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藩镇割据2,王思礼简介和故事

王思礼是高句丽人,出身将门之家,自小书读兵法,是唐朝中期将领。曾跟随王忠嗣、哥舒翰征战四方,参与攻取石堡城、镇守潼关、参与收复两京等;历任河东节度使、司空等职,封爵霍国公,是初以来身居三公而不居相位的第一人。公元761年,王思礼病逝,追赠太尉,谥号武烈。人物生平 因功升职 王思礼本是高句丽人,后来移居唐朝营州。王思礼出身将门之家,他的父亲王虔威是朔方军将领,以通晓兵法而闻名。王思礼年少时学习军事,跟随河东节度使王忠嗣到河西,与哥舒翰同为押衙。等到哥舒翰升任陇右节度使,王思礼与中郎周泌作为哥舒翰的押衙,由于攻取石堡城有功,升任右金吾卫将军,充任关西兵马使,兼任河源军使。 天宝十一载,王思礼升任云麾将军。 误期获罪 天宝十二载,王思礼跟随哥舒翰征讨九曲,由于王思礼延误时间,因此哥舒翰下令处死王思礼,临刑之时,哥舒翰却下令赦免王思礼。王思礼慢慢地说:“要杀就杀,为何还要赦免?”诸将领都对他的话感到壮烈。 天宝十三载,吐蕃苏毗王来到边塞,归附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命令哥舒翰到磨环川接应他。恰逢此时王思礼从马上坠下伤到脚,哥舒翰对中使李大宜说:“王思礼已经伤到脚,想到哪里去呢?”同年,王思礼加任特进。 攻打叛军 天宝十四载六月,王思礼升任金城太守。同年十二月,发生安史之乱,哥舒翰担任平乱元帅,奏请王思礼担任开府仪同三司,兼任太常卿同正员,充当元帅府马军都将,每件事都单独与王思礼商议决定。不久,哥舒翰患病,不能处理军政之事,于是将军政之事全权委托给田良丘。田良丘不敢一人决断,便让王思礼主管骑兵,李承光主管步兵。王思礼、李承光二人争胜,因此军队不能相互统一。 天宝十五载二月,王思礼请求哥舒翰谋杀安思顺的父亲安元贞,并趁机在纸上用密语告诉哥舒翰,请他抗表诛杀杨国忠,哥舒翰不答应。王思礼又请求用三十名骑兵劫持到潼关,将其杀死,哥舒翰说:“如果这样做,就是我哥舒翰谋反,和安禄山有什么区别。”六月,潼关失守,王思礼西行到达安化郡。王思礼与吕崇贲、李承光一起引到军中大旗下,唐肃宗李亨责问他们不能坚守防地,一并处以军法。宰相房琯建议赦免他们,可以取得以后战事效果,于是杀死李承光而释放王思礼和吕崇贲,王思礼和吕崇贲、房琯同任副使。不久在便桥的战斗中,作战不利,王思礼拜任关内行营节度、河西陇右伊西行营兵马使。 至德二载二月,朝廷派遣王思礼率军驻守武功,兵马使郭英乂驻守东原,王难得驻守西原。二月十九日,叛军将领安守忠、李归仁、安太清率军进攻武功,郭英乂与叛军交战不利,中箭受伤逃走,王难得见死不救,也随之败退,王思礼顾及敌方势众而撤退到扶风。