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卷二十五,孙瑒生平事迹

孙瑒别名孙玚,字德琏,出生吴郡吴县一个官吏之家,是南北朝南梁、南陈时期的将领。他自幼博学多才,很有谋略,早年投入萧纶幕下,曾参与平定侯景之乱,坚守郢州,抵御北周;历任太府卿、通直散骑常侍、安南将军、湘州刺史、五兵尚书、右军将军、侍中等职,封爵定襄县侯。孙瑒为人颇为奢侈,又屡遭免职,于587年逝世,追赠护军将军,谥号“桓”。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孙瑒的祖父孙文惠,曾任南齐的越骑校尉、清远太守;父孙循道,在梁朝时任中散大夫,以德操淡泊而闻名。孙瑒少时卓异不凡,喜用谋虑智略,博览经史典籍,尤其擅长作文书。孙瑒早年在梁朝时担任轻车将军、临川嗣王的行参军,经屡次升迁后任安西将军、邵陵王萧纶属下的水曹中兵参军事。萧纶出镇郢州时,孙瑒携全家相随,深受其赏识与恩遇。 崭露头角 太清二年,侯景之乱爆发,孙瑒获授假节、宣猛将军、军主。王僧辩讨伐侯景时,王琳作为前军,王琳与孙瑒为同学,他便表荐孙瑒任戎昭将军、宜都太守。孙瑒又随王僧辩前往武昌援救徐文盛,适逢侯景部将宋子仙攻陷郢州,孙瑒等便留军镇守巴陵,修治战守之备。四月,侯景军抵达巴陵,日夜攻围,孙瑒率所部全力拒战,叛军败退。其后,孙瑒随王僧辩讨伐军顺流而下,及至克复姑熟时,孙瑒力战有功,被任命为员外散骑常侍,封爵富阳县侯,食邑一千户。不久后,授职假节、雄信将军、衡阳内史,未及赴任,又晋升为衡州平南府司马。因击破黄洞蛮贼有功,获授东莞太守,兼广州刺史。旋即任智武将军,督管湘州事务。 承圣三年,广州刺史、曲江侯萧勃迁居始兴,继任广州刺史的王琳派孙瑒先行占据番禺。 承圣四年,孙瑒听闻西魏已攻陷江陵,便弃广州而投靠王琳。 同年,梁敬帝萧方智被陈霸先拥立,授孙瑒为持节、仁威将军、巴州刺史。 留守郢府 太平二年,陈霸先废萧方智,自立为帝,建立陈朝。天启元年,王琳在郢州拥立永嘉王萧庄为帝,在北齐支持下起兵对抗陈朝,征辟孙瑒为太府卿,加职通直散骑常侍。 天启二年六月,陈霸先去世,其侄陈蒨即位。王琳闻讯后,便任命孙瑒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荆巴武湘五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史,总揽留守事宜,自己则拥奉萧庄出兵屯驻濡须口。 死守孤城 天启三年二月,北周听说王琳东下进兵的消息,派荆州刺史史宁率军四万乘虚袭击郢州。孙瑒的属下助防张世贵以外城投降史宁,使孙瑒失去军民男女三千余口。北周军又建起土山高梯,日夜攻逼,趁风纵火,烧毁内城南面五十多座城楼。当时郢州城中兵员不满千人,孙瑒绕城固守,亲自巡视慰问将士,依次斟酒送食,将士都乐于用命。北周军苦攻不能下,于是假意授孙瑒为柱国、郢州刺史,封万户郡公。孙瑒表面上答允,来延缓北周攻势,却在暗中修造战具、城楼、城堞及各种器械,一日之间完成严密的设防,北周军惊骇万分。 举州降陈 就在孙瑒固守郢州之时,陈朝将领侯瑱大败王琳,乘胜而进。北周军闻讯后,便解围而去。孙瑒于是拥有长江中游的全部土地,他聚集将士,并对他们说:“我与王公协力同议,同心辅助梁室,也够得上尽心尽力了。现下时局如此,天命怎么能违抗!”于是派使者奉表向陈蒨投降。 同年,陈蒨授孙瑒为使持节、散骑常侍、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封爵定襄县侯,食邑一千户。孙瑒心中不安,坚请入朝,被征召为散骑常侍、中领军。