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清代辅政大臣索尼生平简介,苏克萨哈后人

赫舍里·索尼出身满洲正黄旗,是清朝开国功臣之一,康熙原配孝诚仁皇后的祖父、索额图之父。索尼曾辅佐顺治帝和康熙帝,是康熙帝四位辅政大臣之首,内大臣、议政大臣等职,封爵一等公。他兼通满、汉、蒙古语言、文字,曾经承担着“外交”工作,对爱新觉罗氏忠心耿耿,也正因为有他,鳌拜才不敢轻举妄动。康熙六年,赫舍里·索尼逝世,赐谥号文忠。人物生平 早年随征图片 1索尼 索尼属于满洲名门赫舍里氏,满洲正黄旗人。其父硕色是大学士赫舍里·希福的兄长,清太祖时,他们就自海西女真哈达部携家眷来朝归顺。因为他们兄弟父子全都通晓满文及蒙、汉文字,所以太宗命硕色与希福一起入值文馆,赐号为“巴克什”,并授索尼为一等侍卫。之后索尼从征界籓、栋夔等部。天聪元年,在宁锦之战中,索尼跟从清太宗皇太极攻打锦州,并在宁远周边侦察明军动向。天聪二年,皇太极亲征喀尔喀,下诏在外藩蒙古征兵,而科尔沁部的人不去参加,所以太宗命索尼与侍卫阿珠祜去科尔沁颁诏责备土谢图额驸奥巴。起初,奥巴是蒙古台吉,入朝归降后金,努尔哈赤将贝勒舒尔哈齐之女嫁给他。之后奥巴屡屡背约,暗地里和明朝来往,故而皇太极征兵的时候他不来参见。索尼受命前去科尔沁,入境的时候,奥巴的部下送给他很多牲畜以行贿赂,索尼拒不接受,斥责他们说:“你们的可汗对朝廷存有异心,那你们的礼物还能随便收吗?”当时奥巴患有足疾不便接见来使,索尼便与阿珠祜参见公主,并把谕旨告诉她。奥巴听说过之后,被搀扶着前去见索尼,假装问说:“送您的礼物为什么拒绝接受啊?”索尼说:“我是为金国大汗前来问罪的!你对朝廷有二心我安敢接受你的礼物。今大汗是因为公主之故,才没有问罪而遣使来询问。”奥巴环视左右,无言以对,索尼等人拂袖而去。奥巴非常恐惧,叩首悔罪,想要入朝谢罪。索尼与阿珠祜和奥巴的大臣先行向皇太极奏报,皇太极知道后非常高兴。 天聪三年,索尼跟从皇太极率大军突入内地,逼近明朝京师,史称“己巳之变”,明朝督师袁崇焕前来赴援,在北京城东南列营。贝勒豪格突入战阵,明军大举赶来,箭矢如雨。索尼跃马驰入战阵,斩杀了非常多的明军,将皇长子豪格救出重围。天聪四年,清军不战而降服了榛子镇、沙河驿,攻破了京东重镇永平,索尼率军驻守。天聪五年,索尼被提拔为吏部启心郎。跟从皇太极围攻大凌河。明军自锦州前来救援,索尼击败了他们。天聪六年,索尼跟随清军征讨察哈尔,攻掠山西大同等地,夺取了阜台寨。很快清廷赠与他牛录章京世职,仍然在内院任职。崇德八年,朝廷考察他往日的功劳,进封为三等甲喇章京。 传位之争 崇德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太宗皇太极猝死于盛京后宫,死前没有留下册立皇储的遗诏,故而皇位空悬,睿亲王多尔衮与肃亲王豪格两派矛盾骤发。从利害关系而论,两黄旗大臣都希望由皇子继位,以继续保持两旗的优越地位。索尼充当了多尔衮与豪格两大集团的缓冲剂。九月二十六日,在两黄、两红和两蓝六旗不支持的情势下,睿亲王多尔衮为实现利益最大化急召索尼前去三官庙商议册立之事。索尼说:“先帝有皇子在,一定要在皇子中选立新君。其他的都没有继承先帝之位的合理性。”当天晚上,巴牙喇纛章京图赖去拜访索尼,告诉他一定要立皇子。第二天黎明,两黄旗大臣在大清门盟誓,令两黄旗巴牙喇兵张弓搭箭,围绕着宫殿站立,索尼率领他们前去崇政殿商议新君。 诸王大臣列坐在东西庑殿,索尼及巴图鲁鄂拜首先提出立皇子为帝,睿亲王多尔衮令他们暂退。英亲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劝睿亲王多尔衮即帝位,多尔衮犹豫未准许,豫亲王多铎说:“若你不当皇帝,那就我来。太祖遗诏里也有我的名字。”多尔衮说:“肃亲王豪格的名字里面也有,不仅仅有你的。”豫亲王又说:“如果不立我为帝,论长当立礼亲王代善。”礼亲王代善说:“睿亲王如果同意即位,就是我国之福。否则就应该立皇子。我已经老了,能胜任这个皇位吗?”经过一番激烈角逐,众王决定拥立太宗第九子六岁的福临即位,由睿亲王多尔衮担任摄政王。索尼与谭泰、图赖、巩阿岱、锡翰、鄂拜在三官庙盟誓,发誓忠心辅佐幼主,六人一体。之后都统何洛会等诬告肃亲王豪格,豪格被削爵,多尔衮下诏褒奖索尼不依附于豪格一党,赐给他鞍马一副。 连坐削爵 顺治元年,索尼跟从睿亲王多尔衮率清军入关,进入了北京。顺治二年,索尼晋封为二等昂邦章京。睿亲王解除了索尼启心郎的职位,但仍理六部之事。当时睿亲王多尔衮专擅朝政,谭泰、巩阿岱、锡翰等人都背盟依附于多尔衮,只有索尼坚持不依附他。李自成当时兵败的时候,焚烧了北京紫禁城的宫殿向西逃走。到如今开始商议重新修建,睿亲王多尔衮也修建他的府邸,工部也偏向多尔衮,诸匠役也都去营建睿亲王府。