叛军分兵至大和关,距离凤翔五十里。唐肃宗在凤翔非常惊骇,于是进行戒严。中官以及朝廷官员都派出自己的儿子出战,唐肃宗派遣左右巡御史虞侯将他的名字写上,这类事情方得到制止。同时命令司徒郭子仪率领朔方的军队击退叛军。 收复两京 至德二载九月,王思礼跟随元帅、广平王李豫收复西京长安,叛军已败,王思礼带领军队率先进入景清宫。后跟随郭子仪赶赴陕城、曲沃、新店作战,连连击败叛军,收复东京洛阳。王思礼接着在绛郡击败叛军六千多人,缴获的器械堆积如山,牛马数以万计。由于王思礼屡立战功,朝廷于是升任他为户部尚书,封霍国公,食邑三百户。不久,兼任潞、沁等州节度使。 乾元二年,王思礼与郭子仪等九位节度使在相州包围安庆绪。王思礼统领关中、潞州的行营步兵三万人、骑兵八千人,大军溃败,惟独王思礼和李光弼两支人马齐全。不久,王思礼在直千岭击败史思明别将一万多人。同年四月初四日,王思礼在潞城东面击败史思明部将杨旻。李光弼镇守河阳时,王思礼代任河东节度副大使。七月二十三日,唐肃宗诏令王思礼担任太原尹、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兼任御史大夫。王思礼在职期间,军队器械精良,存贮军粮达一百万石。 因病去世 上元元年闰三月初七日,唐肃宗加任王思礼为司空。从唐高祖武德年间以来,身为三公而不居相位,只有王思礼一人而已。 上元二年四月,王思礼因病去世。唐肃宗下令辍朝一天,追赠王思礼为太尉,赐谥号武烈,并派遣鸿胪卿负责办理王思礼的丧事。王思礼是汉人吗 王思礼本是高句丽人,后来移居唐朝营州。《王思礼传》记载:“王思礼,营州城傍高丽人也”。王思礼的故事 当初,潼关战败时,王思礼的马中箭而死,这时有一名骑兵张光晟把自己的马给了他,王思礼问他的姓名,他没有告诉就走了。王思礼暗中记住张光晟的相貌,后来多方寻找,但没有找到。乾元二年,王思礼到河东之后,有人进谗言陷害代州刺史辛云京,王思礼十分愤怒,辛云京惧怕,不知道如何办才好。这时张光晟在辛云京的部下,就对辛云京说:“我曾经帮助过王将军,向来不敢提起这件事的原因,是认为以这件事来取赏是耻辱。现在你有危急,请让我去见王将军,一定能为你解除危难。”辛云京就高兴地让他前去。张光晟谒见王思礼,还没有说话,就被王思礼一眼认出来,说:“噫!你难道不是我的救命恩人吗?为什么这样晚才见到你呢!”张光晟就把实情告诉王思礼。王思礼十分高兴,握着张光晟的手,涕泣呜咽地说:“我所以能有今天,都是因为你救我一命的功劳。我一直在寻找你。”于是引张光晟同床而坐,相约结为兄弟。张光晟借机谈到辛云京的冤情。王思礼说:“辛云京罪过也不小,现在为你的情面而饶恕他。”当天,王思礼就提升张光晟为兵马使,并赠送给他许多钱财以及田地宅第。人物评价 王思礼擅长谋略,却不擅长用兵,然而他立法严整,因此士卒不敢违反,受到当时人们所称道。