还未拜官,陈文帝陈蒨加以斡旋,对他说:“当年朱买臣愿在本郡为官,你莫非有朱买臣的意愿吗?”于是改授他为持节、安东将军、吴郡太守,并赐鼓吹一部。等到孙瑒将要赴任时,陈蒨亲自在建康周围为其饯送,他的乡人都以此为荣。 天嘉二年,孙瑒任满,被征拜为散骑常侍、中护军,赐鼓吹如故。同年,东阳太守留异叛乱,陈蒨命孙瑒督率水师进讨。 天嘉三年,留异之乱平定。天嘉四年正月,孙瑒转任镇右将军,所领散骑常侍、鼓吹如故。不久后,出任使持节、安东将军、建安太守。 光大元年,因公事被免官,不久后仍被起用为通直散骑常侍。 宣帝倚信 光大二年,陈宣帝陈顼即位。陈顼因为孙瑒的功勋名望一向显著,所以对他深加信任。 太建四年三月,孙瑒担任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安西将军、荆州刺史,出镇公安。在任内,孙瑒增修城池,怀柔边远,使其顺服,为邻国所畏惧。在职六年后,又因公事被免职,改任通直散骑常侍。 太建十年二月,吴明彻北伐失利,于吕梁兵败被俘。同年三月,陈顼授孙瑒为使持节、督缘江水陆诸军事、镇西将军,赐鼓吹一部,与淳于量等防备北周进攻。同年十一月,任散骑常侍、都督荆郢巴武湘五州诸军事、郢州刺史,所领使持节、镇西将军及鼓吹均如故。 太建十二年,因与边境勾结之罪名而受处罚。 晚年经历 太建十四年,后主陈叔宝继位,授孙瑒为通直散骑常侍,兼起部尚书。六月,任中护军,恢复其爵位及食邑,入朝担任度支尚书,兼步兵校尉。其后再晋升为散骑常侍,调任侍中、祠部尚书。陈叔宝频频驾临其府第,与孙瑒一同写诗作赋,来撰述美好的功勋德行,申述君臣之胸怀。之后又任五兵尚书,领右军将军、侍中之职如故。孙瑒因年老多次请求致仕,陈叔宝优诏不允。 倍极哀荣 祯明元年,孙瑒在任上逝世,享年七十二岁。陈叔宝亲临哭悼,极尽哀情,追赠护军将军、侍中如故,赐鼓吹一部、朝服一具、衣一袭,对于丧事所须由朝廷酌量加以供给,赐谥桓子。孙瑒去世后,尚书令江总为他作墓志铭,后主在墓志铭后题写四十个字,派左民尚书蔡征宣敕,镌刻在墓宅上。时人都以此为荣耀。孙瑒后人 孙瑒有子二十一子,其中长子孙让,早卒;次子孙训,曾任直阁将军、高唐太守,陈朝灭亡后入隋朝。孙瑒的主要成就 保全郢州 孙瑒在北周四万大军的进攻下,以不满千人的兵力坚守郢州数月,为南朝保全了长江中游的土地。 发明创造 孙瑒智慧精巧过人,早在固守郢州时,他就曾在一日之间修造战具、城楼、城堞及各种器械,使北周军惊骇万分。后来担任起部尚书时,对于军国的器械,也多有创造新设。人物评价 总评 孙瑒侍奉双亲以孝闻名,与诸弟相处十分淳厚和睦。他性情通达,有财物就分送给亲友。但孙瑒在家居生活时颇为奢侈,在庭院中开挖池塘筑有假山,极尽山林泉石的情致,歌钟舞女,当世罕有能与之比拟的,宾客多得将门户都填塞,车马络绎不绝。及至他出镇郢州时,便合并十余艘船为大舫,召集宾客幕僚聚会,泛流于大江,并置办酒食宴饮。《陈书》评价“亦一时之胜赏焉”。 孙瑒常于山中居室设立讲坛,招集精通玄学和儒学的学者,无论冬夏,总是出资奉养他们,受学者所称道。他自居时率直平易,不以名位轻慢他人。当时兴皇寺的朗法师精通佛典,孙瑒每次登讲佛筵时,常常与他抗论,法僧们对他都非常仰慕。 孙瑒亦颇有明察识鉴的能力,他的子女的婚姻,都选择的是由寒门而入富贵之家。 历代评论 陈叔宝:秋风动竹,烟水惊波。几人樵径,何处山阿?今时日月,宿昔绮罗。天长路远,地久云多。功臣未勒,此意如何。 姚思廉:孙瑒有文武干略。见知时主,及行军用兵,师司马之法,至于战胜攻取,屡著勋庸,加以好施接物,士咸慕向。然性不循恒,频以罪免,盖亦陈汤之徒焉。 李延寿:钱道戢、骆文牙、孙玚、徐世谱、周敷、荀朗、周炅、鲁悉达、广达、萧摩诃、任忠、樊毅等,所以获用当年,其道虽异,至于功名自立,亦各因时。