佟机对多尔衮有不满,多尔衮很生气,想要杀他。索尼极力为其开脱,于是多尔衮愈加嫉恨索尼。英亲王阿济格藐视君上,将顺治帝视为幼儿,索尼将这件事告诉了睿亲王多尔衮,希望多尔衮能处置阿济格,多尔衮对此事置之不理。多尔衮曾召集诸大臣商议分封诸王,索尼坚决认为不可。巩阿岱、锡翰向多尔衮进言:“索尼是不想让王爷执掌天下啊。”并请求多尔衮处置索尼,多尔衮也不准许。后来索尼揭发固山额真谭泰私自藏匿谕旨,谭泰因此而被削去公爵;于是他也告发索尼把内库的漆琴私自赠与他人,索尼也被削爵。 顺治三年,章京图赖弹劾谭泰心怀不满,词语之中涉及索尼。顺治初年,清军分道进剿西安的农民军,谭泰迟迟才去,并且无战功。到了豫亲王多铎进攻江南的时候,谭泰与图赖都说不愿前去。图赖将这件事告诉了索尼,让他上奏睿亲王多尔衮,传书的人知道了这件事私自处理,害怕谭泰获罪,将书信沉到了河里。图赖重提了这件事,逮捕了送信的塞尔特,让他谎称书信已经交给了索尼。索尼获罪之后,诸大臣商论索尼之罪当斩,多尔衮亲自去审讯索尼,索尼说:“我之前告发了谭泰藏匿诏书的罪,如今会扣掉图赖的书信维护他吗?”多尔衮又去审讯送信之人,之后真相大白。索尼不久就恢复了世职,然而多尔衮和谭泰等人依然非常记恨索尼。 顺治五年,正值清明时节,多尔衮遣索尼去盛京拜祭昭陵,将要出发之时,贝子屯齐诬告索尼与图赖等人谋立肃亲王豪格,论罪当处死,朝廷予以从轻处理,索尼被夺官抄家,安置到了昭陵。 起复任职 顺治八年,顺治亲政之后特召索尼回来,恢复之前的世职。累进世袭一等伯,提拔为内大臣,兼议政大臣、总管内务府,成为顺治朝位首席满洲大臣。索尼在任其间,严明法度,力求赏罚分明。他提出一个重要的建议,除了开国元勋的官职可享受世袭,今后如果没有特殊的战功,不要再轻赐世袭的待遇。他还主张打击奸商,抑制豪强。他的这些政治主张的实施,对缓和社会矛盾,推动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顺治十七年,索尼应诏上言说:“小民有出现冤屈的现象,而相关的衙门却不为人们详加审理,请求进行严察,以使朝廷能及时知道下情。如果有犯罪的现象,相关衙门应该严格办理,以使不要出现冤枉的现象。请朝廷下达敕令严加管理。大清的开国诸臣,自从官拜他喇布勒哈番以上的都有功劳,应该赏赐世袭的官爵;以后出现赏赐的官爵,并不是有多少战功的,请不要赏赐给他们世袭的敕书。在外镇守的藩镇,各地风俗不一样,如果将朝廷的法令强加给他们的话,恐怕他们会滋扰生事,请朝廷对他们宽容相待。大臣有骚扰商旅的行为请求朝廷进行制止。诸王贝勒及大臣私自引玉泉山的水进行灌溉,泉水马上就陷入干涸。边境和外地的木材,都是商人雇人前去采伐。如今又为大臣私自强占了,导致商人的利益大受损害。朝廷大臣不为公事而殚精竭虑,却只顾着装饰自己的府邸,请朝廷制止这种现象。”索尼的奏疏递进之后,顺治帝以为索尼的言行属实,下令实行。 辅臣之首 顺治十八年,顺治帝驾崩,顺治遗诏令三皇子玄烨继位,并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人共同辅政。索尼听闻顺治帝的遗命,跪着告诉诸王贝勒,请他们共任国政,诸王贝勒都说:“大行皇帝深知你们四大臣的能力,所以委以国家重务,谁敢干预朝政啊?” 于是索尼等人去奏知皇太后孝庄,在皇天及大行皇帝前盟誓,其辞说:“先帝不把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等视为无能之人,遗诏之中托付大事给我们,要我们辅佐幼主。索尼等誓死忠于幼主,四人共生死,辅佐幼主处理政务。不私亲戚,不计怨仇,不听旁人及兄弟子侄的教唆之言,不求无义之富贵,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餽遗,不结党羽,不受贿赂,以忠心报答先帝的大恩。如果以后为一己之私,有违背这个誓言,上天定会降下灾祸,将我们诸除。”誓言完毕之后,开始辅佐康熙帝。 誓词反映了索尼等四大臣忠君报国的共同心愿。自此,他们开始了长达八年的辅政。在辅政的最初二三年里,他们遵循誓言,颇能和衷共济,对清政权的巩固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军事上,继续扫荡南明残余势力和农民军余部的抗清斗争,完成对全国的完全统一。随着战争的结束,形势日趋稳定,这就为恢复和发展生产创造了必要的条件。索尼等四大辅臣决策,通令各地安插流民,提倡垦荒,开奖励条例,显见成效,耕地面积稳步增长。还实行赈济蠲免,以纾民力。四大辅臣采取一系列恢复发展农业生产的措施,很快使残破的农业出现新的局面。朝鲜做了这样的评论:“府库充溢,年谷屡登,人物繁盛。”四大辅臣在政治上的建树,一是遵照顺治帝遗嘱,裁撤十三衙门,以重建内务府而代之,从而便消除了阉宦乱政的可能性。