王思礼,高句丽人,唐朝将领。朔方军将领王虔威之子,王思礼少习军事,初任押衙,先后隶属河东节度使王忠嗣、陇右节度使哥舒翰麾下。历任右金吾卫将军、关西兵马使、河源军使、金城太守、元帅府马军都将等。 天宝十五年,当时正值安史之乱,潼关失守,王思礼西逃安化郡,唐肃宗责问其不能坚守防地,打算处以军法。但在宰相房琯的劝谏下,得到赦免。后任关内行营节度、河西陇右伊西行营兵马使。 至德二年,王思礼驻军武功,当时叛军进攻武功,王思礼便退保扶风。后接连击败叛军,收复西京长安、东京洛阳。由于王思礼屡立战功,朝廷便升任他为户部尚书,封霍国公。不久,兼任潞、沁等州节度使。 乾元二年,王思礼与郭子仪等节度使围攻叛军首领安庆绪,各路大军溃败,惟独王思礼和李光弼两支军队得以保全。后历任河东节度副大使、太原尹、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御史大夫等。 上元元年,王思礼升-。从唐朝建立以来,身居三公而不居相位,只有王思礼一人。上元二年,王思礼病逝,追赠太尉,谥号武烈。 因功升职 王思礼本是高句丽人,后来移居唐朝营州。王思礼出身将门之家,他的父亲王虔威是朔方军将领,以通晓兵法而闻名。王思礼年少时学习军事,跟随河东节度使王忠嗣到河西,与哥舒翰同为押衙。等到哥舒翰升任陇右节度使,王思礼与中郎周泌作为哥舒翰的押衙,由于攻取石堡城有功,升任右金吾卫将军,充任关西兵马使 ,兼任河源军使。 天宝十一年,王思礼升任云麾将军。 误期获罪 天宝十二年,王思礼跟随哥舒翰征讨九曲,由于王思礼延误时间,因此哥舒翰下令处死王思礼,临刑之时,哥舒翰却下令赦免王思礼。王思礼慢慢地说:“要杀就杀,为何还要赦免?” 诸将领都对他的话感到壮烈。 天宝十三年,吐蕃苏毗王来到边塞,归附唐朝,唐玄宗李隆基命令哥舒翰到磨环川接应他。恰逢此时王思礼从马上坠下伤到脚,哥舒翰对中使李大宜说:“王思礼已经伤到脚,想到哪里去呢?” 同年,王思礼加任特进。 攻打叛军 天宝十四年六月,王思礼升任金城太守。同年十二月,发生安史之乱,哥舒翰担任平乱元帅,奏请王思礼担任开府仪同三司,兼任太常卿同正员,充当元帅府马军都将,每件事都单独与王思礼商议决定。[11-12] 不久,哥舒翰患病,不能处理军政之事,于是将军政之事全权委托给田良丘。田良丘不敢一人决断,便让王思礼主管骑兵,李承光主管步兵。王思礼、李承光二人争胜,因此军队不能相互统一。 天宝十五年二月,王思礼告诉哥舒翰想谋杀安思顺的父亲安元贞,并趁机在纸上用密语告诉哥舒翰,请求哥舒翰抗表诛杀杨国忠,哥舒翰不答应。王思礼又请求用三十名骑兵劫持到潼关,将其杀死,哥舒翰说:“如果这样做,就是我哥舒翰谋反,和安禄山有什么区别。”六月,潼关失守,王思礼西行到达安化郡。王思礼与吕崇贲、李承光一起引到军中大旗下,唐肃宗李亨责问他们不能坚守防地,一并处以军法。宰相房琯建议赦免他们,可以取得以后战事效果,于是杀死李承光而释放王思礼和吕崇贲,王思礼和吕崇贲、房琯同任副使。不久在便桥的战斗中,作战不利,王思礼拜任关内行营节度、河西陇右伊西行营兵马使。[14-15] 至德二年二月,朝廷派遣王思礼率军驻守武功,兵马使郭英义驻守东原,王难得驻守西原。二月十九日,叛军将领安守忠、李归红、安泰清率军进攻武功,郭英义与叛军交战不利,中箭受伤逃走,王难得见死不救,也随之败退,王思礼顾及敌方势众而撤退到扶风。叛军分兵至大和关,距离凤翔五十里。唐肃宗在凤翔非常惊骇,于是进行-。 中官以及朝廷官员都派出自己的儿子出战,唐肃宗派遣左右巡御史虞侯将他的名字写上,这类事情方得到制止。同时命令司徒郭子仪率领朔方的军队击退叛军。[17-18] 收复两京 至德二年九月,王思礼跟随元帅、广平王李豫收复西京长安,叛军已败,王思礼带领军队率先进入景清宫。后跟随郭子仪赶赴陕城、曲沃、新店作战,连连击败叛军,收复东京洛阳。王思礼接着在绛郡击败叛军六千多人,缴获的器械堆积如山,牛马数以万计。由于王思礼屡立战功,朝廷于是升任他为户部尚书,封霍国公,食邑三百户。 不久,兼任潞、沁等州节度使。 乾元二年,王思礼与郭子仪等九位节度使在相州包围安庆绪。王思礼统领关中、潞州的行营步兵三万人、骑兵八千人,大军溃败,惟独王思礼和李光弼两支人马齐全。不久,王思礼在直千岭击败史思明别将一万多人。同年四月初四日,王思礼在潞城东面击败史思明部将杨旻。 李光弼镇守河阳时,王思礼代任河东节度副大使。 七月二十三日,唐肃宗诏令王思礼担任太原尹、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 ,兼任御史大夫。王思礼在职期间,军队器械精良,存贮军粮达一百万石。[24-25] 因病去世 上元元年闰三月初七日,唐肃宗加任王思礼为司空。从唐高祖武德年间以来,身为三公而不居相位,只有王思礼一人而已。[26-28] 上元二年四月,王思礼因病去世。唐肃宗下令辍朝一天,追赠王思礼为太尉,赐谥号武烈 ,并派遣鸿胪卿负责办理王思礼的丧事。 主要成就 安史之乱时,王思礼率军屡次击败叛军,收复西京长安和东京洛阳,所立战功颇多,缴获敌军的器械堆积如山,牛马数以万计。 王思礼在太原任职期间,军队器械精良,存贮军粮多达一百万石。