孙瑒的祖父孙文惠,曾任南齐的越骑校尉、清远太守;父孙循道,在梁朝时任中散大夫,以德操淡泊而闻名。孙瑒少时卓异不凡,喜用谋虑智略,博览经史典籍,尤其擅长作文书。孙瑒早年在梁朝时担任轻车将军、临川嗣王的行参军,经屡次升迁后任安西将军、邵陵王萧纶属下的水曹中兵参军事。萧纶出镇郢州时,孙瑒携全家相随,深受其赏识与恩遇。

裴忌 孙瑒

崭露头角

陳書卷二十五

裴忌,字无畏,河东闻喜人也。祖髦,梁中散大夫。父之平,倜傥有志略,召 补文德主帅。梁普通中众军北伐,之平随都督夏侯亶克定涡、潼,以功封费县侯。 会衡州部民相聚寇抄,诏以之平为假节、超武将军、都督衡州五郡征讨诸军事。及 之平至,即皆平殄,梁武帝甚嘉赏之。元帝承圣中,累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晋 陵太守。世祖即位,除光禄大夫,慈训宫卫尉,并不就,乃筑山穿池,植以卉木, 居处其中,有终焉之志。天康元年卒,赠仁威将军、光禄大夫,谥曰僖子。

太清二年(548年),侯景之乱爆发,孙瑒获授假节、宣猛将军、军主。王僧辩讨伐侯景时,王琳作为前军,王琳与孙瑒为同学,他便表荐孙瑒任戎昭将军、宜都太守。孙瑒又随王僧辩前往武昌援救徐文盛,适逢侯景部将宋子仙攻陷郢州,孙瑒等便留军镇守巴陵,修治战守之备。四月,侯景军抵达巴陵,日夜攻围,孙瑒率所部全力拒战,叛军败退。其后,孙瑒随王僧辩讨伐军顺流而下,及至克复姑熟时,孙瑒力战有功,被任命为员外散骑常侍,封爵富阳县侯,食邑一千户。不久后,授职假节、雄信将军、衡阳内史,未及赴任,又晋升为衡州平南府司马。因击破黄洞蛮贼有功,获授东莞太守,兼广州刺史。旋即任智武将军,督管湘州事务。

列传第十九  裴忌孙瑒

忌少聪敏,有识量,颇涉史传,为当时所称。解褐梁豫章王法曹参军。侯景之 乱,忌招集勇力,随高祖征讨,累功为宁远将军。及高祖诛王僧辩,僧辩弟僧智举 兵据吴郡,高祖遣黄他率众攻之,僧智出兵于西昌门拒战,他与相持,不能克。高 祖谓忌曰:“三吴奥壤,旧称饶沃,虽凶荒之馀,犹为殷盛,而今贼徒扇聚,天下 摇心,非公无以定之,宜善思其策。”忌乃勒部下精兵,轻行倍道,自钱塘直趣吴 郡,夜至城下,鼓噪薄之。僧智疑大军至,轻舟奔杜龛,忌入据其郡。高祖嘉之, 表授吴郡太守。