二是整顿吏治,定考核,严奖罚,加强对各级官吏的监督。这对于扫除前明贪风的影响,提高办事效率,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所有这些进展,都是在他们通力合作的情况下取得的。它为将来康熙帝亲政奠定了基础。 晚年逝世 康熙帝即位之后,鳌拜日益嚣张跋扈。见鳌拜的势力逐渐上升,与议政大臣苏克萨哈势不相容,索尼内心非常紧张;于是置身事外,称病不出。在镶黄旗与正白旗圈换土地这个问题上,鳌拜与苏克萨哈两人的矛盾势同水火。鳌拜有意压正白旗,坚持两旗土地对换,正白旗土地不足,另拨民地补充。朝廷内外“皆言不便”。属正白旗的大学士兼户部尚书苏纳海说:“地土分拨已久,且康熙三年奉有民间地土不许再圈之旨,不便更换,请将八旗移文驳回。”直隶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也持反对意见。鳌拜大怒,即以此事,谋兴大狱,下刑部议罪,必欲置之于死地。年已十三岁的康熙帝召四辅臣询问。属两黄旗的索尼、遏必隆对鳌拜“坚奏苏纳海等应置重典”一事不表示反对,而属正白旗的苏克萨哈沉默不语。康熙帝看出辅臣意见分歧,没有批准。专横的鳌拜根本不考虑康熙帝的意旨,还是假借皇帝的名义,把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三人处死。更换旗地一事,鳌拜与苏克萨哈结怨更深。索尼对苏早有厌恶之感,而对鳌拜专权亦有不满,毕竟同属两黄旗,根本利益一致。遏必隆与鳌拜同旗,结为一党,凡事附和。这就给他专权、排挤打击苏克萨哈开了方便之门。 康熙六年三月,索尼与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一起上书请求康熙帝亲政。康熙帝没有马上答应,而下诏褒奖索尼忠心为国,加授一等公,与前授一等伯一起世袭。索尼力辞,康熙帝没有准许。同年六月,索尼病逝,谥号文忠。康熙十三年,索尼的孙女孝诚仁皇后驾崩,康熙特授索尼一等公,世袭。索尼后人图片 2孝诚仁皇后 儿子 长子:赫舍里·噶布喇 次子:噶喇珠 三子:索额图 四子:柯尔坤 五子:心裕 六子:法保 女:赫舍里氏(安亲王岳乐继福晋,马尔浑兄弟之母) 孙子 长泰 纶布 格尔芬 阿尔吉善 孙女 赫舍里氏,康熙原配孝诚仁皇后,噶布喇之女,废太子胤礽之母。 赫舍里氏,康熙平妃,噶布喇之女。 赫舍里氏,名乌云珠,字蕊仙,索额图之女,大学士伊阿桑之妻。 赫舍里氏,索额图之女,康熙己卯年刑部右侍郎李辉祖之子李锴之妻。 赫舍里氏,幼殇,索额图之女。索尼与索额图 索尼诸子中,唯有索额图能力相对较为出众。只因他老父实在太过于有名,辅佐过三任皇帝,见证了明朝的灭亡,大清朝的诞生。他将索氏一族带入了权势之门,开启了家族辉煌荣耀的历史,并为子孙铺设了平坦的为官之道,以亲身经历言传身教,希望儿子们能够继续发扬索氏一门的荣光。 索额图在很大程度上是没有辜负其父的期望的,他作为索尼最有出息的儿子,在他人生的大半辈子里,他确实做到了延续索氏一门的荣光,也不负所托,官拜宰相,带领着索氏一族走向了新的起点。 但索额图毕竟不是其父,没有做到清正廉洁,他比索尼贪心,也比索尼恋权,索尼时期不曾收受任何贿赂,而索额图却基本上来者不拒,收受所有送给他的金银珠宝,并据为己有。而康熙皇帝又比历来的皇帝更为聪明,更懂得如何去制衡大臣,利用大臣的争斗达成自己的愿望,所以在索额图的后半辈子里,他一直被明珠左右,与明珠的争斗缠绕了他的一生。 索额图最终触犯天严,是因为他教唆太子纂权,这点是康熙所不能容忍的,康熙虽极为宠溺太子,但他并不容许任何人在他在世的时候明目张胆的忤逆他,尤其是教唆他最为宠爱的儿子。为何索尼能压制鳌拜 索尼与鳌拜同属扶正大城,朝中党羽众多又都是满族八大姓氏之一,自古以来辅政大臣都很难有好下场。朝中索尼作为首辅大臣势力要比鳌拜还要大。 索尼是三朝老臣,对爱新觉罗绝对忠心。在八旗中的地位比鳌拜还高,只是一直没借口除去他而已,有这两面支持,鳌拜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只能忍着。后来索尼一死,鳌拜逐渐掌握了国家军权,才开始变得嚣张,但他还是不敢对孝庄做什么,毕竟大清开国不久,力图求稳,而且鳌拜基本上并没有自己做主子的野心,如果满蒙之间出现矛盾,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所以说,政治是最黑暗的,没有点耐力和本事真玩不转,搞不好把自己玩死了,作为权臣又不想当皇帝人根本就是在找死,因为皇帝代表的皇权势力根本就不可能允许大权旁落。历史评价图片 3索尼 《清史稿》:索尼忠於事主,始终一节,锡以美谥,诚无愧焉。