《皇权的衍生物》目录

肃宗灵武即位后,即着手建立新的政府组织。参与拥立的官员受到了重用。如,以御史中丞裴冕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大理司直、朔方留后、支度副使杜鸿渐为兵部郎中,朔方节度判官崔漪为吏部郎中,并知中书舍人。这些官员受到重用,一方面是肃宗对从龙之臣的投桃报李。另一方面,也是新政府的建立几乎是从零开始,可用之人非常之少,朔方、河西幕下的官员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率先被委以重任。这些官员由方镇幕府直接进入中枢要害部门,裴冕还直接升任宰相,也真是时势造人。跟对人,还碰到了好机会,想不发都难,太阳底下并无新事。

返回目录

    (十九)安史之乱——藩镇割据2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1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2

随着肃宗即位大赦文的颁布,由沦陷区进入灵武的官员多起来。这些官员中,就有六月桃林之战失败后幸存下来的军官,比如像王思礼、李承光等;有从京师逃出来的官员;甚至还有从洛阳、河北、河南沦陷区逃亡过来的官员。这些官员到灵武以后,大都被委以重任。

上章讲到唐初,全国实行府兵制共置634个折冲府,其中有261个位于保卫京师长安的关中,故军力是外轻内重,保证唐室有足够的兵力保卫京师及其政权。

对军队的重整也几乎是从零开始。肃宗一登大位,即设立元帅府,任命广平王李俶——也就是后来的代宗为天下兵马元帅,负责整合兵力,统筹平叛行动。当时军务繁忙,各地上报军情方面的奏章,先报到元帅府,一般军情,由元帅府处理;遇到重要军情或火线战报,就再次封好,报到宫中由皇帝决断。

唐玄宗开元十年设置节度使,许其率兵镇守边地,军力日渐强大,渐有凌驾中央之势。到开元十四年时,京师守卫改由彍骑(kuò qí,兵名)负责。而天宝年间,边镇兵力达50万,安禄山一人更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这三地之间地域相连,兵力又于诸镇之中最强,拥兵20万,实力强大。相反,中央兵力则不满8万,形成外重内轻的军事局面,渐渐形成地方反过来威胁中央的危机。

肃宗汲取了藩帅权力过重、尾大不掉,甚至反噬中央的教训,想要建立一支由中央直接掌握的部队。这一任务自然就落在元帅广平王李俶的身上。据《旧唐书 代宗本纪》记载:禄山之乱,京城陷贼,从肃宗搜兵灵武,以上为天下兵马元帅。时朝廷草创,兵募寡弱,上推心示信,招怀流散,比至彭原,兵众数万。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3

从以上记载可以看出,肃宗重建部队的兵源一开始是流散的士兵。流散士兵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桃林之战后幸存的士兵,这我在前文已经分析过;其二是玄宗西逃时脱离部队的禁军。肃宗的努力取得了相当的成效,除整编恢复了左右羽林、左右龙武军外,还相继组建了一批新名号的禁军,如神武军、神威军、英武军、衙前射生、天威军、长兴军、宁国军、威远军等。

安禄山兼三大兵镇独掌大军,其中精锐唐朝正规军已达到15万,拥兵边陲,其手下骁勇善战。因而得到唐玄宗宠信,引来宰相杨国忠忌恨,两人因而交恶,而唐玄宗又对此不加干预。杨国忠与安禄山之间争权夺利,成了安史之乱的导火线。此外,西北派节度使哥舒翰与东北派节度使安禄山之间,也素有裂隙。

在大力建军的同时,肃宗还从各地征调部队。召朔方节使郭子仪、河东节度使李光弼回师朔方。向河西、安西征调部队。有了这些军队,肃宗还感觉不够,想要得到外军的支援。任命豳王李守礼之子李承寀为敦煌王,命令他与朔方军左武锋使仆固怀恩出使回纥,请求其发兵助战。还派出使节远赴中亚的拔汗那国调集部队,并通过拔汗那国向西域诸城邦国家传信,许以重赏,请它们派兵随同安西部队入援。拔汗那国即是汉代出汗血宝马的大宛,其国君是唐朝册封的,是大唐在西域的藩属国。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4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5

                              范阳起兵

八月初,郭子仪、李光弼率领马步兵力五万返回朔方。有了这支生力军,肃宗一下子有了底气,朝廷上下都感到兴复有望。肃宗对两员将领在原来职务上加官,并同时拜相:任命郭子仪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李光弼为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郭子仪原来职务是灵武郡太守、朔方军节度使。因为此时灵武已由郡升格大都督府,郭子仪就改任灵武大都督府长史、朔方军节度使。李光弼原来职务是摄御史大夫,河东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兼魏郡太守、河北道采访使。

因此在唐朝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12月16日),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的安禄山,发动属下唐兵以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共15万人,号称20万,以“忧国之危“、奉密诏讨伐杨国忠为借口在范阳起兵。

李光弼在此之前一直在河北与叛军作战,虽然被任命为河东节度,实际还没有到任。这次回师以后,肃宗就让他回河东上任。李光弼留下大部分兵马,带着景城、河间兵五千赴太原上任。

《资治通鉴 卷第二百一十七 唐纪三十三》记载:

就在肃宗即位以后不久,长安的叛军出了件大事。叛军中的同罗、突厥部队,占领长安后一直驻扎在禁苑中。七月二十二日甲戌,其酋长阿史那从礼带领五千骑兵,盗得二千匹厩马逃向朔方。这些家伙一直往北,跑到了河套一带胡人的聚集地。阿史那从礼在此策动了九姓胡和六胡州的胡人数万人集结在经略军(今内蒙古鄂托克旗东)北,准备南下朔方大干一场。同罗、突厥骑兵的战力唐军已经在桃林之战中领教过,肃宗不敢掉以轻心,所以郭子仪征尘刚洗,即派他赴天德军(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东北)发兵剿除这些胡人。

