵;特罗人把木马拖进城,结果阿凯人里应外合,才把伊利昂城攻下。在十年特罗战争后,奥德修在还乡途中经历了许多艰险;最后回到伊大嘉,杀了向他妻子求婚的当地王侯,又成为伊大嘉的王。最后这一部分关于奥德修还乡的故事都在本书中,这里不必重复。

  这一时期,基俄斯岛出现了一个有组织的史诗吟诵群体,类似于今天的行会组织,他们把荷马奉为先祖,自称荷马之子,正如两广的山歌手普遍将歌仙刘三姐奉为行业歌神。或许正是因为他们的活动传播,把荷马这个名字传向了整个泛希腊地区,也为荷马是基俄斯盲诗人的说法奠定了舆论基础。

从这些传说看来,我们可以看出《奥德修纪》这部史诗并没有包括关于奥德修的大部分传说,他的早期经历都没有写进去,他的老年和死亡也没有提到;史诗里只提到攻下伊利昂城以后,他在海上又经历了十年的艰苦漂游,以及他怎样回家复仇的故事。故事叙述方法并不是平铺直叙,而是采取了中途倒叙的方法;故事先讲天神们在奥德修已经在海上漂游了十年之后,决定让奥德修返回故乡,这时奥德修在家中的儿子也出去打听关于他长久失踪的父亲的消息;女神卡吕蒲索服从天神的旨意,在留了奥德修七年之后,同意让他回去;他到了腓依基人的国土,在那里他向国王阿吉诺重述了过去九年间的海上冒险,阿吉诺派船送他回到故乡;从卷十三以后的下半部则是叙述他回乡以后的事;这样处理显然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因为奥德修的海上冒险故事是许多传说合成的;如果从头一项一项讲下去,史诗就要变得冗长单调了。它的结构似乎可以说明这是一位会讲故事的古代诗人精心创作的结果。

图片 4  荷马史诗与奥运会

关于《奥德修纪》和《伊利昂纪》这两部史诗的创作问题,过去传说都认为是一位名叫荷马的古代诗人所作。古代作家如公元前五世纪的希罗多德,较晚的屠吉狄底,公元前四世纪的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等都肯定《伊利昂纪》和《奥德修纪》这两部史诗是荷马的作品。除去这两部史诗外,还有许多已遗失的古代史诗也曾有人说是他的作品,但也有人说是别人的拟作。此外有一篇已经遗失的讽刺诗和一篇现存的《蛙鼠战争》据说也是荷马写的,但前者只有亚里士多德一个人的话作为根据,后者则已被证明为公元前四世纪的一篇拟作。还有许多献给天神的颂歌也有人说是荷马的作品,但是那些短篇神颂实际上都是古代歌诵史诗的专业乐师所用的引子;如果荷马是古代的一位歌唱史诗的乐师,他也可能创作了这些神颂的一部分,但更可能那些也是后日专业艺人的作品。

  古希腊每年夏天要举行一次盛大的泛雅典娜赛会,除了我们今天称作奥运会的田径竞赛之外,还有诗歌朗诵比赛。季节性的、反复的诗歌朗诵为荷马史诗的演述提供了更高规格的表演场合,同时,也为史诗的演述制定了一套新的规则。荷马史诗从无序的系列故事到一个有序的整体史诗,正是在这一时期,在这些新规则的推动下完成的。也就是说,今人眼中的所谓荷马史诗基本上是与古希腊的奥林匹亚运动会大约同期成形的。这是公元前6世纪中叶到公元前4世纪下半叶的两百多年间的事。

关于这位诗人的时代异说颇多;古代曾有一篇《荷马传》流传下来,但那只是公元前后的人写的,显然是根据许多传说附会而成,不能当作可靠史料。最早关于荷马的记载见于现存的公元前六世纪占诺芬尼斯的著作里,但是根据希腊地理学家鲍桑尼亚的记载,在公元前七世纪初年的诗人卡林诺斯的诗篇里已经有关于荷马的记录,所以荷马这个名字早在公元前七八世纪已经为人所共知了。罗马历史学家塞奥彭普斯说荷马生于公元前六八六年;我们不知道他的根据是什么;把荷马放在公元前七世纪初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如果公元前七世纪初年诗人卡林诺斯已经确实提到荷马的话,这年代似乎晚了一点。另一个古代传说是荷马生于公元前一一五九年,就是说公元前十二世纪中叶;除非我们认为荷马史诗最初的样子同现在我们所见的大有不同,否则根据史诗内容看来,这个说法似乎又太早了一点。总之,这些传说不可尽信,也不可完全不信;看起来,古代是可能有过这一位诗人的,其年代可能是在公元前十世纪到公元前八九世纪之间。关于荷马的生地说法也不一样; 一共有十来个地方,古代都说是他的生地,其中主要有七处; 有人说他是雅典一带的人,有的说是在希腊北部,也有的说是在希腊东部靠近小亚细亚一带;这些传说里以靠近东方的较为普遍,也较为可信。多数记载说他是基奥岛人,也有不少说他生在小亚细亚的斯摩纳,这两处都在爱琴海东边。

  纳吉在印欧语系语言的诗歌传统中发现一些有趣的线索,通过考证比较,认为荷马的词源意义可以解释为(把诗歌)拼合在一起的人,可资比较的是,另一位古希腊诗人赫西俄德的词源可以用来形容发出美妙的声音,它们共同指向了诗神缪斯的职责范畴。