赫舍里·索尼,满洲正黄旗人。清朝开国功臣之一、一等公爵,顺治帝指定辅助康熙帝的四位辅政大臣之首。清太祖努尔哈赤在位时期,因索尼与其父硕色等通晓满语及蒙、汉文字,所以特命硕色与赫舍里·希福一起入直文馆,赐号巴克什。授索尼一等侍卫之职,并从征界籓、栋夔等部。崇德八年,皇太极崩后五日,睿亲王多尔衮在三官庙召见索尼议谈册立新帝之事。经过一番争议,决定奉六岁的皇九子福临即位。

尼(1601年-1667年),赫舍里氏,满洲正黄旗人。 的开国功臣之一,一等公爵,也是由孝庄文皇后指定辅助康熙的四位辅政大臣之一。康熙四年,孙女赫舍里氏成为康熙帝的首任皇后。康熙六年, 去世,谥号文忠,儿子索额图继承其职位和爵位。 清太祖努尔哈赤的时候,因为 父子及赫舍里·硕色兄弟皆通晓国书及蒙、汉文字,特命赫舍里·硕色与赫舍里·希福一起在文馆做官,赐号「巴克什」。授索尼一等侍卫。从征界籓、栋夔。 后金天聪元年,索尼随从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攻锦州,侦敌宁远,并有功。 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崩后五日,睿亲王爱新觉罗·多尔衮在三官庙,召见索尼议谈册立之事。当时索尼说:「先帝(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有皇子在,一定要立其中之一。先帝也地下安心了。」经过了一番争议,决定奉六岁的皇九子爱新觉罗·福临即位。 清顺治五年,清明时节,睿亲王爱新觉罗·多尔衮遣派索尼祭奠昭陵,贝子屯齐揭发索尼与图赖等密谋立肃亲王豪格为帝,罪应处死,最后减轻处罚,据清史稿记载:「夺官,籍其家,即安置昭陵。」 清顺治八年,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亲政,召令索尼回京,官复世职。累进一等伯世袭,擢内大臣,兼议政大臣、总管内务府。 清顺治十八年,清世祖驾崩,遗诏让索尼与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同辅政。 索尼闻命,跪告诸王贝勒,请求共任国政,而诸王贝勒都说:「大行皇帝(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十分了解你们四位大臣,委托给了你们国家重务,谁敢干预?」于是,索尼等大臣带着小皇帝爱新觉罗·玄烨在大行皇帝灵柩前宣誓。 在清康熙六年农历3月,索尼与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共同奏请康熙皇帝亲政。康熙皇帝当时没有立即应允下来,而是下诏褒奖索尼忠心,加授一等公,与以前授的一等伯一起世袭,索尼却推辞不要。 清康熙六年农历6月,索尼去世,谥号「文忠」,清康熙帝赐祭葬有加礼。 清康熙六年农历7月,清康熙大帝同意索尼等大臣的奏章,圣上亲政。长子噶布喇当上了领侍卫内大臣,是孝诚仁皇后的父亲。 清康熙十三年,孝诚仁皇后驾崩,清康熙大帝授赫舍里·噶布喇为一等公,世袭。 索尼的第三子赫舍里·索额图亦曾为大学士、辅政大臣。