承圣三年(554年),广州刺史、曲江侯萧勃迁居始兴,继任广州刺史的王琳派孙瑒先行占据番禺。

  裴忌,字无畏,河东闻喜人也。祖髦,梁中散大夫。父之平,倜傥有志略,召补文德主帅。梁普通中众军北伐,之平随都督夏侯亶克定涡、潼,以功封费县侯。会衡州部民相聚寇抄,诏以之平为假节、超武将军、都督衡州五郡征讨诸军事。及之平至,即皆平殄,梁武帝甚嘉赏之。元帝承圣中,累迁散骑常侍、右卫将军、晋陵太守。世祖即位,除光禄大夫,慈训宫卫尉,并不就,乃筑山穿池,植以卉木,居处其中,有终焉之志。天康元年卒,赠仁威将军、光禄大夫,谥曰僖子。

高祖受禅,征为左卫将军。天嘉初,出为持节、南康内史。时义安太守张绍宾 据郡反,世祖以忌为持节、都督岭北诸军事,率众讨平之。还除散骑常侍、司徒左 长史。五年,授云麾将军、卫尉卿,封东兴县侯,邑六百户。及华皎称兵上流,高 宗时为录尚书辅政,尽命众军出讨,委忌总知中外城防诸军事。及皎平,高宗即位, 太建无年,授东阳太守,改封乐安县侯,邑一千户。四年,入为太府卿。五年,转 都官尚书。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1

  忌少聪敏,有识量,颇涉史传,为当时所称。解褐梁豫章王法曹参军。侯景之乱,忌招集勇力,随高祖征讨,累功为宁远将军。及高祖诛王僧辩,僧辩弟僧智举兵据吴郡,高祖遣黄他率众攻之,僧智出兵于西昌门拒战,他与相持,不能克。高祖谓忌曰:「三吴奥壤,旧称饶沃,虽凶荒之馀,犹为殷盛,而今贼徒扇聚,天下摇心,非公无以定之,宜善思其策。」忌乃勒部下精兵,轻行倍道,自钱塘直趣吴郡,夜至城下,鼓噪薄之。僧智疑大军至,轻舟奔杜龛,忌入据其郡。高祖嘉之,表授吴郡太守。

吴明彻督众军北伐,诏忌以本官监明彻军。淮南平,授军师将军、豫州刺史。 忌善于绥抚,甚得民和。改授使持节、都督谯州诸军事、谯州刺史。未及之官,会 明彻受诏进讨彭、汴,以忌为都督,与明彻掎角俱进。吕梁军败,陷于周,周授上 开府。隋开皇十四年,卒于长安,时年七十三。

承圣四年(555年),孙瑒听闻西魏已攻陷江陵,便弃广州而投靠王琳。同年,梁敬帝萧方智被陈霸先拥立,授孙瑒为持节、仁威将军、巴州刺史。

  高祖受禅,征为左卫将军。天嘉初,出为持节、南康内史。时义安太守张绍宾据郡反,世祖以忌为持节、都督岭北诸军事,率众讨平之。还除散骑常侍、司徒左长史。五年,授云麾将军、卫尉卿,封东兴县侯,邑六百户。及华皎称兵上流,高宗时为录尚书辅政,尽命众军出讨,委忌总知中外城防诸军事。及皎平,高宗即位,太建无年,授东阳太守,改封乐安县侯,邑一千户。四年,入为太府卿。五年,转都官尚书。