关于荷马这个名字,西方学者们也有过种种考证;有人说这个名字是“人质”的意思,就是说荷马大概本来是俘虏出身; 也有人说这个名字含有“组合在一起”的意思,就是说这个名字是后人附会出来的,因为史诗原来是许多短篇传说组合而成。这些文字上的考证看来好像很有语言学上的根据,实际上都是些主观猜测,没有多少道理。

古代传说荷马是个盲目的乐师,这倒是颇为可能的。古代的专业乐师往往是盲目的;我国古代记载里的乐师是这样,在民间也有很多盲目的说唱艺人,这是因为盲目的人不能选择其他职业,所以只好依靠记忆歌唱词曲来维持生活。

我们今天所能看到的荷马史诗的旧抄本,最早约在公元后十世纪;两部史诗都保存了不少手抄本,但是内容都一样;这些都是根据公元前二三世纪间亚历山大城的几位学者的校订本;荷马史诗的手抄本还有不少残缺不全的断片,这些有的早到公元前一世纪,内容也是完全一样的;由此可见,在公元前二三世纪间亚历山大城几位学者校订之后,史诗已经有了最后定本,此后内容就没有任何变动了。公元前二三世纪间校订史诗的学者,最著名的有三位。一个是占诺多托斯(公元前二八五年左右),据说他对原诗的文字作过不少加工,内容上也凭自己的判断有所增减;据说现在我们的两部史诗都分成二十四卷,就是占诺多托斯编定的;这就是说他在原诗上有所增删;原来两部史诗的长短大概没有这样整齐。在他校订以后的学者阿理斯多芬尼斯和阿理斯塔科斯都说《奥德修纪》原来应在卷二十三后面就完了;史诗在叙述到奥德修和潘奈洛佩“又回到婚床重续旧好”时本来就应该结束,后面一卷多的内容大概是占诺多托斯从别的史诗上拿来补上的,为了让《奥德修纪》的长短可以同《伊利昂纪》一样。第二个著名学者阿理斯多芬尼斯(公元前一九五年左右)是占诺多托斯的弟子;他比他老师校订史诗要慎重一些,比较重视当时的不同抄本,没有作很多的主观增删。第三个著名学者是阿理斯多芬尼斯的弟子阿理斯塔科斯,他也很尊重旧抄本, 认为一切改动都应该有所根据。这三位学者都是当时希腊学术中心亚历山大城著名的图书馆的主管人,所以他们有机会可以看到很多藏书,有很好的条件来进行这一校订工作。看起来, 在这三位学者的时代这两部史诗还存在各种繁简本子,文字上也有些出入。有些现代西方学者曾辑录了古代著作里的荷马史诗引文,一共收集了四百八十来行片段,都是公元前四五世纪的;这些引文有些与现在定本完全相同,有些大致相同,有的不见今本;一般来说,不同的约占到一小半。许多古希腊作家如希波克拉底斯、埃斯奇尼斯、屏达洛斯、占诺芬、亚里士多德、阿里斯托芬和柏拉图都引用过荷马,那些引文与今本不完全相同。如亚里士多德引了《奥德修纪》卷九的一段关于独目巨人的描写,文字是与今本一样的,但是他说那段出自《伊利昂纪》卷十,是描写一个野猪的。还有他说在《奥德修纪》卷二十三奥德修对潘奈洛佩的一段话有六十行,但是从我们现在的定本看来,这段只有三十三行。这些变动和内容繁简不同说明了在公元前四五世纪通行的史诗同现在的本子是有些差异的。

根据罗马的著名散文家西塞罗的话,公元前六世纪中叶,在雅典当时执政者培西斯特拉托斯的领导下,学者们曾编订过一次荷马史诗;在这次编订之前,史诗还没有写下的定本;也有别的古代学者认为这是培西斯特拉陀的儿子希帕科斯执政时的事;我们知道从公元前五世纪起,每当雅典四年庆祝一次的重要节日,都有朗诵荷马史诗的文艺节目;从这次制度实行之后,史诗的内容和形式应该大致是固定下来了;只是当时朗诵史诗的艺人,或根据自己的“话本”,或凭自己记忆,可能在文字上和行数上时时有些变动;在这种情况下,史诗的许多抄本在若干地方有些繁简不同是可以理解的。在一七九五年一位德国学者沃尔夫发表了一部《荷马史诗研究》,这是近代西方学术界一百多年来关于荷马史诗的热烈争论的开始。沃尔夫认为荷马史诗约完成于公元前十世纪,开始只是口头文学,靠着民间艺人的背诵流传下来,因此经过多次加工,史诗最初用文字记录下来约在公元前六世纪中叶,这时又经过一些编订加工。史诗成为完整的艺术作品是后代加工的结果;最初大概只有许多短篇故事,并非一人所作。自从沃尔夫的著作发表以后,许多西方学者提出各种不同见解,如英国学者格德斯认为《伊利昂纪》和《奥德修纪》并非一人所作,《伊利昂纪》的后面部分是《奥德修纪》的作者后来补上的;德国学者菲克认为在公元前六世纪以前荷马史诗用的是另一种语言,后来才被译成现在的形式;另一位德国学者刻尔赫浩夫认为《奥德修纪》里卷五、六、七和卷九、十一、十三是最古老的部分,后来另一位诗人增加了卷十三、十四、十六到卷二十三这一部分;至于其余诸卷又是公元前七世纪以后另一位诗人加进去的;这样创作《奥德修纪》这部史诗的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了。

本文摘选自《奥德修纪》,著者:[古希腊]荷马,译者:杨宪益,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2月版。有删节。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荷马不是一个人在歌唱,荷马史诗_荷马简介_荷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