纳喇·苏克萨哈出生满洲正白旗,是清朝大臣。是康熙的辅政四大臣之一,担任过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太子太保等职,曾因弹劾多尔衮图谋不轨而被罢免,又与鳌拜不和而不得志。索尼死后,鳌拜更加放肆,联合班布尔善诬陷苏克萨哈不想归还大权,于康熙六年被杀害。人物生平 上台背景 顺治十八年正月初七日,世祖福临谢世。已经出过痘的八岁皇三子玄烨登基,改元康熙。世祖遗诏命上三旗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为辅臣,佐理政务。直至康熙八年五月,擒拿鳌拜,玄烨正式亲政,凡八年零五个月,史称“四辅政时期”。 清世祖死后,索尼等手奉诏 ,跪告诸王、贝勒等说:“今主上遗诏,命我四人辅佐冲主。从来国务政务,惟宗室协理,索尼等皆异姓臣子,何能综理?今宜与诸王、贝勒等共任之。”诸王、贝勒答道:“大行皇帝深知汝四大臣之心,故委以国家政务,诏旨甚明,谁敢干预,四大臣勿让。”于是,索尼等奏知皇太后,宣誓就职于福临神位前。誓词曰: 兹者,先皇帝不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等为庸劣,遗诏寄托,保翊冲主。索尼等誓协忠诚,共生死,辅佐政务,不私亲戚,不计怨仇,不听旁人及兄弟子侄教唆之言,不求无义之富贵,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觉羽,不受贿赂,惟以忠心,仰报先皇帝大恩。若复为身谋,有讳斯誓,上天殛罚,夺算凶诛。 从上述史事中可窥知,在宗室诸王、贝勒健在的情况下,四异姓臣荣膺辅政使命,索尼等缺乏足够的思想准备。考察清初的历史就会发觉,四异姓臣出任辅政决非偶然。这是清廷经过一场萧墙皇嗣之争后,孝庄文皇后汲取叔王摄政权力过大,对皇帝构成威胁,为了强化皇权,所采取的决断措施。 世祖福临青年病故,玄烨亦是幼龄即位,皇权又面临如何行使的同样问题。两者不同之处,此时开国功高诸王贬死殆尽,余下承袭各王政绩平庸,而孝庄文皇后“殷大启圣”,操持国柄,可以从容左右局势。时人对此已有洞察,顺治十八年三月,江南桐城县生员周南“诣阙条奏”十款,未款呈请孝庄太后“垂帘以盛治之隆”。她以与祖制相左,拒绝垂帘听政。同时,孝庄又亲身经历了太宗谢世皇位承袭的激烈之争,深感皇权不稳定的因素主要来自宗室内部功高盖世而大权在握的诸王。亲王摄政体制不终止,玄烨的帝位也难稳固,不若用异姓大臣辅政,报效朝廷,也便于控制。于是,异姓臣子辅政的决策应运而生。她以福临“遗诏”的名义,宣布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辅佐幼主。正月初六日,福临病逝前一日,召原任学士麻勒吉、学士王熙至养心殿,降旨自责,立皇太子。定四大臣辅政,草拟遗诏。命麻勒吉和侍卫贾卜嘉“拜诏奏知太后”,宣示王贝勒大臣。这份“遗诏”显系在孝庄文皇后的授意下,四辅大臣精心炮制的。 孝庄文皇后为何会相中索尼等四人呢?这同满洲八旗旗籍制度的变化有着密切的联系。努尔哈赤死后,八旗的旗制发生了重大的变革。皇太极做了一次重要的改旗,将自己领的两白旗同多尔衮三兄弟所属的两黄旗对换,亲领两黄旗。从此埋下八旗之间的矛盾根源。天聪九年十二月,皇太极治罪了莽古尔泰,兼并了正蓝旗,从此自领三旗。八旗的分治是巩固皇权的重要举措。多尔衮摄政,强化自将的正白旗,成为满洲八旗的精锐之师。福临治其罪后,又收缴正白旗,连同两黄旗构成了八旗的核心、体制最高贵的“上三旗”,成为国家军事力量的柱石。而“下五旗”则渐成诸王、贝勒的宗藩封地,逐步脱离了国家的军政和行政。上三旗与下五旗的分治,是清朝加强中央集权的产物。上三旗臣属自然成为皇帝治理国家的中坚力量,辅臣人选也必然出自上三旗,索尼为正黄旗,苏克萨哈系正白旗,遏必隆、鳌拜皆镶黄旗,并且,他们又都是典掌侍卫亲军的内大臣,“有军国重事,在禁中与满洲学士,尚书等杂议”。所以,他们四人中选,是预料之中的事。 其次,索尼等四人在拥戴福临及同多尔衮的抗争中,旗帜鲜明、态度坚定地站在孝庄文皇后那边,深得她的赏识。这亦是他们能出任辅臣的重要因素。在皇位继承上,立豪格有碍,索尼主张皇子“必立其一”,这使多尔衮预谋大位的企图受阻。多尔衮擅政,在与索尼“誓辅幼主”的六人中,谭泰、巩阿岱、锡翰均违背盟约,心归摄政王,遂逼鳌拜等悔弃前誓。“公终不附睿亲王,于政事多以理争,王由是恶之”。以致索尼、鳌拜俱被问罪降革,又远发索尼于盛京。苏克萨哈原为多尔衮近侍,正白旗骨干之臣。多尔衮死后,未出三个月,他与詹岱、穆济伦首讦多尔衮私备“八补黄袍、大东珠、素珠、黑狐褂”,“阴谋篡逆”。苏克萨哈投靠了孝庄,立即被提拔为巴牙喇纛章京。遏必隆、鳌拜屡建殊勋,鳌拜攻讦谭泰附睿亲王营私揽政诸状。此时对多尔衮的态度则成为孝庄考察官僚的试金石。福临亲政后,将索尼等官复其职,委以重任。索尼等更加感恩德德,仰报皇上。在孝庄圈定的四辅臣就职誓词上有“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党羽”等语,对四大臣加以种种限制。这样,在中央就形成一个以孝庄文皇后为主,四位异姓大臣为辅的统治核心。《朝鲜王朝实录》记载:“四辅臣担当国事,裁决庶务,入白太后。”任用异姓大臣掌权,迫使爱新觉罗宗室子孙不得干预朝政,保障皇权的稳定与持久。 辅政大臣与摄政王执政相比,更有利于幼主皇位的稳定。其一,两者政治地位差别大。摄政叔王皆为宗室近亲,皇帝叔伯长辈,又为一旗之主,军政地位极其特殊。例如,和硕睿亲王多尔衮是皇叔,正白旗主;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努尔哈赤侄儿,镶蓝旗主,皆为“四小贝勒”之一。而辅政大臣,皆为异姓臣子,与皇上除君臣关系之外,八旗中尚有严格的主仆名分。由于叔王和辅臣同皇帝的关系不一样,叔王权势大,容易揽政,而辅政大臣会受到太皇太后和诸王的双层制约,不敢轻视太皇太后和幼主。 