孙瑒,字德琏,吴郡吴人也。祖文惠,齐越骑校尉、清远太守。父循道,梁中 散大夫,以雅素知名。瑒少倜傥,好谋略,博涉经史,尤便书翰。起家梁轻车临川 嗣王行参军,累迁为安西邵陵王水曹中兵参军事。王出镇郢州,瑒尽室随府,甚被 赏遇。太清之难,授假节、宣猛将军、军主。王僧辩之讨侯景也,王琳为前军,琳 与瑒同门,乃表荐为戎昭将军、宜都太守,仍从僧辩救徐文盛于武昌。会郢州陷, 乃留军镇巴陵,修战守之备。俄而侯景兵至,日夜攻围,瑒督所部兵悉力拒战,贼 众奔退。瑒从大军沿流而下,及克姑熟,瑒力战有功,除员外散骑常侍,封富阳县 侯,邑一千户。寻受假节、雄信将军、衡阳内史,未及之官,仍迁衡州平南府司马。 破黄洞蛮贼有功,除东莞太守,行广州刺史。寻除智武将军,监湘州事。敬帝嗣位, 授持节、仁威将军、巴州刺史。

留守郢府

  吴明彻督众军北伐,诏忌以本官监明彻军。淮南平,授军师将军、豫州刺史。忌善于绥抚,甚得民和。改授使持节、都督谯州诸军事、谯州刺史。未及之官,会明彻受诏进讨彭、汴,以忌为都督,与明彻掎角俱进。吕梁军败,陷于周,周授上开府。隋开皇十四年,卒于长安,时年七十三。

高祖受禅,王琳立梁永嘉王萧庄于郢州,征瑒为太府卿,加通直散骑常侍。及 王琳入寇,以瑒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荆、巴、武、湘五州诸军事、安西 将军、郢州刺史,总留府之任。周遣大将史宁率众四万,乘虚奄至,瑒助防张世贵 举外城以应之,所失军民男女三千馀口。周军又起土山高梯,日夜攻逼,因风纵火, 烧其内城南面五十馀楼。时瑒兵不满千人,乘城拒守,瑒亲自抚巡,行酒赋食,士 卒皆为之用命。周人苦攻不能克,乃矫授瑒柱国、郢州刺史,封万户郡公。瑒伪许 以缓之,而潜修战具,楼雉器械,一朝严设,周人甚惮焉。及闻大军败王琳,乘胜 而进,周兵乃解。瑒于是尽有中流之地,集其将士而谓之曰:“吾与王公陈力协义, 同奖梁室,亦已勤矣。今时事如此,天可违乎!”遂遣使奉表诣阙。

太平二年(557年),陈霸先废萧方智,自立为帝,建立陈朝。天启元年(558年),王琳在郢州拥立永嘉王萧庄为帝,在北齐支持下起兵对抗陈朝,征辟孙瑒为太府卿(一作少府卿),加职通直散骑常侍。

  孙瑒,字德琏,吴郡吴人也。祖文惠,齐越骑校尉、清远太守。父循道,梁中散大夫,以雅素知名。瑒少倜傥,好谋略,博涉经史,尤便书翰。起家梁轻车临川嗣王行参军,累迁为安西邵陵王水曹中兵参军事。王出镇郢州,瑒尽室随府,甚被赏遇。太清之难,授假节、宣猛将军、军主。王僧辩之讨侯景也,王琳为前军,琳与瑒同门,乃表荐为戎昭将军、宜都太守,仍从僧辩救徐文盛于武昌。会郢州陷,乃留军镇巴陵,修战守之备。俄而侯景兵至,日夜攻围,瑒督所部兵悉力拒战,贼众奔退。瑒从大军沿流而下,及克姑熟,瑒力战有功,除员外散骑常侍,封富阳县侯,邑一千户。寻受假节、雄信将军、衡阳内史,未及之官,仍迁衡州平南府司马。破黄洞蛮贼有功,除东莞太守,行广州刺史。寻除智武将军,监湘州事。敬帝嗣位,授持节、仁威将军、巴州刺史。