“禄山乘铁舆,步骑精锐,烟尘千里,鼓噪震地。时海内久承平,百姓累世不识兵革,猝闻范阳兵起,远近震骇。河北皆禄山统内,所过州县,望风瓦解。守令或开门出迎,或弃城窜匿,或为所擒戮。”

到了九月份,元帅府行军司马李泌向肃宗建议:“灵武偏处朔陲,号令调集,多有不便。陛下不如南下彭原,待西北援军将至,再到扶风接应。到时江南庸调亦至,部队保障,可确保无虞。”肃宗觉得有道理。九月十七日戊辰,肃宗从灵武出发,于九月二十五日丙子到达顺化郡。此时,从成都赶来册立的韦见素、房琯、崔涣一行也到达顺化,他们向肃宗奉上玉玺、宝册,传达玄宗诰命。肃宗自然是一番推辞,接着毕恭毕敬地把宝册供起来,早请示晚汇报,像对待玄宗一样。

安禄山乘铁舆,其属下步骑精锐烟尘千里,鼓噪之声震地。当时海内承平日久,百姓以及几代人没有见过战争了,听说范阳兵起,都非常震惊。河北都是安禄山统辖范围内的,叛军所经过的州县,都望风瓦解,当地县令或者开门迎接叛军,或者弃城逃跑,或者被叛军擒杀,叛军很快就控制了河北。太原以及东受降城的人奏报唐玄宗安禄山造反,而唐玄宗仍然认为是厌恶安禄山的人编造的假话,没有相信。

对于三位玄宗派来的宰相,还是继续原职使用。韦见素原来是依附杨国忠上位的,肃宗有些看不起他,对其态度比较冷淡。对待房琯就是另外一种态度。房琯在当时就以文才和政绩名动天下。此外,他还与肃宗有渊源,担任过左庶子。左庶子是太子东宫内左春坊的主官,当然李亨当太子时候比较悲催,玄宗没有让他开府,房琯不过是挂个名,实际上没有为李亨服过务。但现在不同了,李亨当了皇帝,想用谁就用谁,房琯怎么着也算作老部下了,再加上总感觉身边缺心腹,就对房琯格外地亲。两人再一谈话,房琯口才好,谈起局势来滔滔不绝,听得肃宗不断点头,仿佛刘备遇到了诸葛亮一般,对他就更加看重了。有了肃宗的垂青,房琯干劲就很足了,以天下为己任,敢作敢当,搞得其他宰相没事做,只得拱手靠边站。

等到十一月十五日,唐玄宗才相信安禄山确实率兵造反,速速召来宰相安禄山死对头杨国忠商议应变之策。一面派使毕思琛往东都洛阳募兵防守,一面召回远在边陲的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回京,兼任范阳、平卢节度使,以防守洛阳。接着任命他的第六子荣王李琬为元帅、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为副元帅东征,抵挡安禄山叛军。

在顺化郡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九月二十八日己卯,肃宗把副元帅李承光给杀了。关于这件事,《旧唐书 房琯传》记载得比较详细:其年八月,与左相韦见素、门下侍郎崔涣等奉使灵武,册立肃宗。至顺化郡谒见,陈上皇传付之旨,因言时事,词情慷慨,肃宗为之改容。时潼关败将王思礼、吕崇贲、李承光等引于纛下,将斩之,琯从容救谏,独斩承光而已。肃宗以琯素有重名,倾意待之,琯亦自负其才,以天下为己任。

由于唐朝的精锐边军大多还没有赶回,高仙芝、封常清临时在长安、洛阳募兵,得到的大部分是市井子弟,缺乏战斗经验,而且还没有经过训练。 安禄山的大军虽然遇上阻碍,但由于杨国忠根本没有指挥经验,使安禄山于同年十二月十二日就攻入洛阳。唐玄宗接到洛阳失守消息,听信宦官监军边令诚的谗言,在这关键时刻杀大将封常清、高仙芝朝,廷丧失了两员经验丰富的大将,为后面的惊天祸患埋下了伏笔。

这件事非常蹊跷,其原因决不是追究桃林战败责任那么简单。王思礼和李承光,都是出身河西节度的将领。安禄山叛乱以前,王思礼职务是河西兵马使兼河源军使。李承光也做过河西兵马使。天宝十四载年末,哥舒翰被委任太子先锋元帅守潼关的时候,王思礼任元帅府马军都将,李承光任步军都将,吕崇贲任蒲州刺史兼蒲关防御使。桃林之战后,潼关失守,王思礼、李承光逃出战场,弃守潼关向西败逃。同位于黄河沿线上游的蒲关也没有发生战斗,吕崇贲是未作抵抗弃关而逃。后来,三人都不约而同地逃到灵武。肃宗即位以后,李承光任副元帅、王思礼任行在都知兵马使、吕崇贲任关内节度使兼顺化郡太守。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6