其二,两者权限各异。摄政即替君执政,代行皇权。摄政王能独自处理军国大政,并以皇帝的名义颁发谕旨,体现自己的意愿。辅政大臣职能仅为佐理政务,受皇太后的制约。四大臣不得擅自决定朝政,必须共同协商,呈请皇太后恩准,以皇帝谕旨或太后懿旨发布,很大程度上直接反映了太后和皇帝的旨意。总之,摄政诸王位高权重,极易排斥皇太后和幼主,而辅政大臣则可以维护皇权,有效地防止叔王干政。可见,四大臣辅政体制取代亲王摄政,这是孝庄文皇后的殚精毕智之举。 内部斗争 四辅政大臣皆为勋旧,可谓功铭钟鼎。索尼,赫舍里氏,满洲“著姓”,正黄旗人。其父硕色巴克什,叔父为大学士希福。他兼通“满汉蒙古文字”,在文馆办事,历任头等侍卫、吏部启心郎,因屡建战功,累进一等伯,任内大臣,兼议政大臣、内务府总管。 苏克萨哈,其父为额驸苏纳。他初授牛录额真,世祖时擢为议政大臣,讦告多尔衮有功,又晋内大臣。 遏必隆,纽祐禄氏,镶黄旗人。其父为清开国功勋五大臣之一额亦都,母为和硕公主。初授牛录章京世职,袭一等公,擢为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 鳌拜,瓜尔佳氏,满洲“著姓”,镶黄旗人。为开国“五大臣”之一费英东之侄。初授巴牙喇壮达,因骁勇善战,授三等梅勒章京,赐号“巴图鲁”,晋三等昂邦章京,又升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 四辅臣之间相互关系如何?《清史稿·苏克萨哈传》作了概括:“时索尼为四朝旧臣,遏必隆、鳌拜皆以公爵先苏克萨哈为内大臣,鳌拜尤功多,意气凌轹,人多惮之。苏克萨哈以额驸子入侍禁廷,承恩眷,班行亚索尼,与鳌拜有姻连,而论事辄龃龉,寖以成隙。”这段记载为分析四大臣在辅政中纠纷及鳌拜的擅政专权提供了线索。 八年中,四辅臣间的争斗日益激化,主要是鳌拜与苏克萨哈为垒相抗,问题集中在镶黄旗与正白旗圈换土地上。康熙五年正月,鳌拜执意更换旗地,在社会上激起了轩然大波。苏克萨哈力阻,大学士、户部尚书苏纳海,直隶、山东、河南三省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疏言不可为。鳌拜恼羞成怒,利用职权将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下狱议罪。玄烨特召辅臣询问。鳌拜请将苏纳海等置重典,索尼、遏必隆不能争,独苏克萨哈缄默不语。玄烨故不允其请。而鳌拜却矫昭,将三人诛杀弃市。 死局已定 鳌拜也时常讲述苏克萨哈坏话,在资格最老的大臣索尼旁挑拨离间,因此很多人不想相信大臣苏克萨哈,因此鳌拜也日益骄恣,渐渐日增排挤苏克萨哈,又老臣索尼在康熙六年6月多病死亡,因此鳌拜的行径更加狂妄和肆无忌惮。遏必隆因此也凡事附和鳌拜。苏克萨哈威望尚浅“心非鳌拜所为而不能力争”。在四辅臣的讧斗中,鲜明地形成两黄旗对一白旗,三比一的局面。这亦是鳌拜敢于背叛“誓词”,独揽朝政的重要缘由。苏克萨哈势孤力单,怏怏不快,康熙六年,乞请驻守先帝福临的孝陵。鳌拜借机罗织苏克萨哈二十四大罪状,拟将苏克萨哈与长子查克旦磔死,余下子孙处斩,籍没家产。玄烨洞见鳌拜等素怨苏克萨哈,积以成仇,而不准奏。鳌拜攘臂上前,强奏累日,再次矫旨,剪除苏克萨哈,为他全面擅权扫清道路。应当指出,鳌拜与苏克萨哈为儿女姻亲,他们之间这场殊死的较量,决非个人之间恩怨,而是长期以来满洲八旗之间的抗争在新的形势下的暴露。多尔衮在位时,扶植两白旗,压制两黄旗。“于驻防沧州两白旗兵丁,则给饷不绝,于驻河间两黄旗兵丁,则屡请不发饷”。[22]顺治五年,遏必隆兄子侍卫科普索“讦其与白旗诸王有隙”,设兵护门。同年三月,贝子屯齐等讦告两黄旗大臣谋立豪格,济尔哈朗“知尔不举”。诸种矛盾与冲突促使鳌拜当权后执意圈换旗地,压抑苏克萨哈,打击正白旗,抬高两黄旗的地位。这就是鳌拜与苏克萨哈长期争斗不已的实质。苏克萨哈后人 幼子:苏常寿。清康熙八年,鳌拜败,诏以纳喇·苏克萨哈虽有罪,不至诛灭子孙,此皆鳌拜挟仇所致,命复官及世爵,以其幼子纳喇·苏常寿袭。 余子六人、孙一人、兄弟子二人皆处斩: 苏克萨哈之子内大臣查克旦,不行劝阻、革职,即凌迟处死。 苏克萨哈之子达器、德器,孙侉克扎,苏克萨哈亲弟苏吗喇之子海兰,无论已到岁数、未到岁数,皆斩立决。 一等侍卫穗黑、塞黑里、郎中那赛、候补塞克精额、苏克萨哈之侄图尔泰、俱革职。苏克萨哈与多尔衮 苏克萨哈原本并没有多么大的权力,只是多尔衮手下的一个亲信。苏克萨哈虽然没有多大的权力,却十分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在多尔衮死后,苏克萨哈将顺治皇帝作为自己的投资对象。他察觉出了顺治皇帝对多尔衮的不满,为了取得顺治帝的欢心,于是多尔衮向顺治帝递交了一份检举信。检举信内容是关于多尔衮生前蓄谋造反,并且死后龙袍陪葬的事情。于是多尔衮被掘坟鞭尸,死后落得一个十分凄惨的下场。而苏克萨哈却因为举报有功,取得了顺治帝的欢心从而一步登天,成为皇帝面前的红人。 苏克萨哈多尔衮之间的关系并不复杂,复杂的是苏克萨哈的野心。多尔衮估计在世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在他死后,他的亲信会为了加官进爵而举报自己。多尔衮死后也没落得一个体面的下场,这一切也都是拜苏克萨哈所赐。 不知道苏克萨哈是否之后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总之苏克萨哈多尔衮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主仆关系,因为他们之间并不存在主仆之间那种最纯粹的忠诚与信任。苏克萨哈一生都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不惜损人利己。历史评价 《清史稿》:苏克萨哈见忌同列,遂致覆宗。