天嘉元年,授使持节、散骑常侍、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封定襄县侯,邑一千 户。瑒怀不自安,乃固请入朝,征为散骑常侍、中领军。未拜,而世祖从容谓瑒曰: “昔硃买臣愿为本郡,卿岂有意乎?”仍改授持节、安东将军、吴郡太守,给鼓吹 一部。及将之镇,乘舆幸近畿饯送,乡里荣之。秩满,征拜散骑常侍、中护军,鼓 吹如故。留异之反东阳,诏瑒督舟师进讨。异平,迁镇右将军,常侍、鼓吹并如故。 顷之,出为使持节、安东将军、建安太守。光大中,以公事免,寻起为通直散骑常 侍。

天启二年(559年)六月,陈霸先去世,其侄陈蒨(陈文帝)即位。王琳闻讯后,便任命孙瑒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荆巴武湘五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史,总揽留守事宜,自己则拥奉萧庄出兵屯驻濡须口。

  高祖受禅,王琳立梁永嘉王萧庄于郢州,征瑒为太府卿,加通直散骑常侍。及王琳入寇,以瑒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郢、荆、巴、武、湘五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郢州刺史,总留府之任。周遣大将史宁率众四万,乘虚奄至,瑒助防张世贵举外城以应之,所失军民男女三千馀口。周军又起土山高梯,日夜攻逼,因风纵火,烧其内城南面五十馀楼。时瑒兵不满千人,乘城拒守,瑒亲自抚巡,行酒赋食,士卒皆为之用命。周人苦攻不能克,乃矫授瑒柱国、郢州刺史,封万户郡公。瑒伪许以缓之,而潜修战具,楼雉器械,一朝严设,周人甚惮焉。及闻大军败王琳,乘胜而进,周兵乃解。瑒于是尽有中流之地,集其将士而谓之曰:「吾与王公陈力协义,同奖梁室,亦已勤矣。今时事如此,天可违乎!」遂遣使奉表诣阙。

高宗即位,以瑒功名素著,深委任焉。太建四年,授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 安西将军、荆州刺史,出镇公安。瑒增修城池,怀服边远,为邻境所惮。居职六年, 又以事免,更为通直散骑常侍。及吴明彻军败吕梁,授使持节、督缘江水陆诸军事、 镇西将军,给鼓吹一部。寻授散骑常侍、都督荆、郢、巴、武、湘五州诸军事、郢 州刺史,持节、将军、鼓吹并如故。十二年,坐疆埸交通抵罪。

死守孤城

  天嘉元年,授使持节、散骑常侍、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封定襄县侯,邑一千户。瑒怀不自安,乃固请入朝,征为散骑常侍、中领军。未拜,而世祖从容谓瑒曰:「昔硃买臣愿为本郡,卿岂有意乎?」仍改授持节、安东将军、吴郡太守,给鼓吹一部。及将之镇,乘舆幸近畿饯送,乡里荣之。秩满,征拜散骑常侍、中护军,鼓吹如故。留异之反东阳,诏瑒督舟师进讨。异平,迁镇右将军,常侍、鼓吹并如故。顷之,出为使持节、安东将军、建安太守。光大中,以公事免,寻起为通直散骑常侍。

后主嗣位,复除通直散骑常侍,兼起部尚书。寻除中护军,复爵邑,入为度支 尚书,领步兵校尉。俄加散骑常侍,迁侍中、祠部尚书。后主频幸其第,及著诗赋 述勋德之美,展君臣之意焉。又为五兵尚书,领右军将军,侍中如故。以年老累乞 骸骨,优诏不许。祯明元年卒官,时年七十二。后主临哭尽哀,赠护军将军,侍中 如故,给鼓吹一部,朝服一具,衣一袭,丧事量加资给,谥曰桓子。

天启三年(560年)二月,北周听说王琳东下进兵的消息,派荆州刺史史宁率军四万乘虚袭击郢州。孙瑒的属下助防张世贵以外城投降史宁,使孙瑒失去军民男女三千余口。北周军又建起土山高梯,日夜攻逼,趁风纵火,烧毁内城南面五十多座城楼。当时郢州城中兵员不满千人,孙瑒绕城固守,亲自巡视慰问将士,依次斟酒送食,将士都乐于用命。北周军苦攻不能下,于是假意授孙瑒为柱国、郢州刺史,封万户郡公。孙瑒表面上答允,来延缓北周攻势,却在暗中修造战具、城楼、城堞及各种器械,一日之间完成严密的设防,北周军惊骇万分。