以上是三人以往的经历。可以看出,王思礼、李承光、吕崇贲三人在肃宗即位之初都没有因以前的败仗在仕途上受影响。如果肃宗真要追究以前败军的责任,那也应当是在灵武做的工作。即使是不作处置,也决不会重用三人。而现在把这件事提起来,从深受重用到突然要砍头,剧情转换之大真让人看不懂。

                                  潼关大败

如果要追究责任,似乎吕崇贲的罪责更大一些。王思礼、李承光在桃林之战中不是主帅,对于失败不负主要责任,作战中也能尽职,血战竟日,锋矢交加之下侥幸生还。至于潼关失守,那也是部队在野战中损失过大,主帅被俘,无力回天所致。客观看待李承光的表现,非不尽力,实不可为,于情于理,都不应追以重责。吕崇贲就不同了,他是蒲州刺史兼蒲关防御使,保境守土,职责所系。但就因为下游潼关失守,未交一兵即弃城而逃,无论如何是讲不过去的。如果真要追究三人其中之一的责任,也应当拿吕崇贲开刀。

此时唐玄宗不得不起用半身不遂,病废在家的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为兵马副元帅,让田良丘充任行军司马,马军指挥王思礼、步兵指挥李承光等人担任属将令,率军20万,镇守潼关。

而且更为搞笑的是,由于房琯的说情,只杀了李承光一人。其他两个人呢?按说应当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怎么着也得贬官流放。实际上,这两人当时就给放了,官还照做,一点儿都没受影响。王思礼后来做过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使,一直做到正一品的司空。吕崇贲也一样,官运亨通,官至节度使,最后在广州都督任上被乱军所杀。所以说,肃宗所针对的,就是李承光一人。所谓追究以前败军失地的责任,不过是找来的杀人借口。因为这个借口,相关的王、吕二人不幸被拿来陪斩。

潼关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哥舒翰进驻潼关后,立即加固城防,深沟高垒,闭关固守。

有证据吗?有。不过在正史上找不到。

天宝十五载正月,安禄山命其子安庆绪率兵攻潼关,被哥舒翰击退。安军主力被阻于潼关数月,不能西进,安禄山见强攻不行,便命崔乾佑将老弱病残的士卒屯于陕郡(今河南三门峡市西),而将精锐部队隐蔽起来,想诱使哥舒翰弃险出战。哥舒翰深知其中有诈,仍旧闭关不出。

事情过了很多年,到了肃宗的儿子代宗时期,李承光的夫人也过世了,家人想要将夫妻合葬,就请李承光先前的老部下于邵给朝廷上了一道表章进行申请。因为于邵是当时的大手笔,这道表章就有幸流传了下来。通过这道表章,我们能看到李承光之死真正的原因。臣某言:臣固不肖,宠由父任,累荷朝奖,非臣本才。永惟筮仕之初,滥觞有地,感旧恩爱,窃系于心。故开府仪同三司兼太常卿李承光,顷充河西兵马使,天宝年中,录臣帐下。自兹效用,得列戎班。出入五凉,艰勤一纪。风雨寒暑,未尝废离。俄属幽燕作逆,伊洛陷寇,蒲潼不关,天地交闭。承光临计自失,仓卒西还,亦既通表华阳,奉笺灵武,枕干待命,俟期而往。曾未信宿,先朝赐书,敦序兄弟,如家人礼。当是时也,臣亲见之。开缄流涕,是日便发。及至行在,特加天下兵马副元帅,改名匡国,扈跸彭原,别承诰旨,因此伏法,当瘗朔陲。身虽受刑,家免孥戮。遽蒙昭雪,发使宣恩,特令安存,葬日官给。今长男愿,见充镇西副将。次子谔,又知覃怀兵马。女婿周鼎,分阃河西。咸受绿车之荣,并为白马之将,圣朝宠寄,洎男及女。臣哀匡国,虽死犹生,近以孀妻告终,愿从合祔。谔等衔恤,无由上陈,将传铭诔,未正官爵。且匡国非禁人收视之责,微臣当故吏愿言之时,辄冒宸聪,乞从优赠。纵前封尚在,讵敢追荣?傥后命有加,方期复魄。则卫青有时将葬,而乐布不负一言。黄泉有知,丹悌斯在。无任恳款求哀之至!谨诣某门奉表陈乞以闻。