睿亲王多尔衮遣派索尼祭奠昭陵,贝子屯齐揭发索尼与图赖等密谋立肃亲王豪格为帝,罪应处死,最后减轻处罚。清世祖顺治亲政,召令索尼回京,官复世职。累进一等伯世袭,擢内大臣,兼议政大臣、总管内务府。顺治帝驾崩,遗诏让索尼与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同辅政。其孙女赫舍里氏成为康熙帝的首任皇后。,索尼去世,谥号文忠,其三子索额图继承大学士、辅政大臣之位。

索尼属于满洲名门赫舍里氏,满洲正黄旗人。其父硕色是大学士赫舍里·希福的兄长,清太祖时,他们就自海西女真哈达部携家眷来朝归顺。因为他们兄弟父子全都通晓满文及蒙、汉文字,所以太宗命硕色与希福一起入值文馆,赐号为巴克什,并授索尼为一等侍卫。之后索尼从征界籓、栋夔等部。天聪元年,在宁锦之战中,索尼跟从清太宗皇太极攻打锦州,并在宁远周边侦察明军动向。天聪二年,皇太极亲征喀尔喀,下诏在外藩蒙古征兵,而科尔沁部的人不去参加,所以太宗命索尼与侍卫阿珠祜去科尔沁颁诏责备土谢图额驸奥巴。

起初,奥巴是蒙古台吉,入朝归降后金,努尔哈赤将贝勒舒尔哈齐之女嫁给他。之后奥巴屡屡背约,暗地里和明朝来往,故而皇太极征兵的时候他不来参见。索尼受命前去科尔沁,入境的时候,奥巴的部下送给他很多牲畜以行贿赂,索尼拒不接受,斥责他们说:你们的可汗对朝廷存有异心,那你们的礼物还能随便收吗?

当时奥巴患有足疾不便接见来使,索尼便与阿珠祜参见公主,并把谕旨告诉她。奥巴听说过之后,被搀扶着前去见索尼,假装问说:送您的礼物为什么拒绝接受啊?索尼说:我是为金国大汗前来问罪的!你对朝廷有二心我安敢接受你的礼物。今大汗是因为公主之故,才没有问罪而遣使来询问。奥巴环视左右,无言以对,索尼等人拂袖而去。奥巴非常恐惧,叩首悔罪,想要入朝谢罪。索尼与阿珠祜和奥巴的大臣先行向皇太极奏报,皇太极知道后非常高兴。

诸王大臣列坐在东西庑殿,索尼及巴图鲁鄂拜首先提出立皇子为帝,睿亲王多尔衮令他们暂退。英亲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劝睿亲王多尔衮即帝位,多尔衮犹豫未准许,豫亲王多铎说:若你不当皇帝,那就我来。太祖遗诏里也有我的名字。多尔衮说:肃亲王豪格的名字里面也有,不仅仅有你的。豫亲王又说:如果不立我为帝,论长当立礼亲王代善。礼亲王代善说:睿亲王如果同意即位,就是我国之福。否则就应该立皇子。我已经老了,能胜任这个皇位吗?经过一番激烈角逐,众王决定拥立太宗第九子六岁的福临即位,由睿亲王多尔衮担任摄政王。索尼与谭泰、图赖、巩阿岱、锡翰、鄂拜在三官庙盟誓,发誓忠心辅佐幼主,六人一体。之后都统何洛会等诬告肃亲王豪格,豪格被削爵,多尔衮下诏褒奖索尼不依附于豪格一党,赐给他鞍马一副 。

索尼跟从睿亲王多尔衮率清军入关,进入了北京。索尼晋封为二等昂邦章京。睿亲王解除了索尼启心郎的职位,但仍理六部之事。当时睿亲王多尔衮专擅朝政,谭泰、巩阿岱、锡翰等人都背盟依附于多尔衮,只有索尼坚持不依附他。李自成当时兵败的时候,焚烧了北京紫禁城的宫殿向西逃走。到如今开始商议重新修建,睿亲王多尔衮也修建他的府邸,工部也偏向多尔衮,诸匠役也都去营建睿亲王府。佟机对多尔衮有不满,多尔衮很生气,想要杀他。索尼极力为其开脱,于是多尔衮愈加嫉恨索尼。英亲王阿济格藐视君上,将顺治帝视为幼儿,索尼将这件事告诉了睿亲王多尔衮,希望多尔衮能处置阿济格,多尔衮对此事置之不理。多尔衮曾召集诸大臣商议分封诸王,索尼坚决认为不可。巩阿岱、锡翰向多尔衮进言:索尼是不想让王爷执掌天下啊。并请求多尔衮处置索尼,多尔衮也不准许。后来索尼揭发固山额真谭泰私自藏匿谕旨,谭泰因此而被削去公爵;于是他也告发索尼把内库的漆琴私自赠与他人,索尼也被削爵。