  高宗即位,以瑒功名素著,深委任焉。太建四年,授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安西将军、荆州刺史,出镇公安。瑒增修城池,怀服边远,为邻境所惮。居职六年,又以事免,更为通直散骑常侍。及吴明彻军败吕梁,授使持节、督缘江水陆诸军事、镇西将军,给鼓吹一部。寻授散骑常侍、都督荆、郢、巴、武、湘五州诸军事、郢州刺史,持节、将军、鼓吹并如故。十二年,坐疆埸交通抵罪。

瑒事亲以孝闻,于诸弟甚笃睦。性通泰,有财物散之亲友。其自居处,颇失于 奢豪,庭院穿筑,极林泉之致,歌钟舞女,当世罕俦,宾客填门,轩盖不绝。及出 镇郢州,乃合十馀船为大舫,于中立亭池,植荷芰,每良辰美景,宾僚并集,泛长 江而置酒,亦一时之胜赏焉。常于山斋设讲肆,集玄儒之士,冬夏资奉,为学者所 称。而处己率易,不以名位骄物。时兴皇寺朗法师该通释典,瑒每造讲筵,时有抗 论,法侣莫不倾心。又巧思过人,为起部尚书,军国器械,多所创立。有鉴识,男 女婚姻,皆择素贵。及卒,尚书令江总为其志铭,后主又题铭后四十字,遣左民尚 书蔡徵宣敕就宅镌之。其词曰:“秋风动竹,烟水惊波。几人樵径,何处山阿?今 时日月,宿昔绮罗。天长路远,地久云多。功臣未勒,此意如何。”时论以为荣。 瑒二十一子,咸有父风。世子让,早卒。第二子训,颇知名,历临湘令,直阁将军、 高唐太守。陈亡入隋。

举州降陈

  后主嗣位,复除通直散骑常侍,兼起部尚书。寻除中护军,复爵邑,入为度支尚书,领步兵校尉。俄加散骑常侍,迁侍中、祠部尚书。后主频幸其第,及著诗赋述勋德之美,展君臣之意焉。又为五兵尚书,领右军将军,侍中如故。以年老累乞骸骨,优诏不许。祯明元年卒官,时年七十二。后主临哭尽哀,赠护军将军,侍中如故,给鼓吹一部,朝服一具,衣一袭,丧事量加资给,谥曰桓子。

史臣曰:在梁之季,寇贼实繁,高祖建义杖旗,将宁区夏,裴忌早识攀附,每 预戎麾,摧锋却敌,立功者数矣。孙瑒有文武干略。见知时主,及行军用兵,师司 马之法,至于战胜攻取,屡著勋庸,加以好施接物,士咸慕向。然性不循恒,频以 罪免,盖亦陈汤之徒焉。

就在孙瑒固守郢州之时,陈朝将领侯瑱大败王琳,乘胜而进。北周军闻讯后,便解围而去。孙瑒于是拥有长江中游的全部土地,他聚集将士,并对他们说:“我与王公(王琳)协力同议,同心辅助梁室,也够得上尽心尽力了。现下时局如此,天命怎么能违抗!”于是派使者奉表向陈蒨投降。