无奈之下,安禄山抓住唐玄宗好疑的性格,派人向唐中央放假军情。

这份表章信息量很大。战败以后,李承光仓促西还。稍作喘息,同时与成都和灵武联络。值得注意的是,此时肃宗已经即位,李承光确实是两边投资、首鼠两端。肃宗在接到李承光表章以后,立即作出回应,回应的方式足以让其受宠若惊——"敦序兄弟,如家人礼"。李承光接信后,“开缄流泣,是日便发”。到灵武以后,肃宗对主动输诚的李承光的回报也是丰厚的——任命其为天下兵马副元帅。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哥舒翰、郭子仪、李光弼、仆固怀恩等名帅职业生涯的顶点也不过如此。为表达忠心,李承光改名匡国。但这种君臣相得的局面没持续多久。两个月后,李承光随扈肃宗南下彭原,在顺化,"别承诰旨,因此伏法",李承光的命运戛然而止。命运仿佛与李承光开了个玩笑,不禁令人感叹人生之无常,天威之难测。

当时,郭子仪、李光弼正在河北攻打叛将史思明,打了几个大胜仗,进展十分顺利。此时形势也确实向有利于唐军的方向发展,各地捷报频传,令唐玄宗重新充满了必胜的信心,杨国忠也不停地在一旁煽风点火,要求唐军兵出潼关,与叛军决战。

所谓诰旨,是玄宗被尊为太上皇后,将自己所发的旨意改称为诰。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五月,唐玄宗接到叛将崔乾佑在陕郡“兵不满四千,皆赢弱无备“的假情报,就遣使令哥舒翰出兵收复陕洛。哥舒翰再三向皇帝表奏:

真相大白。李承光所招来杀身之祸的真正原因,根本不是什么被追究战败的责任,而是犯了肃宗的大忌——私下与其父亲玄宗交通!

“安禄山久在军中,精通兵法,现在有备而来,利在速战。叛军暗藏精锐,以老弱病残引诱我军,肯定有诡计,如果我军轻出,必然落入叛军的圈套,到时悔之不及。”

从这件事也能看出,肃宗刻意营造的温情脉脉的父子情背后是对父亲排斥和防范。另一方面,肃宗也从玄宗旧臣如何处理与新老皇帝的关系来决定他们的命运:自觉与玄宗切割并向肃宗效忠的,继续重用;首鼠两端,与老皇帝藕断丝连的,就毫不留情地痛下杀手。相比较玄宗的通达,肃宗性格阴鸷,敢下手,下狠手。

唐玄宗此时已经被冲昏了头脑,听不进哥舒翰的金玉良言,反而严词苛责。唐玄宗以“贼方无备”为由,催促哥舒翰出关迎敌,使者“项背相望”,给哥舒翰造成极大压力,有了高仙芝、封常清的前车之鉴,哥舒翰当然知道抗命的后果是什么。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都是骗人的。

故事讲到这儿,还有一个谜底没有揭开,就是为什么肃宗不在灵武时就解决李承光。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肃宗当时还不知道李承光与玄宗私下交通,是到了顺化郡以后才知道的。看看肃宗在顺化期间发生的事:

天宝十五载(756年)阴历六月四日,哥舒翰“恸哭出关”,唐军驻扎于灵宝(今河南灵宝)西原。王思礼率五万精锐一马当先,庞忠等人率十万大军紧随其后,还有三万人在黄河北岸高处击鼓助攻。叛军故意示弱,队伍不整,唐军果然中计,一路前行,被诱进隘路。山上无数滚木檑石如冰雹般砸下,唐军在隘道上却没有周转余地,死伤枕籍,遭到重创。

九月二十五日丙子,玄宗派来册立的官员到达顺化;九月二十八日己卯,杀李承光。

哥舒翰眼见大势不好,急令毡车在前面开路,叛军早有后手,把数十辆点燃的草车推下山谷,很快烈焰熏天,唐军看不清目标,只知道胡乱放箭,直到日落时分,弩箭用尽,才发现没伤到敌人分毫。

这两件事在时间上关联得这么紧密,决不是巧合。其实稍动脑筋就能得出结论,是册立的官员中有人告了密。

此时,叛军统帅崔乾祐命令精锐骑兵从唐军背后杀出,前后夹击,唐军根本发挥不了人多的威力,乱作一团,溃散逃命,掉进黄河淹死的就有几万人,绝望的号叫声惊天动地。

是谁向肃宗告密的呢?