顺治亲政之后特召索尼回来,恢复之前的世职。累进世袭一等伯,提拔为内大臣,兼议政大臣、总管内务府,成为顺治朝位首席满洲大臣。索尼在任其间,严明法度,力求赏罚分明。他提出一个重要的建议,除了开国元勋的官职可享受世袭,今后如果没有特殊的战功,不要再轻赐世袭的待遇。他还主张打击奸商,抑制豪强。他的这些政治主张的实施,对缓和社会矛盾,推动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索尼应诏上言说:小民有出现冤屈的现象,而相关的衙门却不为人们详加审理,请求进行严察,以使朝廷能及时知道下情。如果有犯罪的现象,相关衙门应该严格办理,以使不要出现冤枉的现象。请朝廷下达敕令严加管理。大清的开国诸臣,自从官拜他喇布勒哈番以上的都有功劳,应该赏赐世袭的官爵;以后出现赏赐的官爵,并不是有多少战功的,请不要赏赐给他们世袭的敕书。在外镇守的藩镇,各地风俗不一样,如果将朝廷的法令强加给他们的话,恐怕他们会滋扰生事,请朝廷对他们宽容相待。大臣有骚扰商旅的行为请求朝廷进行制止。诸王贝勒及大臣私自引玉泉山的水进行灌溉,泉水马上就陷入干涸。边境和外地的木材,都是商人雇人前去采伐。如今又为大臣私自强占了,导致商人的利益大受损害。朝廷大臣不为公事而殚精竭虑,却只顾着装饰自己的府邸,请朝廷制止这种现象。索尼的奏疏递进之后,顺治帝以为索尼的言行属实,下令实行。

顺治帝驾崩,顺治遗诏令三皇子玄烨继位,并以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人共同辅政。索尼听闻顺治帝的遗命,跪着告诉诸王贝勒,请他们共任国政,诸王贝勒都说:大行皇帝深知你们四大臣的能力,所以委以国家重务,谁敢干预朝政啊?于是索尼等人去奏知皇太后孝庄,在皇天及大行皇帝前盟誓,其辞说:先帝不把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等视为无能之人,遗诏之中托付大事给我们,要我们辅佐幼主。索尼等誓死忠于幼主,四人共生死,辅佐幼主处理政务。不私亲戚,不计怨仇,不听旁人及兄弟子侄的教唆之言,不求无义之富贵,不私往来诸王贝勒等府受其馈遗,不结党羽,不受贿赂,以忠心报答先帝的大恩。如果以后为一己之私,有违背这个誓言,上天定会降下灾祸,将我们诸除。誓言完毕之后,开始辅佐康熙帝。

誓词反映了索尼等四大臣忠君报国的共同心愿。自此,他们开始了长达八年的辅政。在辅政的最初二三年里,他们遵循誓言,颇能和衷共济,对清政权的巩固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军事上,继续扫荡南明残余势力和农民军余部的抗清斗争,完成对全国的完全统一。随着战争的结束,形势日趋稳定,这就为恢复和发展生产创造了必要的条件。索尼等四大辅臣决策,通令各地安插流民,提倡垦荒,开奖励条例,显见成效,耕地面积稳步增长。还实行赈济蠲免,以纾民力。四大辅臣采取一系列恢复发展农业生产的措施,很快使残破的农业出现新的局面。朝鲜做了这样的评论:府库充溢,年谷屡登,人物繁盛。[21] 四大辅臣在政治上的建树,一是遵照顺治帝遗嘱,裁撤十三衙门,以重建内务府而代之,从而便消除了阉宦乱政的可能性。二是整顿吏治,定考核,严奖罚,加强对各级官吏的监督。这对于扫除前明贪风的影响,提高办事效率,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所有这些进展,都是在他们通力合作的情况下取得的。它为将来康熙帝亲政奠定了基础。

康熙帝即位之后,鳌拜日益嚣张跋扈。见鳌拜的势力逐渐上升,与议政大臣苏克萨哈势不相容,索尼内心非常紧张;于是置身事外,称病不出。在镶黄旗与正白旗圈换土地这个问题上,鳌拜与苏克萨哈两人的矛盾势同水火。鳌拜有意压正白旗,坚持两旗土地对换,正白旗土地不足,另拨民地补充。朝廷内外皆言不便。属正白旗的大学士兼户部尚书苏纳海说:地土分拨已久,且康熙三年奉有民间地土不许再圈之旨,不便更换,请将八旗移文驳回。直隶总督朱昌祚、巡抚王登联也持反对意见。鳌拜大怒,即以此事,谋兴大狱,下刑部议罪,必欲置之于死地。年已十三岁的康熙帝召四辅臣询问。

属两黄旗的索尼、遏必隆对鳌拜坚奏苏纳海等应置重典一事不表示反对,而属正白旗的苏克萨哈沉默不语。康熙帝看出辅臣意见分歧,没有批准。专横的鳌拜根本不考虑康熙帝的意旨,还是假借皇帝的名义,把苏纳海、朱昌祚、王登联三人处死。更换旗地一事,鳌拜与苏克萨哈结怨更深。索尼对苏早有厌恶之感,而对鳌拜专权亦有不满,毕竟同属两黄旗,根本利益一致。遏必隆与鳌拜同旗,结为一党,凡事附和。这就给他专权、排挤打击苏克萨哈开了方便之门。

索尼与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一起上书请求康熙帝亲政。康熙帝没有马上答应,而下诏褒奖索尼忠心为国,加授一等公,与前授一等伯一起世袭。索尼力辞,康熙帝没有准许。同年六月,索尼病逝,谥号文忠。索尼的孙女孝诚仁皇后驾崩,康熙特授索尼一等公,世袭。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清代辅政大臣索尼生平简介,苏克萨哈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