  瑒事亲以孝闻,于诸弟甚笃睦。性通泰,有财物散之亲友。其自居处,颇失于奢豪,庭院穿筑,极林泉之致,歌钟舞女,当世罕俦,宾客填门,轩盖不绝。及出镇郢州,乃合十馀船为大舫,于中立亭池,植荷芰,每良辰美景,宾僚并集,泛长江而置酒,亦一时之胜赏焉。常于山斋设讲肆,集玄儒之士,冬夏资奉,为学者所称。而处己率易,不以名位骄物。时兴皇寺朗法师该通释典,瑒每造讲筵,时有抗论,法侣莫不倾心。又巧思过人,为起部尚书,军国器械,多所创立。有鉴识,男女婚姻,皆择素贵。及卒,尚书令江总为其志铭,后主又题铭后四十字,遣左民尚书蔡徵宣敕就宅镌之。其词曰:「秋风动竹,烟水惊波。几人樵径,何处山阿?今时日月,宿昔绮罗。天长路远,地久云多。功臣未勒,此意如何。」时论以为荣。瑒二十一子,咸有父风。世子让,早卒。第二子训,颇知名,历临湘令,直阁将军、高唐太守。陈亡入隋。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同年,陈蒨授孙瑒为使持节、散骑常侍、安南将军、湘州刺史,封爵定襄县侯,食邑一千户。孙瑒心中不安,坚请入朝,被征召为散骑常侍、中领军。还未拜官,陈文帝陈蒨加以斡旋,对他说:“当年朱买臣愿在本郡为官,你莫非有朱买臣的意愿吗?”于是改授他为持节、安东将军、吴郡太守,并赐鼓吹一部。等到孙瑒将要赴任时,陈蒨亲自在建康周围为其饯送,他的乡人都以此为荣。

  史臣曰:在梁之季,寇贼实繁,高祖建义杖旗,将宁区夏,裴忌早识攀附,每预戎麾,摧锋却敌,立功者数矣。孙瑒有文武干略。见知时主,及行军用兵,师司马之法,至于战胜攻取,屡著勋庸,加以好施接物,士咸慕向。然性不循恒,频以罪免,盖亦陈汤之徒焉。

天嘉二年(561年),孙瑒任满,被征拜为散骑常侍、中护军,赐鼓吹如故。同年,东阳太守留异叛乱,陈蒨命孙瑒督率水师进讨。

天嘉三年(562年),留异之乱平定。天嘉四年(563年)正月,孙瑒转任镇右将军,所领散骑常侍、鼓吹如故。不久后,出任使持节、安东将军、建安太守。

光大元年(567年),因公事被免官,不久后仍被起用为通直散骑常侍。

宣帝倚信

光大二年(568年),陈宣帝陈顼即位。陈顼因为孙瑒的功勋名望一向显著,所以对他深加信任。

太建四年(572年)三月,孙瑒担任都督荆、信二州诸军事、安西将军、荆州刺史,出镇公安。在任内,孙瑒增修城池,怀柔边远,使其顺服,为邻国所畏惧。在职六年后,又因公事被免职,改任通直散骑常侍。

太建十年(578年)二月,吴明彻北伐失利,于吕梁兵败被俘。同年三月,陈顼授孙瑒为使持节、督缘江水陆诸军事、镇西将军,赐鼓吹一部,与淳于量等防备北周进攻 。同年十一月,任散骑常侍、都督荆郢巴武湘五州诸军事、郢州刺史,所领使持节、镇西将军及鼓吹均如故。

太建十二年(580年),因与边境勾结之罪名而受处罚。

晚年经历

太建十四年(582年),后主陈叔宝继位,授孙瑒为通直散骑常侍,兼起部尚书。六月,任中护军, 恢复其爵位及食邑,入朝担任度支尚书,兼步兵校尉。其后再晋升为散骑常侍,调任侍中、祠部尚书。陈叔宝频频驾临其府第,与孙瑒一同写诗作赋,来撰述美好的功勋德行,申述君臣之胸怀。之后又任五兵尚书,领右军将军、侍中之职如故。孙瑒因年老多次请求致仕,陈叔宝优诏不允。

倍极哀荣

祯明元年(587年),孙瑒在任上逝世,享年七十二岁。陈叔宝亲临哭悼,极尽哀情,追赠护军将军、侍中如故,赐鼓吹一部、朝服一具、衣一袭,对于丧事所须由朝廷酌量加以供给,赐谥桓子。孙瑒去世后,尚书令江总为他作墓志铭,后主在墓志铭后题写四十个字,派左民尚书蔡征宣敕,镌刻在墓宅上。时人都以此为荣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卷二十五,孙瑒生平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