关键时刻,哥舒翰指挥剩余军队渡过黄河,最后跑回潼关。哥舒翰清点人数,二十万大军,仅仅剩下八千人。叛军潜锋蓄锐,引诱唐军弃险出战,决战之际,又假装不敌,引诱唐军进入埋伏圈,使哥舒翰遭到平生未有的失败,他常胜将军的声名,也因此付诸东流。

与玄宗交通这么机密的事,肯定是有相当级别的官员才能知道,而且到顺化以后,还有机会单独向肃宗汇报。满足这两个条件,除了三个带队的宰相韦见素、房琯、崔涣之外,应当别无他人。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7

这三个人中能是谁呢?

                                雎阳之战

崔涣与肃宗不熟,韦见素与肃宗有隔阂,古人云“交浅而言深,愚也;在贱而望贵,惑也;未信而纳忠,谤也。”以这两位与肃宗的交情,即使知道也不大可能告密。而房琯,与肃宗是一见如故,打得火热,完全有条件告密。另外,房琯也完全有这方面的动机,这样做等于向肃宗送一份见面礼、纳了份投名状,为什么不去做?

唐玄宗所在的长安得知潼关失守后一处混乱,唐玄宗逃往西蜀避难,太子李亨把平叛部队召集到灵武设防。

这大概也是房琯很快受肃宗信任一个决定性的原因吧。

太子李亨于公元756年在灵武(今宁夏灵武市区)为朔方诸将所推而自行登基。遥奉逃亡在西蜀的玄宗为太上皇,改元至德,是为唐肃宗。郭子仪被封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仍兼充朔方节度使;李光弼被封为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二人奉诏讨伐叛军。

这件事在当时肯定只有几个当事人心知肚明,玄宗就是其中之一。尤其是玄宗,从这件事上也看出了儿子狠辣的一面。两京收复以后,玄宗一度对回长安非常犹豫,李承光事件的影响因素也许也在起作用。

757年正月,安庆绪以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以归、檀及同罗、奚兵十三万人南下,尹子奇为安庆绪手下之名将,率领大军扫荡河南,此时河南城镇纷纷陷落,惟有军事重镇睢阳未陷(睢阳即今商丘县地内)。

——未完待续

睢阳太守许远向张巡告急,张巡因宁陵城小,难以抵强敌,故张巡率兵3000自宁陵(今河南宁陵东南)入睢阳,与许远合兵共6800余人。尹子奇全力攻城,张巡率领将士,昼夜苦战,有时一天之内打退叛军20余次进攻,连续战斗16昼夜,共俘获叛军将领60余人,杀死士卒2万余人,守军士气倍增。许远因张巡智勇兼备,于是自己守城,将作战指挥交张巡负责,自己担负调运军粮,修理战具等后勤保障工作,战斗筹划都出于张巡。 两人密切配合,使叛军久攻不下,只能围而不攻。

著作权声明:本文除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外,文字如无注明,皆属本人原创,未经允许,禁止任何媒体擅自转载或任何媒体以复制形式发表。

睢阳之战,张巡从757年1月开始,到757年10月陷落,最后,终因病饿力竭,寡不敌众,城被叛军攻破,张巡及其部将36人遭杀害。苦撑了十个月,屏障了江淮半壁江山十个月之久,保江淮免于战乱十个月。

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 8

而睢阳之战前后大小四百余战,张巡以不足万人之众,屡败贼兵,无一败仗,杀伤贼兵十几万人,而敌首领也非无能之辈,这从尹子奇被张巡射瞎一目,而又因为壮其义、爱其才,欲要招降张巡,可见不一般了。睢阳之战,尹子奇为报屡败损目之仇,使安庆绪前后大兵几十万人被张巡所牵制。如此方使唐朝能够反攻、使郭子仪能够从容收复两京。

当时,朝廷仅剩下长江、淮河流域的赋税支撑着,睢阳位于大运河的汴河河段中部,是江淮流域的重镇,如果失守,运河阻塞,后果不堪设想。张巡、许远守睢阳,兵力最多时也不满7000,前后400余战,竟然歼灭叛军12万人。

睢阳坚守10月之久,在此其间朝廷不断地得到江淮财赋的接济,已完成了恢复、准备到反攻的过程,前一个月已收复西京长安,在睢阳陷落后10天又收复了东京洛阳,叛军再也无力南下。唐朝天下得以保全,全仗睢阳坚守10月之久。

从安禄山范阳起兵到雎阳之战前后2年之间,其后紧接着史思明再次叛乱,唐王朝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俗话说恶人自有恶报,安禄山、史思明先后被自己儿子谋杀,直到宝应二年(763年)春天,史思明之子史朝义无路可走,于林中自缢死,其余部分叛将投降,历时七年又两个月的安史之乱结束。

至此,唐王朝终于进入到了藩镇割据的恶化状态。

上一章:养虎为患——藩镇割据1(18)

下一章:占山为王——藩镇割据3(20)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手机版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藩镇割据2,王思礼简介和故事